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討論-第二百九十五章佛屍來歷,墜仙寶藏分享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在元黄眼中,只见张奎满脸惊骇盯着坠仙山,散发神光的眼中竟然流出了血。
“无妨,习惯了。”
张奎收敛神光扭过头,支离术自然发动,充血破碎的眼球瞬间恢复。
元黄本想询问,却见张奎再次扭头看向了坠仙山,没一会儿眼睛碎裂,恢复后继续看。
来回数次,看得元黄头皮发麻,心道张教主果然狠人。
这种情况他清楚,修士随着实力增长,纳海量灵气于己身,威压扩散,必对周围造成影响。
就像他们这些大乘境,如果不加收敛,在凡人和底层修士眼中,看到的景象便是光怪陆离,如神魔一般。
这便是修为造成的压制,若是强行直视,眼睛流血只是寻常,神魂甚至会震荡溃散。
当然,一些厉害的神器、阵法、神材,也会出现这种状况。
一般来说,所有人都会避之不及,如张奎这样硬来的几乎没有。
他却不知道的是,张奎这一路都来,弱小时便仗着通幽术偷窥各个禁地,如今有了强悍身躯和银莲护魂,更是百无禁忌。
而此刻,张奎的神情也越来越凝重。
在他眼中,那巨大的头颅恍如山脉,黄脸獠牙,即便早已死去,甚至被尘封数万年,也依旧保持着临死前的容貌和神态。
其颈部断裂,犹如刀割般平整,也不知身躯又去了何方,该有多大。
而张奎之所以确定其彻底死亡,是因为这个头颅的一侧彻底裂开,犄角和红色吊在一边。
而导致其死亡的凶器,是一个同样碎裂的巨大石盘。
等等…
张奎忽然觉得此物十分熟悉,脑中灵光一闪,顿时想起了是什么。
黑河水府梦幻境中,那个连接着梦境的青铜古镜…
这是谁?
青铜古镜又是何物?
难不成,也与星空邪神有关?
种种疑问浮上心头,使得此刻的坠仙山显得更加神秘。
两眼又是一阵刺痛,张奎终于收回了目光,恢复的同时也提起了警惕。
仙王旗、冥土石棺、千手佛尸、头颅、梦幻古镜…坠仙山远比想象中要不简单。
“教主,你看到了什么?”
元黄见张奎双眼已经恢复,神色凝重询问道。
“一个死人头…”
张奎沉声形容了一遍。
元黄只觉浑身发冷,“教主,这坠仙山怕是不简单,一个千手佛尸作祟,都差点灭掉了孔雀佛国,我等还是暂时不要招惹为好。”
“没时间了…”
张奎眼神微凝看着高耸的坠仙山,“之前在那地下河水府中,我发现了一个神秘组织…据他们推测,那些星空邪神或许已经注意到了天元星,幽朝只是其中一个不入流的爪牙…”
诸多隐秘听得元黄目瞪口呆,随之一种绝望蔓延上心头,“这天地混乱,放眼星空,我等真如蝼蚁一般。”
“便是蝼蚁又如何,难不成眼睛一闭等死?”
张奎哼了一声,盯着前方大山,眼中凶光闪烁,“我等行事,哪一次不是千难万险,老张我今天,就偏要看看这坠仙山上有什么鬼!”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元黄深深吸了口气,神色变得坚定,“既如此,便随教主闯上一闯。”
“好,我们走!”
二人当即身形闪烁,向着山上而去。
周围有破碎空间领域,不便飞行,但山上却是寸草不生、古老岩石堆砌,并无诡异阵法煞气,因此二人很快就到了半山腰。
这里已是冰雪覆盖,入眼一片苍茫,再往上便是云海翻滚,七彩玄光斑斓。
二人没急着向上,因为他们终于有所发现。
这是一片破碎的石质建筑,有残垣有断壁,更多的则是莲台和佛像,歪七竖八,被冰雪寒霜覆盖冻结。
“佛庙…”
元黄一脸惊诧,“难不成坠仙山与佛道有关,他们也参与了那场上古大战?”
“怕是过路捡便宜的…”
张奎两眼日月光轮旋转,从山下开始,通幽术便运转到了极限,但这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压制术法,只能看透数百米深。
山下的巨大头颅还有些模糊不清,这边却是立刻发现了蹊跷。
冰层土壤下方,竟然埋藏了不少东西。
“开!”
张奎挥手一道剑光斩出,顿时劈开冰层露出了一物,外表漆黑,里面是银光灿烂的不知名金属。
“星船残骸!”
元黄吃了一惊。
这种特殊材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无论龙骨神舟,还是阴间神屿城外众多星船残骸,都离不开这种古怪的隔绝灵气神材。
元黄若有所思,“佛家…千手佛尸…难道,是后来者?”
“很有可能。”
张奎看了看山顶,“这些东西埋藏很浅,玄阴山就曾发现包裹了神庙的星船。”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艘佛道星船在坠仙山成型后很久才来,可能是触发了什么东西,星船毁灭,散落满山,尸体掉落另一旁,被孔雀佛国发现引发了动乱…”
元黄倒抽一口凉气,“我曾听闻,那可能是一具真正的佛尸,死后显出天地法相,孔雀佛国众多古族禁地死伤惨重,耗尽镇压底蕴才打碎,坠仙山上的东西可能非同小可。”
张奎沉默不语。
他没想到,坠仙山古战场留下的东西已经完全超乎了想象,星船都能轻易击碎,已经成佛也免不了一死。
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抬头向云层看去,通幽术下只见七彩光芒绚烂,什么也看不清,短短数秒,眼球就再次破碎。
“教主,我们…”
元黄有些犹豫,虽然在山下放出了豪言,但这里明显不是他们能够触及的真正禁地,若是张奎硬闯死去,开元神朝怕是会顷刻土崩瓦解。
“我再试试…”
张奎心有不甘,周身一股黑烟冒起,钻入地下消失不见。
“冥土石棺?”
元黄当然认识此物,甚至就是他引导张奎找到了棺材盖,但心中却不抱什么希望。
本来此物只是用来阴间探险,但现在有了更好用的龙骨神舟,他甚至早就忘了这冥土石棺。
然而,深入地下的张奎,眼中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景象。
要说冥土石棺最强大的作用,除了神速土遁,就是那独特的黑暗视野,将地下所有东西一览无余。
张奎神奇的发现,从冥土石棺内使用通幽术向外观察,那种对于术法的压抑瞬间消失,坠仙山内部景象也一览无余。
坠仙山中埋藏着星船!
一种他从未见过的星船,庞大到难以想象,表面呈七彩琉璃状,上方是晶莹剔透的宫殿,身长最少数千米。
宫殿有一部分露出了山顶,应该就是那七彩炫光的来源,但可惜的是,船头同样破碎,而在船头前方,则是面山峦般高大的青铜古境,镜面被撞碎出巨大的窟窿。
二者皆非凡物,即便已经毁得不成样子,即便相隔如此之远,也能感受到磅礴恐怖的气息相互纠缠,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微妙平衡。
仙晶啊…
张奎看得有些眼热,他认出了山顶宫殿所用材质,和无寂天幻象中看到的仙庭砖石一样,也是仙旗领域力量来源,黄金镇魂塔的必要材质。
想不到这里有这么多,怪不得外面会形成破碎的空间领域。
而这青铜古镜也不一般,或许正是因为此物的压制,碎裂的空间领域才不会弥漫整个坠仙山。
但随即他就皱起了眉头。
这青铜古镜连接着梦幻镜,原来也是自成一域,明显是无极仙朝的敌人,却又和那些依靠祭坛的星空邪神力量体系不同,到底什么来头?
从现有的线索分析,无极仙朝所面对的天外来敌不止一个势力。
仙庭崩溃畸变,对方可能也没讨着好,上古之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张奎深吸了口气,尝试操控冥土石棺缓缓靠近。
此时,他距离那古怪星船和青铜镜还有数千米远,再加上冥土石棺独特视野,才看到了大致全貌。
但随着距离靠近,两件神物也越来越大,渐渐的,冥土石棺内也感受到了一种恐怖的压力。
砰!
张奎胸膛猛然炸裂,连忙后退,喘着粗气缓缓修复。
怪不得连过路的佛都眼馋,即便有冥土石棺,他也无法靠近。
这东西,说不定就是天元星上古大战遗留下的最珍贵宝物。
这连靠近都无法做到,更不用说那星船宫殿内可能潜伏的怪异。
但入宝山空手而归,张奎又心有不甘,于是操控冥土石棺,绕着星船外围开始查看。
他现在万分怀疑,冥土石棺或许与那艘古佛的星船有关。
很简单,冥土石棺无论琉璃星船还是青铜古镜,都无法靠近。
那启朝先祖顶多是个大乘,道行术法也肯定不如他,很有可能是在坠仙山附近捡到了星船炸裂后崩飞的石棺。
当然,也只是猜测。
不过围绕琉璃星船转了一圈后,张奎的眼睛亮了起来。
青铜古镜和琉璃星船虽然难以靠近,但二者却散落了不少细小碎块,小的有拳头大,大一点的,则如同磨盘。
似乎是脱离了星船和古镜的恐怖力场,这些碎块只是散发着微弱波动,与仙旗炼化后遗留的晶石一般。
从冥土石棺向外看,这些东西在漆黑的土壤岩石中,如同大大小小的星辰一般耀眼。
张奎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也算没白来,凑出一只舰队都够了…”
外面半山腰上,冰雪覆盖,寒冷刺骨,元黄已经开始有点心慌。
此地被破碎空间领域覆盖,神道网络失效,连传音都做不到。
张奎下去已有两个时辰,期间虽然急匆匆出来一趟,但只报了个平安就再次潜入。
下面到底有什么?
这么长时间,会不会出事了…
正在他担忧的时候,张奎伴着一股黑烟冒出,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喜色。
元黄松了口气,微笑道:“教主有何喜事?”
张奎哈哈一笑,“最后一块拼图完成,我要闭关,出关之日,便是开元神朝腾飞之时!”
…………
“神朝令:即日起,各古秘境挖掘神材不得妄动,各灵山产出灵矿,全部冶炼储存…”
“神朝令:玄阁除必要事物,所有人员返回昆仑山听令…”
“神朝令:神屿城加快古星船残骸收集,以稳固防线为主…”
张教主回来了,但却没有去往阴间,而是下达了一系列神朝令。
随后,便返回了昆仑山,从此,上面时常会电闪雷鸣,霞光万道。
许多人都在奇怪,也在猜测着,张教主到底在坠仙山经历了什么。
而知道内幕的人,无不兴奋万分,人族神道、神州结界、地煞殿…张奎每一次出手,都会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而这一次,或许更加惊人。
神朝百姓自是不知道这些,他们种田、修炼、响应神朝号召放开了生子,在神朝越来越完善的体系下休养生息。
阴间神屿城,一批批的修士不断进驻,原本安静压抑的阴府也变得热闹起来,他们在天阁众多大乘境的护佑下,不断磨练自身。
就像收缩的拳头,新生的开元神朝在不断积累力量,只待爆发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