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arj熱門都市小说 大唐:從種土豆開始 起點-第七百二十四章 風水輪流轉分享-e767u

大唐:從種土豆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從種土豆開始大唐:从种土豆开始
“驸马爷,这瓷碗当真精美!”
当两人正事商议差不多之时,阎立本恋恋不舍的盯着桌上的瓷碗说道。
“阎大人若是喜欢,拿走便是!”
赵寅明了的看着他一眼,大方的说道。
反正这东西也不值钱,别说送一个,就算送一堆又能如何?
“多谢驸马爷……!”
被看穿心思的阎立本,不由老脸一红,小心翼翼的将瓷器捧起,爱不释手的把玩起来。
“等咱们的瓷器烧制出来,一定会比这个更好!”
赵寅看着他那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笑着说道。
“那太好了!”
超级商界奇人
阎立本得了如此精美的瓷碗,又为天下画师谋了份好差事,高高兴兴的离开了。
他走后,赵寅也没闲着,拿出纸笔亲自写了一段招聘启事,命人送到报社去。
现在报社只有李婉婷一人负责,整日忙到手脚倒悬,所以,赵寅这才亲自动笔!
报纸现在已经成为大唐百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因此,在广告刊登之日起,整个长安城又炸开了。
“听说了吗?驸马爷在招聘画师,就算低级的都有四十贯钱,若是技术好,能当高级画师,每月最少两百贯!”
“报纸我们家每日都再看,怎么可能不知道?只可惜念书少,也不懂作画,不然的话,就去当个低级画师,都足够养活一家老小了!”
“真是风水轮流转,没想到那些只能靠画门神赚点小钱的穷画师,也能有升天之日?”
……
良夫弄假成真
若是别人说出这话,百姓根本不信。
但这条消息可是登在报纸上的,不由他们不信!
“真不明白这小子又在搞什么幺蛾子,莫不是钱多到花不完?”
山坟鬼母
不仅是百姓纳闷,就连李二都在立政殿揣测。
“寅儿虽然羁傲不逊了些,但办事还是有章法的,不会乱来!”
长孙皇后笑了笑,完全不以为然。
“那可说不准,这小子什么事干不出来?”
就好比技校,这小子可是免费让学生白吃白住。
不过,这倒是便宜了自己,每年从技校走入朝廷的人才可是不少!
“但寅儿每次所做之举,都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啊!”
长孙皇后十分看好自己这个女婿。
无论他做什么事,都是有道理的!
楊 騰
“咱们也别在这瞎猜了,将那小子叫过来问问就是了……!”
迷失的永恒 黄易
李二说完,朝门外的喊道:“去……!将赵寅给朕叫过来!”
高傲总裁冷血妻 胭脂浅
“是!”
一直候在门外的王德拱手领命,赶紧跑了出去。
“陛下,您不是已经拿到驾照了吗?为何去了一趟驸马府,回来便又要重新考?”
提起赵寅,长孙皇后突然想到。
李二原本是打算拿着执照去炫耀一番的,但没想到,竟然还是落入了那小子的陷阱。
乱世之俏娘子 步棠鎏芸
但如此丢脸的事情,李二怎么可能承认?
“朕就是要让他心服口服!”
“好吧!”
对此,长孙皇后也十分无奈。
这翁婿两人打认识那天起,便一直在较劲,几年过去了,竟然还在较劲!
“只怕陛下又要吃亏!”
长孙皇后心中虽然这样想,但并没有说出来。
毕竟这关乎一个男人的尊严!
“唉……!”
就连身边的晋阳公主都在叹气。
她当时已经发现了不对劲,奈何父皇执意要往圈套里钻,拦都拦不住!
大约一个时辰,王德便带着赵寅来到立政殿。
“见过父皇、母后!”
赵寅拱手一礼,而后又和一旁玩耍的晋阳公主挥了挥手,“你好啊!”
“寅儿坐吧……!”
长孙皇后见到自己的好女婿,喜笑颜开的招呼起来,“这是刚炖好的燕窝,你尝尝!”
“多谢母后!”
血路救赎 样样稀松
赵寅也不客气,直接端起碗品尝起来。
“你小子最近又在搞什么鬼,为什么要登报招画师?还开出那么高的价格?”
见皇后对这小子这么好,李二不禁有些吃醋。
“为了赚钱呗!”
赵寅眼皮都没抬一下,理所当然的吐出几个字。
“哦?怎么赚?”
一听说赚钱,李二眼前顿时一亮。
现在的他已经富庶惯了,再也不想过从前那种紧巴巴的日子,所以,对赚钱二字十分敏感!
“陛下坐拥全天下,根本不需要赚钱!”
赵寅警惕的看着他,含含糊糊的说着。
以往一有什么生意,这老小子立马冠上自己的年号,从而敲诈股份。
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其横插一脚!
“少废话,直接说怎么赚钱就是了!”
李二虎着脸,厉声说道。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赵寅瞥了一眼自己刚刚吃过的燕窝,笑着说道。
“近在眼前……?”
闻言,李二的目光便开始在四周搜寻,但依旧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你小子就别再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
若要说花钱,李二一个顶俩。
但若要说发现商机,他可就不行了!
“陛下往眼前看!”
赵寅敲了敲桌子,给了他一点提示。
“碗?”
李二盯着桌上刚刚装燕窝的空碗,诧异的说道。
“陛下当真慧眼如炬!”
赵寅笑着拱拱手。
“滚蛋,赶紧给朕说说这碗怎么赚钱?你小子不会是想去卖碗吧?”
他的话听起来像是在奉承,但李二明白,那就是在讽刺自己。
“有何不可?”
赵寅耸了耸肩,不答反问。
“一个小小的碗才能价值几何?能赚到什么钱?”
听到这,李二顿时没了兴趣。
“小婿的碗跟普通的碗不太一样,可以卖出天价!”
赵寅自信一笑,笃定的说道。
当他看到阎立本那惊艳的表情时便知道,这买卖绝对有的赚!
“天价……?”
李二一脸鄙夷的看着他,“就一个破碗能卖出天价?即便朕送你的玉碗也算不上天价啊!”
上次他送了赵寅一整套的羊脂玉器,大小件加在一起有四五十件。
若只说一个碗的话,最多也就一百左右贯。
虽说不便宜,但也算不上天价!
“小婿的碗至少五百贯起价!”
赵寅一边摆弄着指甲,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什么?一个小小的碗,竟然要卖五百贯?你小子莫不是疯了……?”
李二气极反笑,“观音婢,你觉得这件事可能吗?”
“臣妾愚见,恐怕不太可能!”
这次,就连一向力挺赵寅的长孙皇后都不大相信。
虽然好女婿从没让他们失望过,但一只碗五百贯,实在是有些离谱!
“既然陛下不信,不如我们赌上一局?”
赵寅一脸无奈,只能使出杀手锏。
这次可不是他要坑李二,而是他自己撞上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