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我加載了戀愛遊戲 ptt-272.家庭旅行(5)讀書

我加載了戀愛遊戲
小說推薦我加載了戀愛遊戲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买完泳衣,两位太太没有结束这次“约会”,带着女儿女婿买衣服和饰品,一直到吃完晚饭才回去。
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在这之前,不管她们怎么邀请——撒谎被识破,清野凛和九条美姬只要对方一人在,另外一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再答应出来。
太太只能靠在节日里,让两人短暂的相处。
九条美姬的车先送清野凛回「四谷」的公寓,之后是两位太太。
“渡边君,改天继续约会~”太太对工具人亲切地招手。
“再见。”
车窗升起,渡边彻长出一口气,高强度修罗场,就算是「东京帅哥」也必须小心谨慎。
“回家吗?”他问坐在对面的九条美姬。
“去公司,还有工作。”九条美姬手肘撑在车门扶手上,抵着疲惫的脸颊。
渡边彻看着她精致美丽的小脸,不过十六岁,还是少女。
“我跟你一起去。”他说。
“你去?”九条美姬睁眼,询问地看了他一眼。
渡边彻没说话,他起身坐过去,伸手将九条美姬拉到怀里,让她靠在自己胸膛。
侧脸贴在她的长发,用身体轻柔又严实地包裹她曼妙的身体。
“美姬。”他低声说。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嗯?”九条美姬在他怀里闭上眼。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我加載了戀愛遊戲》-272.家庭旅行(5)讀書
“我爱你。”
“嗯。”
渡边彻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嘴唇落在她多情而小巧的双唇上。
这是一个温馨的吻,让人想起去年在京都鸭川的秋天。
两人什么也没做的搂在一起,坐在昏暗车内的一角,窗外快速后退的霓虹灯渲染成光晕,连成色彩的海洋。

清野凛穿上校服,系上蝴蝶结。
按照约定,今天要去学校指导吹奏部。
周日的神川高中依然吵闹。
跑道、足球场、棒球场、网球场,运动部员的呐喊,教练毫不留情的训斥,每个人都满头大汗。
金属球棒击中棒球,伴随那一声徜徉晴空的清脆,已经能感觉到夏季的气息。
不过还要经历梅雨,她的心情稍稍不愉快。
说起梅雨,在那之前,还有五月底的家庭露营,她的心情又稍稍愉快一些。
和母亲、九条阿姨,还有美姬一起去露营,从没想过自己会答应这样的事。
她不讨厌九条美姬,只是不喜欢。
小时候约定不能说谎,对方三个月没到就背叛带来的愤怒,早已随着那句‘将来嫁给同一个人’一起,扔在四岁那年的夏天。
两人经历了各种事,最后九条美姬担任公司社长,她成了整天看书的文学少女。
小学、初中,一路走来,两人没有一个朋友,又彼此互不来往。
当时以为上了高中,甚至以后的大学、余生,她们会一直这样生活。
直到那个春意盎然的四月,为了应付校规,她给文艺部投稿,渡边彻走进来。
虽然张贴了招收部员的传单,但她没打算收任何一个人——入部测试是不能说谎,而这不可能有人做到。
渡边彻同样做不到,但他居然不喜欢自己。
如果在这之前,她不会在乎,但想到人类观察部的存在,如果不观察人类,违背她创建社团时,答应校方‘会好好活动’的诺言。
那就留下吧。
等他不可救药地爱上自己就开除。
原以为对渡边彻的观察很快就结束,谁知道后面发生了那么多事。
被玉藻好美背后嘲笑,他毫不在意,自己承认他是优秀的个体,但也仅此而已。
没过多久,居然和九条美姬交往了。
尽管告白是假的,爱意是假的,但两人真的在交往,做着恋人做的事。
那个连女佣人都不准碰自己的九条美姬,让渡边彻亲她、给她穿鞋,两人频繁地身体接触。
另外一边,和九条美姬交往之后,她发现渡边彻突然开始努力学习。
这个男人很快学会多种语言、看了许许多多的书,甚至连说话都变得风趣幽默——尽管依然满嘴谎言。
指导吹奏部的某天,在深夜回公寓的四谷站月台,他嘴里胡说八道,但真心实意地认可了自己的生存方式。
“只说实话也没关系。”
很多人对她说过这句话,但从心底里认为没关系的,只有他一个人。
那天之后,她心里把他当成朋友。
一旦不再把渡边彻隔绝在世界之外,他那强烈的魅力,如飓风一般席卷一切。
俊美清秀的少年脸,而且只对她和九条美姬露出他的微笑,哪怕不在意外表,整天在一起,难免偶尔也会心动一次;
学习成绩一次比一次优秀,连她都不得不开始在课余时间用功,全国排名不断上升,就算这样,最后全国第一还是归了他;
性格风趣幽默,心底总有一块神秘之处;
火熱言情小說 我加載了戀愛遊戲 ptt-272.家庭旅行(5)熱推
开始锻炼,自己清晨偶尔会看见他在四谷的大街小巷晨跑,现在体力已经难以想象;
面对九条美姬各种要求,他总是有办法化解,甚至引导九条美姬跟着他的想法;
变得越来越优秀,却又保持一如既往的心态:
待人温柔,从不炫耀自己的一切,对他人或好或坏的看法不放在心上。
回过神来,自己早已经历了初中时期想也不会想的事:吹奏乐、合宿、文化祭、圣诞节、乡下过年…..
和过去相比,她没有任何改变。
依然讨厌撒谎,拒绝撒谎,对外人不屑一顾。
唯一的不同,就是有了想要争取的幸福。
不过现在的日子也不错,她对渡边彻的身体不在乎,反正他……
“清野学姐!”叫堀北真衣的新生,打断了她的思绪。
刚才不是在思考九条美姬和自己改变的事吗?怎么中途全变成了那个家伙。
清野凛放下书,看着围过来的吹奏部女生,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休息时间。
“什么事?”她看着眼前领头的女生,身材娇小。
似乎是因为渡边彻才来的神川,甚至加入吹奏部,选择双簧管作为乐器。
“清野学姐,我想问问你平时用什么护发?头发好漂亮啊。”堀北真衣用崇拜和仰慕的眼神望着她。
“我也想知道。”一木葵羡慕地看着那头铅粉般黑亮的飘逸长发。
“正常的洗发护发。”清野凛冷淡地回应,声音悦耳如八音盒。
“那学姐就是天生丽质咯?真好。”堀北真衣说。
其余女生纷纷开口,赞美清野凛的每一处。
清野凛没接话,不关心地听着。
“学姐,美容店一般去哪家?我想和你去同一家美容店理发、保养皮肤。”
“我也是,我也是!”
“你们有什么事吗?”清野凛冷漠地问她们。
大多数女生面露胆怯,穿着白色室内鞋的脚步微微挪动,准备散开。
“没事呀,只是对学姐好奇。”堀北真衣一点走的意思也没有。
她扬起波波头里的小脸:“学姐,作为大小姐,一个月有多少生活费?”
清野凛视线移回书上。
“学姐,除了看书,还喜欢什么吗?”
“学姐将来打算做什么?除了继承家业,有个人梦想吗?”
“如何维持体形呢?”
“怎么才能像学姐一样永远不长痘啊?”
吹奏部的女生佩服地看着堀北真衣,娇小的身体里,居然有着这么强大的意志。
清野凛视线再次离开书,看向堀北真衣。
这一次,不再是刚才的清冷,而是带着寒意。
她樱花色的粉嫩嘴唇微微开合,正准备说出足以让对方再也不会靠近自己的话语,这时,渡边彻的声音传过来。
“清野同学居然在聊天,少见。”和渡边彻一起走进音乐教室的,还有明日麻衣。
“麻衣学姐!”一木葵惊喜地跑过来。
“……嗯。”明日麻衣冲她轻轻点头。
除了原先围在清野凛身边的成员,趁机全部围拢在学姐身边。
明日麻衣冷淡,不主动交谈,但比起冷酷无情的清野凛,已经算和蔼可亲了,偶尔也会答应花田朝子等女生的邀请出去玩。
渡边彻走到清野凛身边:“聊什么?”
“渡边前辈,我在咨询学姐一些私人问题!”堀北真衣抢着回答。
“私人问题?”渡边彻看了眼视线已经回到书里的清野凛。
“恩恩,关于如何护理头发!”
“这我也想知道。”渡边彻说,“从见面第一天,我就觉得清野同学的头发比一般人好看。清野同学,你怎么护理的?”
“你认为我需要特别的护理吗?”清野凛头也不抬地说,“洗发用指腹,不要用指甲;洗完后用按压的方式将水分吸干,根据不同的发质,是否需要精油以及吹头发的方式,自己去询问美容师。”
“就这些?相当于没说。”渡边彻不满意。
“前辈,渡边前辈,”堀北真衣拇指与食指捏着渡边彻的衣袖,“我还问了清野学姐的梦想。”
“这么说起来,我也不知道你的梦想,将来打算做什么?”渡边彻问清野凛。
“让世界上所有人不再撒谎。”
“别说这个,实际一点。”
“这就是我的梦想。”清野凛说。
“除了不让人说谎,总有其他的吧?”
“的确该有一个。”清野凛手抵下巴,“让我想想。”
堀北真衣的目光,在清野凛和渡边彻两人身上来回移动。
她一下一下地拽着渡边彻的袖子,低声问:
“渡边前辈,学姐是不是喜欢你啊?”
清野凛缓缓抬起头,目光盯着堀北真衣。
“啊!”堀北真衣敲敲自己小脑袋,嘿嘿笑道,“被听见了。”
波波头摇晃,脸蛋圆圆的非常可爱,可惜清野凛对外表最不看重,连东京帅哥天天都挨她的骂。
她眼神变得极为凌厉,像是要射出冰锥之类可怕又美丽的危险物品。
刚才无所畏惧的堀北真衣,吓得躲在渡边彻身后。
“我没有乱说啊!”她冤枉般地说,“刚才大家和学姐你聊天,你一个也不回答。等渡边前辈来了,护发方法、梦想,两句话问出了我们半天没问出来的情报呢。”
清野凛身上的寒气越来越重。
照这样下去,堀北真衣这孩子在吹奏部恐怕要度过极为悲惨的一年。
“别乱说话。”渡边彻从她手里扯出自己的衣袖,“我和清野同学只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就这样。”
“但我真的感觉学姐喜欢……”
“我周五说的,声音结束部分的细节处理,你练好了?”渡边彻问。
“知、知道了,现在就去练习。”堀北真衣走了,嘴里嘟囔着‘我没错’。
渡边彻看着她拿起双簧管,对着乐谱吹起第二章,之后才收回视线。
“小孩子,不要在意。”
“我知道。”清野凛语气冷淡。
明日麻衣带着一木葵走过来。
“明日学姐。”清野凛礼貌地打招呼。
明日麻衣点点头,轻声回礼:“……凛。”
“咦?!”一木葵猛地睁大眼睛,“学姐和清野同学关系这么好吗?”
“……不好。”明日麻衣淡淡地回答。
“那?”一木葵一脸疑惑。
但没有人回答她。
一木葵只好换了话题,问看起来最好说话的渡边彻:
“渡边君,你是在外面遇到麻衣学姐的吗?”
“约好一起来的。”渡边彻实话实说。
“诶?!你们关系也这么好了?”
“……嗯。”明日麻衣似乎有点开心地点头。
“明日学姐在跟我学双簧管,”渡边彻说,“昨天我还去东大听她的音乐会。”
“学姐的音乐会?渡边君,你为什么不叫我啊?我也好想去!”一木葵说。
“我和我年轻的妈妈们去的,怎么带你?”渡边彻看了她一眼。
“年轻的妈妈们?”
渡边彻指着清野凛:“她妈妈,还有美姬的妈妈。”
“啊!”一木葵紧紧捂着嘴,露出十分震惊的神色,“难道说,清野同学的父母,还有九条同学的父母,已经同意你们三个在一起了?太难以置信了。”
“一木同学,我刚才布置的圆滑音练习,你完成了吗?”清野凛的声音清冷,简直要把音乐教室变成月球。
“唔……是!”
一木葵走后,明日麻衣用她那双清澈如溪水的双眸,盯着清野凛。
“……赢了?”
“赢了我会通知你离开。”清野凛冷声说。
明日麻衣点了下头:“……希望你不能赢。”
“你们在说什么?”渡边彻问。
清野凛合上书,站起身,百褶裙晃动间,从裙底探出来的小腿更加迷人。
“明日学姐,你是来指导低音组的吧,请不要浪费时间。还有你,”她把视线转向渡边彻,“下次合奏木管组没有进步,露营你就等着吧,我会好好让你难堪。”
“清野部长,我举报R桑公报私仇啊。”
“这叫滥用职权。”
“不管?”
“我只管你。”
“难道堀北学妹说的是真的,你真的喜欢我?虽然你长得很好看,腿又是我最喜欢的类型,但我们真的只是关系亲密的朋友啊。”
清野凛看着渡边彻,对他微微一笑:“我期待月底的露营。”
“对不起,我错了。”
渡边彻没把清野凛的话那你在心上。
能看穿谎言的她,如果想让渡边彻难堪,不用特意等家庭露营。
她这么说,恐怕在心里也期待着这次旅行吧。
真是太好了,不管是九条美姬,还是清野凛,她们已经不再是孤单一人。
改变她们的,就是渡边彻。
‘渡边彻,你真厉害,只要想做,真的什么都能做到。’渡边彻心里奖励自己一句,希望能再接再厉。
【您有一封新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