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第六十八章 小心謹慎的傑森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大海,蓝天。
白云朵朵。
一艘‘船’悬浮在空中,两道身影并肩站在船头。
一男一女。
一白一黑。
男子一身白衣,身材修长,面容俊朗,戴着一副在帝国很罕见的金色单边眼镜,阳光照射下,镜片泛着阵阵光芒,让男子站在那就有一股别样的书卷气,显得温文尔雅。
女子一身黑衣,身材高挑,面容有着一种极为特殊的妖艳感,微卷起的黑色长发披肩而下,就仿佛是被一群毒蛇缠绕的曼陀罗,既危险却又无比美丽,还带着一种让人飞蛾扑火般致命吸引。
此刻,男子全身心的放在身旁女子身上。
即使已经成亲二十年了。
可他总觉得自己妻子依旧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当然,也是最好的女人。
特别是在使小性子的时候,实在是太可爱了。
他每次都是激动到不能自已。
尤其是现在。
名为女儿,实则是灯泡的豆包不在了。
这样的二人世界,实在是太好了。
不过,不知道豆包过得好不好?
没有被欺负吧?
男人想着想着,眉头就皱了起来。
“怎么了?
想豆包了?”
女子看到丈夫的模样,不由一笑。
对于自己的丈夫,她实在是太了解了。
嘴上说要过二人世界,女儿应该去历练,但实际上心里担心的不行。
真是口是心非的男人。
和年轻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
“没有。
雏鹰不经历风雨,怎么可能展翅翱翔,我……
好吧。
我有点担心了。”
就如同女子预料的那样,自己的丈夫再次开始嘴硬了,女子也没有揭穿,就这么笑吟吟地看着自己的丈夫。
顿时,男子的话语就说不下去了。
他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老婆。
他为了以防万一,在豆包那留了后手。
他相信,自己老婆也是一样的。
而且,一定比他更加的细致。
“放心吧,豆包没事的。
而且……
还找到了一个不错的男人。”
嘎吱!
女子的话刚说完,就听到了牙齿碰撞的响声,只见自己的丈夫正咬牙切齿,攥紧拳头,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类似遥控器的东西。
“在哪?在哪?
那混蛋在哪?
我要抹杀了他!”
此刻的男子完全没有了之前儒雅的模样,额头上全都是青筋不说,随着对手中遥控器地按动,一个又一个东西从云层中钻了出来。
看似是一只又一只的鸟。
但完全是由金属和木头做成的。
每一只‘鸟’的翅膀上都挂着类似‘机枪’‘导弹’一般的物品。
足足上百只聚拢在了‘船’的周围。
黑压压的一片,让人心悸不已。
但最让人感到不安的是,更高处的天空,在那里一道更为可怕的阴影,在若隐若现。
啪!
女子没好气地拍了一下丈夫的后背。
“你这么大人了,别瞎胡闹,那是个好孩子,除去爱吃之外,没有太大的缺点,尤其是性格,和豆包很般配的。”
女子柔声说道。
“性格?那有什么用啊!
长得帅吗?
有我帅吗?
实力强吗?
有我强吗?”
男子嚷嚷着。
“我丈夫自然是最帅的。
他当然不如你。
实力的话……在这个年纪也看得过去。
不过,最重要的是性格!
你又不是不知道豆包,什么事都藏在心底,总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的,我都以为豆包会孤老终身了。”
女子叹息了一声。
男子也是神情一黯。
豆包是他们的女儿,他们自然会疼爱。
可惜,有的事,并不如人所愿。
二十年前,两人婚后,浪迹江湖,闯出了偌大的名声,自然也被有心人盯上了。
其中一个家伙实在是难缠。
自己两口子也不是什么好脾气。
直接和对方大战了数次。
双方互有输赢,也都各有依仗,谁也没有奈何了谁。
可最后一次时,他都不知道妻子怀孕了。
和那混蛋一场大战,动了胎气不说,还让未出生的豆包受到了一丝影响,以至于性格出现了一点缺陷,在正常条件下,自然是没有事的。
可是在某些时候,却会不经意间显露出来。
他和妻子两人想尽了办法,也都没有治愈。
这已经成为了他和妻子心中的一根刺。
这一次所谓的二人世界,也是为了替豆包寻找药。
“看在那小子没有让豆包受委屈的份上,我就暂时先放过他吧。”
男子这样说着,又一次按动着遥控器。
百只大鸟,更高空上的阴影又一次的缩回了云层。
然后,豆包的这位父亲,貌似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豆包最近怎么样?”
身为父亲,他自认为应该威严一点,因此,就算是询问孩儿她妈,也有点不好意思。
可不问的话,心里又难受的不行。
“很不错,情绪没有再消失。
保持着一份快乐和欣喜。
除去面对一些特殊事物的时候……不过,那也算是好事,起码还有情绪。”
女子这样说道。
妙趣橫生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笔趣-第六十八章 小心謹慎的傑森鑒賞
然后,开始向自己的丈夫讲述发生在‘香城’的事情。
听完后,男子一挑眉。
“那家伙真的是一点儿都不闲的啊。
这么多年了,还在不停地折腾。
剩下那几个也不说管管,就这么看着?”
男子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屑和讥讽。
显然很看不起其中的那几个人。
“他们?
巴不得天下大乱!
只有天下大乱,他们才能够更上一步。”
女子冷笑了一声。
同样不屑。
“就这几个家伙?
不是我看不起他们!
我敢保证那混蛋现在一定是稳坐钓鱼台,就等着他们冲到眼前,然后,直接来一次大清洗。”
男子言之凿凿。
女子也没有反对。
他们和那个混蛋交手数次,暗斗了数年,对于对方实在是太了解了。
眼前的局面,就是对方在放任。
至于为什么?
自然是为了省时省力,一次性解决。
天下大势,对他们夫妻没有影响。
但是对那混蛋,还有其他几个人可是有着不小的影响。
尤其是那混蛋。
如果帝国再次中兴的话,那混蛋的‘天子龙拳’说不定就能更进一步,达到他们一直在追寻的境界。
他们两口子也很期望看到那个境界。
不过,他们还有豆包。
再没有将豆包彻底医治好时,他们不敢有寸进。
一旦跨出那一步了。
真的就再也回不来了。
夫妻同心。
妻子想什么,男子马上就明白了,他抬手拉起妻子的手掌。
“这次一定行的。
那面所谓的天堂山上有着一枚贤者之石。
据说可以成为万灵药。
医治豆包的病,没有问题。”
男子轻声说道。
“嗯。”
女子再次点了点头。
然后,女子突然顿了顿。
“我想泡脚了。”
女子扭过头看着自己的丈夫。
没有任何的滞涩,这位面容英俊,一身书卷气的男子,立刻一躬身,手一抬,放在了女子面前。
“好嘞,这位客官您是需要老醋还是姜片,又或者是艾草?
水温要高,还是要低点?
专业洗脚二十年,包你满意。”
女子笑颜如花,抬手放在了男子手背上。
两人迈步返回了船舱。
……
香城,‘四海帮’总舵。
午后,小院内,一片静怡。
有着的只是微风吹过。
时不时还有一两声鸟鸣。
批把树荫下,一片清凉,石桌上汝瓷的茶杯中茶汤翠绿。
不规则的龟裂纹路让青翠的茶汤多出了一分美感。
那是一种静中有动的感觉。
如果是文人雅士的话,这个时候一定会有感而发。
可面对的是杰森。
一抬手,就是一杯。
喝完了,还觉得不过瘾。
然后,又换了一个大茶缸子,扔了一把茶叶进去,看着沸水浇灌下,茶叶在茶缸子内上下舞动,最后整个茶缸子被注满了沸水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手将茶缸子放在石桌上。
杰森躺在了特制的竹椅中。
因为身躯魁梧,一般的竹椅根本坐不下杰森。
所幸的是,‘四海帮’内不缺少能工巧匠,也不缺少材料。
也就一个小时,一张舒适的竹椅就出现在了杰森的小院内。
靠躺在竹椅中,杰森微眯着眼。
他在思考《五毒神煞掌》的内容。
相较于之前和‘大龙头’崔龙王有关‘穴窍’的交流,这纱绢上所写的‘穴窍’则是要细致、清楚多了。
每个穴窍都是不可思议的存在,但想要发挥穴窍的功效,不仅要感知到穴窍的存在,还需要将其按照特定的排列组合起来。
而以特定方式将穴窍连接、组合起来后,就会形成神通。
整个过程是一个水磨工夫。
既消耗时间,也消耗精力。
除非用‘大药’来辅佐。
因为,‘穴窍’的填充、连接,也是依靠自身的气血完成的。
所以,越是纯粹、浑厚的气血,越是能够缩短这个时间。
至于组合的方式?
那真的是多种多样。
但有一点需要铭记,每一个‘穴窍’只能用一次。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简单的说,当两组组合都需要用到一个‘穴窍’的时候,只能选择其中一种,而不可能两者兼得,除非是想要功毁人亡。
在《五毒神煞掌》上就写着‘神通无悔’的字样。
而记载着每一种‘穴窍’组合的,就是‘真功’最为关键的部分:观想图。
只有依靠着一份份不同的观想图,才能够完成从锁定、凝练‘穴窍’,晋升为‘神通’的过程。
此刻,杰森就是在观想《五毒神煞掌》的观想图。
一只绽放着五彩光芒的孔雀。
五色光芒中,金木水火土五行分立。
但隐隐却又浮现着蜘蛛、蝎子、蛇、蟾蜍、蜈蚣等五行。
对于选择《五毒神煞掌》做为观想图,杰森是经过思考的。
首先,眼前副本世界的‘真功’异常难得。
他想要获得一份真正意义上的‘真功’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其次,就算是获得了一份‘真功’,谁又能够保证好过《五毒神煞掌》?
一个就在眼前,唾手可得。
一个虚无缥缈,效果未知。
杰森自然知道该怎么选择。
至于暂时收藏《五毒神煞掌》,然后再徐徐图之?
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可以的。
但杰森不喜欢。
他不希望明明手里有着一张好牌,却留着不用,一直等到敌人打到门上来,才后悔。
‘不夜城’教给他许多。
最直接的一点就是——
屯粮不屯枪,你家是粮仓。
囤枪不囤粮,处处是粮仓。
在‘不夜城’,食物重要吗?
重要。
事关生死。
可你没有武器,再重要的食物,也是别人的。
甚至,包括你自己也是。
杰森不止一次听闻过‘香肉干’的故事。
所以,拥有一件‘武器’后,最重要的不是束之高阁的收藏,而是学会使用。
就如同这个时候的《五毒神煞掌》一样。
当然了,如果条件允许的话。
杰森也会选择屯粮又屯枪。
就如同‘老头’他们那样,割据在‘不夜城’内,成为常人不敢招惹的存在。
不过,那是‘不夜城’的事情。
在这个副本世界?
他看似有着这样的条件。
可杰森不会去做。
并不是对眼前的副本世界有什么迟疑,他真正迟疑的事是:将他带入到这里的方式。
或者说,带入到这里的‘黑色笔记本’。
黑色笔记本内有着一个餐桌世界。
那个世界是变化的。
很细微。
但是,杰森能够感觉的到。
那这样的变化是从哪而来的?
是因为他在副本世界的改变而改变的?
还是……
达成了某种特定的条件,从而改变的?
不论是哪一个,都代表着未知。
有可能是善意的。
也有可能是恶意的。
或许,他在副本世界中不论过了多久,返回到‘不夜城’都是刹那。
可他还是希望尽快的返回到‘不夜城’内。
这是他本能的反应。
感觉,在‘神秘侧’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
不论是他那位素未谋面的老师,还是他那位表哥杰拉德都告诉过他,相信自己的感觉。
或者准确的说是,灵感。
当然,最重要的还要一点!
杰森想到这,突然快速摇了一下头,让自己将这个想法摒弃。
甚至,与之关联的,都选择遗忘。
接着,他抬起了头,让自己专注于副本世界内。
院子外,崔龙女、红袖姑娘正向着这里走来。
小赵拽着崔龙女的衣襟,跟在后面。
此刻,崔龙女的手中,有着一封信。
是‘大龙头’崔龙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