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笔趣-第六百四十二章:剛正不阿臻北風鑒賞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我在黄泉有座房
临走之际,目光看了被女帝拦在怀里的丁小乙,眼神不禁模糊了一下。
若不是他,或许躺在女帝怀里的人,是不是自己,一个念头闪过,兰顿拳头攥紧,狠狠在大腿上掐了一把,才转过头,快速离开。
小圣主冷哼一声,就要带着众人离开。
然而他刚要动,玉娘凤眸微动,眼中射出两道惊人的冷光,令小圣主浑身动弹不得。
眼前虚空刹那间被扭曲,众人根本看不见玉娘动手,只听:“啪!”的一声作响。
小圣主半边脸庞都肿胀了起来,身体倒飞出去,撞在石柱上后,狠狠摔在地上,一张口就见几颗槽牙都吐了出来。
“我可没让你走!”玉娘怀抱着自家的男人,像是从沉眠中觉醒的神王,满心恼火的要为自己的男人讨个公道。
一个巴掌而已,打的小圣主脑袋嗡嗡作响,左边腮帮子都一阵发麻,彻底失去了知觉,耳朵里除了一片翁明声,什么也听不清楚。
还不等他回神紧随着第二记巴掌就抽在他右脸上。
“啪!啪!啪……”的巴掌声,众人不见女帝动手,却是能看到小圣主被打的站在原地,形如陀螺。
“那可是神灵啊!”有人惊呼。
小圣主是实实在在的神灵,在神灵眼中他们这些众生都是蚂蚁一般渺小。
这句话可是小圣主亲口说出来的。
但正是这位口出狂言,蔑视众生的小圣主此刻却是被打的晕头转向,原地打转。
一颗颗大牙不时从口中飞出来,令许多人不禁瞪大眼睛看着,心想:“这是在给小圣主拔牙么??”
“神灵又怎样,在咱们陛下面前也是土鸡瓦狗。”
“何止是土鸡瓦狗,简直连提鞋都不配,陛下威武!”
“陛下威武!”众人高呼,各种称赞之赐不绝于耳,马屁拍的呱呱响。
也不能怪他们这些人势力,实在是势必人强,无拘道人这样受不了被硬塞狗粮的人,直接就能走。
但他们不能啊,走往哪儿走?能走出偌大的彝族国度,逃到海外么?
哦,不对,即便他们跑到海外,恐怕会惊骇的发现,不好意思,四海也是陛下的。
一连十几个巴掌下去,这位仪表堂堂的小圣主,整个脑袋瓜子都嗡嗡,感觉头都大了两圈。
脸上肿起腮帮子,连眼都睁不开,只能眯着眼睛看东西。
“怎样,还生气么?要不我把他砍了,给你出气。”
玉娘看向丁小乙问道。
似乎只要他点点头,玉娘马上就会抡起门板大的斧头,把小圣主的脑袋剁下来喂狗。
听到这,小圣主内心万千草泥马奔腾,他不敢惹怒眼前女帝。
在这位握有权柄的女帝面前,一切挣扎都是徒劳。
在场众人不是神灵,根本无法感受到眼前的女人有多可怕。
在他眼中,这个身披龙袍的女人,浑身上下弥漫着,恢弘的帝王之气,自己的神力在这股气息面前,简直犹如老鼠见到猫一样,一动都不敢动。
权柄所在,神力所往。
别说自己这个初踏神级的小家伙,只怕是把圣地十二神老请来也是送菜的份。
故而小圣主内心如何愤怒,也不敢将目光看向这位女帝,只能愤恨不平的怒视着躺卧在女帝胸口上的丁小乙。
“丁小乙,你是不是男人,躲在女人身后算是什么本事,有来与我一战,别让我看不起你!”
对此,丁小乙很无奈的从玉娘的怀中抬起头:“当我端起碗筷的时候,你连求饶的资格都没有。”
他说完就继续把脑袋埋在玉娘怀里。
感受着玉娘博大柔软的心胸,感觉这里就是诗词里说的那样,融酥年纪好邵华,檀槽侧抱一边遮。
深吸一口,直觉幽香扑鼻:“嗯,真香!”
“你!!”
小圣主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别说是他了,跪在远处那些人,那个不是心里大骂丁小乙无耻,却心里暗暗一阵疯狂羡慕。
至于站在丁鹏身后的三位族老,也是羞红了脸皮,心里暗骂丁小乙祸国殃民,红颜祸水!
“我和你拼了!”气急败坏的小圣主勉力站起,大吼一声,想要和丁小乙拼个同归于尽。
就在这时候,他眼前一花,模糊的看到女帝那只手掌拍在自己胸前。
“砰!”
素手 醫 娘
狂暴神性涌入小圣主体内,那是帝王之力,令万物屈服的神性,更可怕的是这股神性有着权柄的加持,成为了至高法旨一般。
重生小青梅:首长,别上来! 池小糖
小圣主惨叫一声,身体笔直的倒在了地上。
“留他一命!”
见状丁小乙赶忙悄声传音道。
極品 小 農民 系統
虽然他也不喜欢这个小圣主,但这家伙似乎还有点利用价值,不能让他这么便宜的死去。
难得自家男人开口,玉娘立即收拢了力量。
这时候小圣主才得以喘上口气,但此时他却震惊的发现,自己的力量不见了。
赶忙张开双眼一瞧,才发现,玉娘的手上正握着一枚奇特的红色球体,那是他神力的本源,是神位的根基,居然被活生生给抽走!
见状小圣主简直万目睚眦,悲愤的大吼道:“无耻,还给我!!”
气急攻心下,加上本来就已经是重创的身体,小圣主大吼一声后,居然双眼一翻,居然活生生晕死过去。
“小圣主!”
看到这,跟随在小圣主身边的几位立即扑上前,掐人中也好,喂丹药也好,拼尽全力稳住他的伤势。
“嗯!我要你们动了么?”玉娘凤眸微撇,顿时几人如遭雷击般,像是定格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
这时候他们才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帝威如狱,君恩无常,恐惧到灵魂都在颤抖,浑身都在痉挛。
就在这些马仔们惊恐万分,就差要尿裤子的时候,却见被他们平日当做笑料的臻北风居然神奇般的挺胸而立,站在了他们面前。
“士可杀,不可辱!陛下如此欺辱我等,我等当以死以明其志!”
臻北风挺起胸膛,闭上双眼,一副任杀人刮的模样,威严不屈,从容不迫,不禁令在场许多人都为之一振。
“臻老!”
几人看着刚正不阿的臻北风,不禁瞪大眼睛。
“诸位,我们天元圣地,只有站着死的鬼,没有跪着亡的人,能与诸位一起共赴黄泉,臻某不枉此生,我等黄泉路上一起作伴,届时臻某必然与诸位把酒言欢。”
臻北风声气悲壮。
令他们这些人深受触动,想到这一路上,他们不时明里暗里的对臻北风冷嘲热讽,当做捧眼小丑般对待。
每次臻北风都是腼腆一笑,并不做争论。
故而在他们心里都以为臻北风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都没正眼看过他。
可此时此刻,他们却惊骇的发现,他们错了。
那不是臻老贪生怕死,畏首畏尾,而是臻老胸怀博大,气度超凡,不予与他们这些小人一般计较而已。
一想到这,他们几个心里说不出的惭愧。
“臻老,我们……”几人愧不成声,眼泪含在眼眶里,恨不得马上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
“是一条汉子!”
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紧随着众人纷纷敬佩起来。
高尚的人品,即便是对头,也值得让人敬佩。
众人被臻北风从容不迫,刚正不屈的神态所震撼,无不为他叫好。
玉娘目光上下审视一眼臻北风,非常欣赏的称赞道:“你可愿意来我帝国担任内阁大臣,我可许你总管大臣要职。”
一时众人纷纷将目光看向臻北风。
眼神非常复杂,既是希望他答应,毕竟这样的人品在这个时代,犹如璞玉般稀有珍贵。
但又不希望他答应,否则岂不是辱没了他的人品。
这种矛盾的情绪,就犹如你在养生堂里对着你中意的技师说:“从良吧,别再干这行了。”说完就后悔的心情是一样的。
然而刚正不阿的臻北风果然没有辜负众人期望,果断拒绝了玉娘。
“已投明主,岂能再投他人。”臻北风傲然道。
“有点骨气,比这个怂货强多了。”
玉娘看了一眼怀里的丁小乙,冷声道:“走吧,回去给你们圣主带个口信,想要和帝国做交易,就看他有没有那个诚意。”
“你放我们走?”臻北风故作惊讶道。
玉娘也不理会他,抱着怀里的丁小乙往飞舰上走,同时说道:“你若是回来,总理大臣的位置,随时给你留着。”
“陛下回都!”三位族老鼓足了气,大声喊道。
众人立即再次跪倒:“恭送陛下。”
“噗通!”
见玉娘上了飞舰,方才还正气凛然的臻北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整张脸都变得煞白。
臻北风这次可不是装出来的,虽然丁小乙已经暗中给他打了眼色,但真的面对这位杀伐果断的女帝,臻北风腿肚子都抽筋了好几次了。
之所以站的笔直,那是因为腰上的肌肉都是僵的,根本弯不下去。
硬着头皮才说了那一梭子话,现在这口气泄了,他感觉自己半条狗命都没了。
众人见状赶忙上去搀扶,见他被吓的够呛,众人非但没有因此而小视他,反而更加的佩服。
觉得这才是真实的人,毕竟面对死亡,说一点都不怕的人,要么是疯子,要么是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