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ptt-第四百一十七章 西極舊事,紅雲道人相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一直到三族神庭的兵锋席卷西极之地的时候,又正好准提道人炼化了菩提神木的后患爆发出来,西极五行不稳,以至于地脉动摇——于是这个时候,准提道人终于看到了从太真道人手中夺取那蟠桃神树的希望。
一边,准提道人看着太真道人勾连其他的几位神圣,想要抵抗三族的兵锋,而另一边,在三族的兵锋杀过来的前夕,准提道人却是以地脉不稳为名,和接引道人一起将镇元子以及冥河道人邀请到了须弥山,而就在四人联手稳定地脉的时候,三族的兵锋便是随之杀到——于是乎,这才有了太真道人独自面对三族神庭兵锋之事。
而在那个时候,被西极那不稳的地脉所拖住的镇元子和冥河道君,就算是明知中了准提道人的计,但对于这样的局面,他们也只能无可奈何枯坐在地脉当中,看着太真道人孤零零的被三族神庭的大军围困,最后被封锁在西昆仑当中。
准提道人最开始发出邀请的时候,镇元子和冥河道君只是以为,这只是一次寻常的查探地脉的行为而已,故此去之前,他们也并不曾相互联系一番——这也正是镇元子他们完全没有预兆的就‘抛弃’了太真道人的原因,因为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时间会这么的巧合,就在他们去往了地脉的时候,三族神庭的兵锋就已经杀了过来,更没有想到,准提道人会刻意算计他们,以谋害太真道人的性命。
而此刻,准提道人对接引道人所说的,‘当初就不该避退’的言论,所指的,并非是在三族神庭的兵锋之前避退,而是不应该在镇元子和冥河道君的压力之下放过太真道人。
而接引道人,则是完全理会错了准提道人的意思。
一直到现在,接引道人都认为,准提道人当初算计镇元子等人,乃是因为担心这西极大地的元气在战火之下彻底的堙灭,不得已之下才做出来的避战之策,至于说太真道人为什么没有出现在地脉,只是因为太真道人过于的固执,打定主意要和三族神庭一战,为了保证西极大地的安稳,他这才决定要牺牲一心主战,决不妥协的太真道人。
原本按照他们和神庭的默契,他们一直都以为,三族神庭会直接将给太真道人给扑杀于战场上,却不想,最后三族神庭的人却并不曾斩杀太真道人,只是将太真道人封锁在西昆仑中,并且每一次那蟠桃成熟的时候,将蟠桃被带走。
虽然到现在为止,接引道人都一直认为配合准提道人的行为是出于公心,是为了整个西极大地的命运考量,但他对于太真道人终究是有一种愧疚,故此无数年来,他对于太真道人一直都是避而不见。
镇元子和冥河道君也是如此。
只是,镇元子和冥河道君因为是局外人的关系,对于准提道人的用心看得更分明一些,故此这些年来,在对太真道人避而不见的同时,镇元子和冥河道君,也同样是和接引准提两人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模样。
——而心思更加阴沉冷厉的冥河道君,则是干脆就和接引准提两人翻了脸。
“那现在该怎么办?”准提道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实在不行,也只得去向太真道友认个错,说明原委,然后归于天庭的麾下了。”接引道人一脸无奈的道。
“这怎么好!”闻言,准提道人的脸色便是一白,几乎是大惊失色。
当初的事,接引道人不知晓他的用心,但他自己难道还不清楚自己对太真道人的谋算,不清楚太真道人对他的恨意?
如果说接引镇元子他们对太真道人的避而不见,是因为愧疚的话,那么准提道人对太真道人的避而不见,就单纯的是因为畏惧了。
在暗地里谋划了太真道人不知道多久,他又如何不清楚太真道人的气性——他相信,只要自己出现在了太真道人的面前被太真道人察觉到自己的用心,那太真道人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就与之拔刀相向。
准提道人自忖,就现在而言,他绝对不会是太真道人的对手,在天庭当中,太真道人若是要对他下手,他连逃都不知道往何处逃。
“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投向巫族?”接引道人神色坦然,相较于去往天庭,这是一个更加糟糕的主意。
以巫族对权柄的控制,他们身上所执掌的权柄一旦暴露在巫族的眼里,那他们绝对不会有丝毫幸免的机会。
……
“唉……”
“唉……!”万寿山中,一声又一声的叹息声不停的响起,一个穿着月白衣衫,大袖飘飘的道人正围着一株大树不停的转着圈,一边转,一边叹气。
“不要转啦,眼睛都要给你转花了。”那大树的树梢之间,一个穿着红衣的道人懒洋洋的拨开大树的叶子。
“不就是天庭用计想要令你们加入天庭当中吗?这不正说明天庭看重你们?你看这天地之间无数太乙道君,天庭对谁用过这样的计?你们西极的几位神圣,可是独一档。”对于这件事,那着红衣的道人却是一副相当豁达的样子,丝毫不觉得被天庭用计有什么值得丢脸的地方。
优美都市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ptt-第四百一十七章 西極舊事,紅雲道人熱推
毕竟如今,天地之间的局势就摆在这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天地之间的修行者们,想要安稳,就必然是要在天庭和巫族当中选择一方——他面前这仙风道骨的镇元子若是愿意选择巫族的话,也不会从一开始就隐居至今了。
“莫不是,镇元道兄觉得天庭对你们的看重,是因为那位昆仑神君太真陛下的缘故,故而心中有所纠结?”
“以我之见,镇元道兄大可不必如此——你们同出西极,同气连枝,他的荣耀,即是西极的荣耀,你们彼此之间还有什么好忌讳的呢?”
“你看,上一个纪元的时候,龙凤三族横压天地,你们四位都隐而不见,太真道人便独自一人撑起了西极之地的天地,可见她对于西极还是很有感情的。”
那红衣道人懒洋洋的说着,一边说,一边在树梢上翻了个身,换了个令自己更加舒服的姿势。
“这……唉,这其间的关节,红云道友你实在是不清楚。”镇元子停下脚步,半晌后,镇元子又叹了口气,无奈无比的出声,继续围着那人参果树转起了圈子。
“我就不信,你们西极的五位先天神圣之间还有什么误会是说不开的,实在不行的话,我去天庭走一遭,为你们说和如何?”那穿着红衣的道人从人参果树的树梢间跳了下来,大包大揽的出声。
“红云道友,跟你说了多少次,你这个性子,以后是要吃大亏的——你连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都不清楚,都敢将此事揽过去么,你也不想想,若真的只是寻常情况,我们四人又何必从龙凤席卷天地之后,就一直避着太真道友,就算是在紫霄宫中,也都完全是不敢和她多说一句话?”镇元子苦笑起来,语焉不详的道,对他们和太真道人的恩怨,讳莫如深。
“可事到如今,镇元道兄你们难道还有别的选择?还是听我一句句话,再大的意气又能如何?最多也不过只是想太真道友低个头而已——太真道友尚是不朽金仙的时候,便能够力拒祖巫共工,在这天地之间威名赫赫,向她低头,还有什么抹不开面子的?”红云道人在镇元子的面前端坐下来。
“而且最重要的是,镇元道兄,如今的局面,没得选啊!”红云道人回过头,又强调了一遍自己之前的言语。
“龙凤的时候,我们向龙凤低过头,巫族的时代,我们也想巫族低过头,如今天庭强盛,我们像天庭低头也无可厚非——但问题在于,我们不是不想低头,而是根本就没有脸见太真道友。”
镇元子低着头,露出了一副羞愧无比的神色,整个人的身上,全然看不见先前那仙风道骨的姿态,只余的一身的颓丧。
“这么说吧,当初龙凤的时代,以及巫族的时代,太真道人一人枯坐西昆仑,独守西极安稳,看起来是荣光万丈,但你可知晓,在太真道友独自面对三族神庭大军之前,我们五人曾经约好,要一起面对三族神庭的兵锋,合力将三族神庭的兵锋挡在西极之外。”
“但最后我们失约了,在三族神庭大军杀到的时候,只余下太真道友独自一人面对三族神庭的大军。”镇元子咬牙良久,这才是以莫大的决心,将他们愧对太真道人的缘由讲了出来。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丁丁DINGDI-第四百一十七章 西極舊事,紅雲道人看書
“这怎么可能呢?我不信镇元道兄你是这样的人。”听着镇元子的话,红云道人先是一愣,然后便是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和镇元子相交多年,自认为对镇元子的为人是相当的了解,故此他认为,镇元子绝对做不出来这种在生死关头失约,置他人于死地的事。
但在镇元子讲述了这件事之后,无论红云道人的神色如何变幻,镇元子都是低着头,一副不敢见人的模样,这个时候,红云道人才是信了镇元子所说的那缘由。
“镇元道兄,这其中可是有什么苦衷和意外?”红云道人问道。
而镇元子则只是摇头,虽然他对于此事的前因后果已经有了猜测,但一来是没有证据,二来,他也不是一个喜欢在背后说人长短的性子,三来,无论什么原因,他们对不起太真道人,就是对不起太真道人。
“罢了,道兄你既然不便多言,那我也就不再多问,我这便起身往天庭走一遭——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总归是要解开你和太真道友之间的结才是,若不然的话,以你如今的状态,我很是担心你的心境会出什么问题,以至于令你的修为再也无法寸进。”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線上看-第四百一十七章 西極舊事,紅雲道人
看着镇元子一副痛苦无比的模样,红云道人便也不再追问,起身便是径直的往万寿山之外而去,而沉浸在悔恨当中的镇元子,却是完全不曾察觉到红云道人的动作。
……
从万寿山出发,红云道人径直的便是去往了星空之上——星空被经营稳定之后,天庭的众神对星空的防卫也就不再是如同之前的那般森严,天庭也是大大方方的向洪荒天地敞开了门户,又有专人在天庭当中迎来送往。
“好一个天庭!”当红云道人一路波澜不惊的出现在了星空之后,他也不由得为这星空当中天庭所表现出来的威严气派而心惊不以。
在这名为‘南天门’的天枢之所在,无穷无尽的星辰之光垂落于其间,这天枢门前的雕像,都因为那垂落的星辰之光而有了要开启灵智的模样,每一次星辰之光在这南天门处涌动的时候,左右两尊的雕像,都是在和那星辰之光共鸣起来,与天门的气机融于一处,任何想要强闯天门的人,都会受到来自于这两尊雕像的反击。
“顽石亦将化生灵性——都说东皇太一听从了云中君所规划的天帝之路,要从那星辰的玄妙当中参悟出令寻常生灵开启灵智的秘密,如今看来,此言非但是不假,东皇太一甚至是已经快要将那星光当中的玄妙给彻底的参悟出来,这守在天门之前两尊顽石雕像有了开启灵智的痕迹,便是明证。”红云道人暗自感慨了一声,对于自己的天庭之行,也有了更大的决心。
天庭和巫族之间的力量对比之下,天庭唯一的短板,就在于天庭当中的无数修行者是来自于不同的种族,有着不同的血脉和传承,不像巫族那般,有着共同的血脉来源,也有着共同的血脉羁绊——是以,若是天庭和巫族真的不计代价厮杀起来的话,天庭当中的高层和强者,或许有着和巫族拼死一战的决心,但那些寻常的部族,寻常的修行者,却绝对没有为了其他种族的传承延续而搭上自己性命的觉悟。
这也即是说,一旦天庭和巫族开战,那是要天庭不能迅速取胜,被巫族将战局给拖延了下去,那么输掉的,十有八九便是天庭。
但东皇太一以此成就天帝之后,一切都会截然不同——在那之后,天地之间绝大多数的修行者,除了各自血脉的羁绊以外,便也有了一个共同的信仰和共同的羁绊。
那就是为他们踏上修行的启蒙,为他们开启灵智的人——天帝,太一。
到了那个时候,天庭的力量才算是在天帝太一的领导之下,被真正的拧成一股绳,才算是有了真正的有了和巫族进行旷日持久,不计代价的战争的可能性,而且在这之后,天庭在顶端力量处于优势的情况下,对巫族的胜率会相当的高。
而这也即是说,就现在的局面发展下去,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巫族和天庭之间的结局,几乎是已经注定——巫族被天庭赶出洪荒天地,被天庭封锁于九幽之下,甚至于连九幽都不一定能守得住。
“还好我来了。”红云道人心头庆幸,“若不然的话,等到天庭大势一成,君临洪荒天地之后,镇元道兄他们和太真道友的恩怨若是不能化解的话,那等待他的,或许就只有陨落这一个结局了。”
红云道人感受着自己周身上下所涌动的星辰之力,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想办法化解镇元子和太真道人之间的‘误会’。
“见过道君,还请道人入内稍待,我这便去请明庚殿下前来。”南天门外,除了守在门前的那两尊雕像,还有一些引路的使者,而这些引路的使者多年接待往来于天庭的修行者们,对于迎来送往的流程,自然是再清楚不过——寻常的修行者,这些使者便足以接待,而碰到红云道人这样的道君,则是都要通知明庚道人,请明庚道人亲自来接待才行。
“想来这位,便是长庚星君,行云之祖,红云道人有礼,此次我来天庭,乃是有要事想要求见太真陛下。”在明庚道人的面前,红云道人丝毫不曾展露出太乙道君在面对那些不朽金仙时才会有的倨傲,主动朝着明庚道人一礼道。
“我这便为道君引路,道君请。”太乙道君主动行礼,明庚道人的心绪也依旧是平静无比,看不出有丝毫的得色,他同样是毕恭毕敬的朝着红云道人还了一礼。
“我与红云道友你从未有过交集,红云道友前来天庭,不去拜会东皇陛下,也不去拜会白泽道君和师北海道君,却反而是来见我,这却是为何呀?”相互见礼之后,太真道人才是一脸疑惑的问起了红云道人的来意。
“不瞒太真陛下,我此番,却是从万寿山而来。”红云道人开门见山的道,一边说,一边看着太真道人的脸色。
“万寿山?”听得红云道人的话,太真道人的神色便是在刹那之间冷了下来。
“怎么,那缩头乌龟自己不敢来,却是托你这个外人前来说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