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起點-第1235章 還在修改,元旦快樂!(四千字修改中!)展示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我在名侦探世界打酱油
(各位可以去看看1233章…咳咳,上一章还差一点,这一章的四千字也在修改中,各位早点睡吧。)
(对了,各位前几张看了么?我怎么感觉好像没点反应enmnm….是我发的糖还不够么?咳咳,如果没看就和这章一起看吧,明天看!非常抱歉!)
(话说明天请一天假,应该。)
(这章还在修改,各位不用看….)
(顺带,祝各位元旦快乐!希望各位阖家欢乐,幸福美满,学业有成,事业高升)
其实光佑原本是想说:
“看完电影之后就可以顺势提出时间太晚,要不然去住酒店。”
但他及时刹住了车。
一是不适合开车,二是两人也不是晚了就回不去。
身为一家大公司的社长,芙莎绘肯定会有助理。
除非芙莎绘是自愿留下来,否则这个压根没用。
一套最简单的约会流程说完,阿笠博士听的一愣一愣的。
他就想到一个他不会搭配怎么办。
结果光佑就直接提出解决方案。
这个解决方案不仅解决了他不会搭配的问题,还解决了约会的问题。
“这样真的可以么?”阿笠博士有些没信心。
他的形象他自己是知道的。
虽然他说光佑说的话很扎心,可这些都是真的。
他今年五十二,头发全白,头顶那一块干脆都没有头发、人还胖…
也正是因为清楚自己形象并不是很好,和芙莎绘的差距太大,他才会没信心。
“放心吧。”光佑低头继续洗碗,安抚道,“一定可以的。”
他虽然没什么恋爱经验,但也是个有女朋友的人,这方面他觉得还是能说几句的。
看阿笠博士还有些不自信,光佑就又说:
“博士,自信点,昨天你不是表现的挺好的么?”
“保持这种状态,回头约她出去。”
“可以按照我说的,也可以你自己想。”
“她对你有好感,这是你最大的优势。”
“只要你做你自己,就可以了。”
和阿笠博士说完,光佑又小声的补充了一句:
“毕竟,博士你也没什么别的优势了。”
就站光佑身旁的小哀听见后,忍不住轻笑出声。
“笑什么,这是实话。”
笑着调侃了一下后,光佑就对阿笠博士说:
“博士,虽然吧,你形象条件确实不是很好,但你人还是很好的。”
“约会的时候别想太多,别刻意去做某事,做你自己就好了。”
“好好好。”阿笠博士连忙点头,“我知道了。”
“博士,你现在其实就能去发短信,和芙莎绘阿姨约个时间。”光佑提醒道。
“现在?”阿笠博士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只是提前约个时间而已。”光佑解释道,“这样的话,芙莎绘阿姨也好安排她的时间。”
“哦,原来如此。”阿笠博士点点头,应下后就说,“那我去给她发吧。”
“嗯。”光佑应了一声。
在光佑的鼓动下,阿笠博士回房,开始纠结该怎么开口。
是用“在吗?”、“忙不忙?”打招呼,还是直接说正事。
他的纠结光佑并不是很清楚。
此时的光佑正在和小哀聊天。
“小哀,下午我出去一趟。”光佑洗着碗,和小哀提前打声招呼。
“你早上已经说过了。”小哀抬眸看了光佑一眼,回答道。
“再说一遍。”光佑回应。
其实他本想问小哀:
“不问我出去是要做什么吗?”
但想了想,这种显得太过刻意,就差写上“有计划”这几个字了。
隐约能猜到光佑心思的小哀并没有戳穿,也没有问。
她把洗好的碗放到一旁,说道:
“你有事要出去的话,其实没必要和我说那么多遍,一遍就好了。”
“我又不是不相信你。”
“难道你还能出去勾搭别的女生么?”
“这倒是不能。”光佑果断否认。
从现实出发,比小哀漂亮,脾气比小哀好的女生肯定有,而且不少。
如果说光佑想去追,那肯定能追的上。
毕竟无论是形象条件还是经济条件,他称不上顶尖,但绝对不差。
但谁让小哀把他整颗心都牢牢占据了呢?
“那不就好了。”小哀一点都不急,她说,“而且就算你有这个想法,凭你现在这个情况,也没人能看得上你。”
“除非你对步美那种小女孩有想法。”
“怎么可能…”
还没等光佑说出口,小哀就用不屑的目光撇了光佑一眼,说:
“萝莉控。”
“喂!”光佑连忙反驳,“我才不是什么萝莉控呢!”
“呵呵~”小哀不带感情的笑了几声。
“真的不是!”光佑知道小哀是在开玩笑,但还是在为自己正名。
“我记得我们两个第一次见面,就是以现在的样子见啥吧?”小哀突然转移了话题。
“是啊。”光佑点点头,“表面上来看,我们两个确实是那一天第一次见面。”
“我没记错的话,当时好像你就喜欢我。”小哀想着当初,说道。
“是啊。”光佑没有说实情,反正说了也不信,他就顺着小哀说了下去,“一见钟情。”
“但当时我就已经是小学女生的样子了吧?”小哀淡淡的说了一句。
意思不言而喻。
听出了弦外之音,光佑想要反驳,但一时间想不出反驳的点。
于是,光佑干脆破罐破摔。
他先用毛巾擦干手,然后走到小哀身后抱住她,对她说:
“不装了,小哀你说的没错。”
“我就是萝莉控,准确的说应该是萝莉哀控。”
“反正你什么样子,我就控什么,不行啊?”
厚脸皮让光佑说这话时脸色都没变一下。
但小哀可没这么厚的脸皮。
她听到这句话时,脸色因为害羞而变得微红。
同时她也因为光佑这种“我承认我是,你能把我怎么办”的厚脸皮态度,轻笑了几声。
“笑笑笑的,笑什么笑?”光佑强忍着笑意,故作不满的说道。
“啊啦,只是第一次看到脸皮这么厚的。”小哀忍不住吐槽。
“多谢夸奖。”光佑一点都没把这个当做吐槽。
“脸皮真是厚。”小哀唇角微微上扬,却还在吐槽。
“还有更厚的。”光佑说完就把头凑过去,亲了下小哀的脸颊。
“行了,快去把你那几块碗洗了。”小哀故作嫌弃的催着光佑松开,“步美她们还在呢。”
“那等她们走了再继续。”光佑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小哀看向光佑,语气中不带着一丝感情。
“我说,等她们走了之后也不继续。”光佑瞬间从心,改口说道。
“快点洗吧,你不是还有事要去做么?”小哀本就是装出来的,没想和光佑计较。
武林外史之痴情剑 天宿博博
“嗯。”
和小哀开好玩笑,光佑应了一声,就松开小哀,继续收拾厨房。
收拾好厨房,光佑就和小哀又去沙发上坐着聊了一会儿天。
看时间差不多了,光佑就和小哀道了声别,推门离开了。
乘坐地铁来到银座的一家咖啡厅,光佑先在角落找了个空位坐下,点了一杯果汁和草莓蛋糕。
还没到约定的时间,光佑就一边吃点心,一边用手机上网冲浪,等到时间。
草莓蛋糕吃到一半,咖啡店的门被一个背着包,高中生模样的男生推开。
男生环视店内,看见光佑后,他就径直走到光佑对面的位置坐下。
坐下来之后,男生没搭理光佑,也是先点了杯果汁,然后在服务员有些奇怪的目光中说了一句:
“记他账上。”
服务员目光在两人扫了一眼,有些奇怪这个高中生模样的男生,要让一个小学生模样的孩子买单。
但见光佑也没异议,也就说了声“请稍等”,然后便去准备了。
“很准时啊。”光佑抬眸看了他一眼。
男生点点头,说道:
“那肯定的啊!”
“只要没有特殊情况,我黑羽快斗是肯定会准时到的。”
是的,和光佑约好的人就是黑羽快斗。
之前光佑就联系了黑羽快斗,让他帮忙准备一样东西。
直到昨天,黑羽快斗才准备好。
准备的其实是一样小东西…也可以说是大东西,但也并不难准备。
主要是得等,二缺黑羽快斗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
本来光佑就是计划在这段时间里能准备好就行,但现在看来,黑羽快斗的办事速度还是很快的。
“都搞定了吧?”光佑吃了口草莓蛋糕,眼底藏着一丝期待,问道。
“当然都搞定了。”黑羽快斗点点头,很是自信,“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怪盗…黑羽快斗!”
“差点自己把身份说出来了。”光佑调侃道。
“口误而已,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黑羽快斗立马转移话题,以此掩饰他刚才的口误。
他问光佑:
“你已经决定这几天了?”
“啊,是啊。”光佑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这几天了。”
他有些等不及了。
“要不是晚上我得陪青子去看电影,我都想过去凑凑热闹。”黑羽快斗感觉有些可惜。
“你去干什么?”光佑白了他一眼,很不客气的说,“你还不如好好陪着青子。”
听见光佑的话,黑羽快斗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那我带她一起去。”
“…”
仿佛是妥协了一般,光佑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语气柔和的说道:
“如果你真的要去,我一定会专车接送。”
“这怎么好意思?”黑羽快斗还以为就是表面意思。
他摆摆手,说道:
“没必要那么客气,我和青子坐电车过去就好。”
“你还真当真了啊?”光佑冷笑两声,给黑羽快斗解释了一下,“我用轮椅来接送。”
这下子黑羽快斗明白光佑意思了。
他再次摆摆手,说道:
“算了算了,为了我的人身安全,我还是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话说的有点狠,光佑就连忙表示了下歉意:
“抱歉啊,话说的有点过。”
“没事,我知道你情绪比较激动。”黑羽快斗表示理解。
若是换位思考,他也不一定能保持冷静。
喝了口果汁,光佑稍微平复了下内心,随后他解释道:
“主要是因为这事儿比较特殊,我都不大想让别人知道,更别说让人去观众了。”
“我理解。”黑羽快斗再次表示他并不介意。
他说:
“只能祝你顺利了。”
“肯定能成功,我有信心。”
其实很有信心,不过他还是有些紧张,他说:
“但毕竟是那么大的事情,还是有些紧张。”
“我懂!”黑羽快斗对光佑挑了挑眉。
没再多聊他的事情,光佑身子前倾,问黑羽快斗:
“话说那么多了,东西呢?”
这时,服务员把黑羽快斗刚才点的果汁端了过来。
“您的果汁,请慢用。”
“谢谢。”黑羽快斗道了声谢。
他没等服务员离开,就对光佑说道:
“东西在我包里呢,等会儿给你。”
“行。”光佑点点头。
两人的对话就像是加密了一般。
在服务员的耳朵里,两人的对话听上去有些可疑。
就像是电视里那些黑社会谈某些见不得光的交易时的对话。
不过,服务员也没觉得光佑这么一个孩子,和这个看上去很阳光,帅气的高中生是什么暴力团的成员。
她用奇怪的目光看了两人一眼,礼貌性的和两人说了声后,就转身离开。
看着服务员离开,黑羽快斗开玩笑般的问光佑:
“你说我们会不会被当做暴力团的成员?”
他感受到了来自服务员的奇怪目光。
想想两人的对话确实给一种不法交易的既视感。
他才这么问的。
这个问题不是光佑该担心的,他回答道:
“就我们这样子,就算我们说是,人家估计都不信,还都会觉得我们在开玩笑。”
玩笑开好,该说正事。
对于那样东西,光佑到现在还没看到过,他既好奇也期待。
他便对黑羽快斗说:
“行了,快斗,你把那样东西给我吧。”
“我都还不知道它是什么样的呢。”
“和你之前说的差不多,应该都符合你的要求。”
话是这么说,但黑羽快斗还是给光佑先打了一剂预防针,他说:
“不过,你都是说的,没有图片,我尽力帮你找符合你要求的,但要是和你预想的有差别,那你可别怪我。”
“放心吧,怪你干什么?”
闻言,光佑先让他安心,然后对他说:
“无论东西怎么样,你能帮我找,我就已经很感谢了。”
“而且最重要的不是这东西,是我这个人。”
“这些就不说了,回头有空,我再请你和青子吃大餐。”
“那就先谢谢你了。”黑羽快斗“嘿嘿”的笑了几声后,就问光佑,“不过,要不然下次你下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