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大奉打更人 賣報小郎君-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分享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夜姬长老又昏迷了。”
黎明时分,红缨站在山谷南侧的崖顶,琥珀色的竖瞳,俯视着远山。
他拥有极强的夜视能力,即使是在没有月光的黑夜,也能在高空中捕捉到苍莽密林中的目标。
夜姬长老在南法寺遭遇了阿苏罗,难保对方不会顺藤摸瓜的找过来。保持警惕是必要的原则。
雷公嘴的白猿站在树下,澄澈的蔚蓝眼睛看他一眼,道:
“你的心告诉我………”
“停停停!”
红缨连忙打断,露出和善笑容:“窥探别人内心想法,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
他强行收束念头,不让自己在心里破口大骂。。
白猿缓缓道:
“你越来越像人族的官僚,喜欢左右逢迎,谁都不得罪。但你忘记自己是骄傲的赤鸟一族,是天空中的王者?”
红缨从善如流:“你说得对,这是我的毛病,我一定改。”
白猿看他一眼:“可你的心告诉我:人类官僚那一套能迅速积累妖脉,攀附关系,从而得到好处。即使得不到好处,也不会有坏处。愚蠢的猴子只能在山中称大王,粗鄙!”
红缨嘴角狠狠抽搐。
他不喜欢袁护法,就是因为这只臭猴子能看穿人心。
好在红缨也不是脸皮薄的,妖生经历丰富,不动声色的岔开话题:
“青木护法说,夜姬长老只有两天可活。
“也不知道国主说的帮手是谁。”
白猿沉吟片刻,回复说:
“二十年前,山海关战役,与我们万妖国结盟的是巫神教、北方妖族、蛮族、蛊族。北方妖族与我们虽不同支,但同为妖族,可能性极大。
“巫神教和蛊族的高手也有可能,嗯,国主说那人可以救夜姬长老,那么巫神教高手的可能性最大了。巫师的血灵术或许可以消弭杀贼果位的力量。”
夜姬长老和许七安的关系,以及九尾狐的谋划,他们这些护法没有资格知道。
他们甚至不太了解大奉许银锣这号人物,南疆十万大山和大奉相隔遥远,且不相往来,消息闭塞。
突然,红缨声音一沉:“有人接近!”
他死死盯着远处夜空。
过了几秒,他又突然“咦”了一声:“白姬长老?”
气息节节攀升的白猿,忽然卡壳了一般,疑惑的扭头看他。
红缨解释道:“白姬长老带着一个男人回来了。”
“男人?”
“嗯,似乎不是巫师,而是个武夫……..”红缨凝视着远方。
“武夫?!”白猿愈发困惑。
红缨没再回答,因为那人御风的速度极快,离两人所在的山头不足百丈,这个距离,白猿自己就能看的清楚。
啪嗒……..许七安降落在山头,扫了一眼前方的两名妖族,没有说话。
“红缨护法、袁护法。”
白姬趴在许七安脑袋上,开心的挥舞两只前爪,用软濡的童声喊道。
“白姬长老,你怎么在这里?”
红缨护法诧异道。
“我奉娘娘之命,返回南疆来助夜姬姐姐。”
白姬娇声道。
“这位是……..”
红缨和白猿同时看向许七安,只要有点脑子都知道,国主口中的援兵,肯定不会是白姬长老。
它还是一只狐狸幼崽。
许七安负手而立,神色平静,既不冷漠,也不热切,凸显一个云淡风轻,以显示高手风范。
白姬娇声介绍:“这位是许银锣,大奉许银锣,可听过?”
红缨和白猿相视一眼,前者恍然道:
“阁下便是崛起于京察之年的大奉风云人物,号称铁口直断的破案奇才?”
白猿则说:
“身陷牢笼,却能勘破奇案,在云州独挡数万叛军的许银锣?”
……..许七安心说这都什么老黄历了,你俩是村子里刚通网吗?
白姬趴在他耳边,小声嘀咕:
“两位护法只负责南疆事务,从不出十万大山,对大奉的事并不关注。”
这时,雷公嘴的白猿皱眉道:
“许银锣勘破奇案,在云州独挡叛军,是去年年末之事,不算老黄历吧。另外,何为村通网?”
许七安吃了一惊:“你能看穿我的想法。”
白猿点点头:“看穿人心是我族的天赋神通,另外,我年幼时作为妖奴在两禅寺服役,偷学了佛门的他心通。”
佛门他心通,外加知晓人心的天赋神通?许七安审视着白猿,默默收敛了念头。
许银锣是lsp这种事,绝对要对外保密。
以他三品境的精神力,收束念头不让外人窥探,还是能做到的。
“夜姬姐姐呢?”
小白狐问道。
红缨满脸发愁:
“夜姬长老前夜暗探南法寺,被修罗王幼子阿苏罗打伤。那阿苏罗证得杀贼果位,力量极其霸道,无法拔除。如今夜姬长老只剩一天可活。
“娘娘说,近日会有高手前来相助………”
说罢,看一眼许七安,一脸崇敬的说道:“莫非就是许银锣?”
边上的白猿淡淡道:
“红缨的心告诉我:不会就是这小子吧,撑死了是个四品,别说救夜姬长老,给阿苏罗塞牙缝都不够。”
红缨脸色微变,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
“袁护法什么都好,就是在佛寺里待了太多年,染上了耿直的毛病。”
一个很擅长交际的鸟妖,一个能看穿他人内心想法,但耿直的过分的猿猴………..许七安在心里给两名护法打了标签。
“我与夜姬长老是故交,领我去见她,另外,我的跟班还在后头,劳烦红缨护法去接一下,他叫苗有方。”
有白姬背书,两位护法相信了他,白猿领着许七安进山谷,红缨则化成一只赤色巨鸟,飞掠而去。
两位护法认为,国主口中的帮手与眼前这位大奉银锣有关,或许是这位银锣背后的人。
他只是那位高手派来探路的马前卒。
一人一妖轻飘飘落在谷内,白猿带着他进入洞窟,穿过不算幽深的甬道,抵达了石窟口。
许七安把石窟内的摆设过了一遍,愣了愣,这里的布局,与教坊司影梅小阁的卧房一模一样。
恍惚间,他仿佛又回到了京城教坊司。
那是他最惬意最开心的日子。
原来我的一部分时光,留在了浮香这里……….
“夜姬姐姐!”
白姬从许七安头顶跃下,四肢如飞,跑到床边,用力一跃,小肚子不出意外的撞在床沿,后肢用力扑腾几下,终于上了床。
它似乎嗅到了危险,没有鲁莽的去触碰床上的美人。
许七安的目光追逐着它,然后落在床边一名浑身都是绿的老者身上,他握着一根藤蔓缠绕的手杖,杵在妙龄女子额头,莹绿色的光辉如流水般汇入。
见到有外人进来,绿发绿眉绿须的老者,收了拐杖,目光温和的望来。
白猿介绍道:
“这位是大奉的打更人,许银锣。”
接着又介绍青木护法:
“青木护法是我们妖族里的老寿星,活了几千年,据说是看着上一任国主长大的。咱们现在的国主见了他,都得称一声爷爷。”
修为不算高,但辈分高的吓人,不是本体,由木灵凝聚而成的法身………许七安心里做出判断,作揖道:
“见过青木护法。”
青木护法连连摆手,诚惶诚恐:
“不敢不敢,阁下乃超凡武夫,唤老朽一声青木便可。”
超凡武夫?他就是国主找来的帮手,而不是替背后之人探路的马前卒………..白猿瞬间睁大了蔚蓝色的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许七安。
情报没出错的话,许七安确实是京察之年崛起,而且情报上说,此人乃断案奇才,没说是修行奇才啊。
不,再怎么样的奇才,也不可能在短短一年多里,从一个小人物晋升超凡。
白猿心里一动,有了猜测:
眼前之人并非许银锣,而是冒用了他的名号。
以我如今对气机的掌控程度,一般人可发现不了我的真实境界,妖族里个个都是人才啊……….许七安微微颔首,不承认不否认。
“老朽只是对生命极为敏感,阁下气血宛如汪洋,只有超凡境才有此等磅礴的生机。”青木护法无比恭谦。
许七安点点头,没再闲聊:“让我看看她。”
青木护法当即退后,让出位置。
许七安顺势坐在床边,打量着昏迷的美人,眼里有着惊艳。
相比起影梅小阁那位大家闺秀韵味的美人,眼前的浮香,完全是另外一个人,脸颊弧线在下颌交汇,勾勒出一张妖媚的瓜子脸。
红唇小巧,唇瓣却丰盈,天生就是勾引人的。
鼻子挺秀,睫毛如扇,眉毛修的又长又直,眼角一抹绯红。
许七安的鱼塘里,没人比她更妖媚。
“妖女就是妖女………”
许七安心里嘿嘿一声,目光随之下移,扫一眼高高撑起薄被的胸脯,然后抓起浮香的手腕。
啵~
金色的波纹应激震荡,推撞在许七安胸口,如同海浪撞击礁石,无法撼动分毫。
看到这一幕,袁护法彻底相信眼前这个“许银锣”是三品无疑。
杀贼果位的力量,绝非四品境界能扛住。
“如何?”
旁边的青木护法问道。
不等许七安回答,白猿护法说道:
“他的心告诉我:这具身体我很满意,今晚就圆房。”
说完,白猿护法一脸震惊,与青木护法站在一起,戒备的盯着许七安。
我特么的……..许七安连忙收束念头,咳嗽一声:
“我能拔除她体内的杀贼之力,你们先退避。”
青木护法和白猿护法默默看着他,脸上写着“想都别想”四个字。
也罢……..许七安祭出浮屠宝塔,巴掌大的暗金色宝塔悬浮在床榻上空。
“浮屠宝塔?!”
青木护法声音忽然尖锐起来。
白猿不认识这件法宝,但能感受到它蕴含的佛法之力。
他们看许七安的眼神里,戒备之色愈浓,已经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国主口中的帮手。
青木护法默默的握紧手里的藤蔓拐杖。
白猿护法脸颊长出白色毛发。
洞窟里的女妖们也如临大敌。
白姬站在床边,抬起一只前爪,用力挥动一下,娇声道:
“别怕,浮屠宝塔是我们的妖,不,是我们的法宝。”
石窟里的众妖脸色稍稍缓和,按捺住困惑和好奇,没有多问。
这个时候,许七安已经沟通塔灵,请他施展药师法相的力量,帮忙拔除杀贼之力。
袖珍版的浮屠宝塔,缓缓转动,洒下柔和的金光。
夜姬沐浴在金光中,妖媚勾人的模样里,多了几分神圣,杂糅出奇异的魅力。
“药师法相……..”
青木护法轻声说道,他对此并不意外,身为寿命悠久的树妖,他对浮屠宝塔有着很深刻的了解。
夜姬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气息变的平缓,折磨着她的杀贼之力,宛如春雪消融。
她毕竟没有遭到阿苏罗的正面攻击,至多是受了些余波,以浮屠宝塔的位格,驱除不难。
“好了。”
许七安收好浮屠宝塔。
白猿护法立刻看向青木护法,后者微微点头,给予确认。
两人再无任何怀疑,超凡境,救好了夜姬长老,又有白姬长老背书,此人便是国主说的帮手。
白猿护法蔚蓝澄澈的双眼,盯着许七安瞧了一阵,没能“听”到他的内心,顿时有些失望。
“嘤咛…….”
这时,夜姬呻吟一声,眉头微皱,睫毛动了动,接着睁开眼睛。
她首先看到的是一个模糊的人影,再一细辩,似是男人。
想到娘娘昨日说的话,心里一凛,油然而生焦虑、戒备和抗拒等情绪。
“醒了?”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888红包!
那人影笑道。
霎时间,夜姬仿佛被雷电击中,浑身僵了一下,她怔怔的望着坐在床边的男人,如含秋水的眸子里,泛起了水雾。
“许郎…….”
她喃喃道。
语气宛如梦呓,朝思夜想的人,居然如此轻易的出现在眼前。
这让她怀疑自己此刻所见只是大梦一场。
“真的是你吗?”
大概是确认了不是梦,夜姬从床上坐起来,激动的拽住许七安的手。
容光焕发,连声道:“许郎,许郎……”
“当然是我,尺寸没变,要不你量一量?”
许七安用更符合以前人设的话回应。
他们以前在影梅小阁的卧房里嬉戏时,常说荤话,互相调侃。
夜姬白皙的脸颊浮现两抹红晕,啐了他一口。
她撑起略显虚弱的身子,半依偎在许七安怀里,语气里带着久别重逢的喜悦,以及满肚子困惑:
“许郎怎么来了?如何找到这里的?”
在夜姬的认识里,许七安还是那个五品化劲武者,身陷巨大阴谋中,前途渺茫。
她“死后”回到娘娘麾下,两人之间隔着千山万水,相见之日遥遥无期。
袁护法张了张嘴,脑子微微错乱。
这位大奉的银锣真的是夜姬长老的男人?!
万妖国主座前侍奉的夜姬长老竟然找了一个人族的男人?
这件事传出去,不知多少雄妖要震怒。
他知道这是真的,因为夜姬长老的心告诉他:她想发情了!
青木护法摇头失笑。
我算明白了,你们南疆这边根本没通网啊……….许七安道:
“你半点都不知大奉之事?”
转念一想,他斩杀元景帝,满打满算也就两个月左右,更别说后来游历江湖途中的事迹,比如夺取浮屠宝塔、斩杀度凡度难两名金刚。
这些事就发生在最近几日,没有一个庞大的情报网,根本不可能知道。
夜姬摇摇头:
“万妖国的妖众有各自负责的区域,我回到娘娘身边后,便被派来治理南疆的妖族。替她监视南国的一举一动,探查神殊残肢的封印位置。
“中原非我管辖之地,消息不通。我想打探许郎的情报,都没有相应的人手和渠道。”
分工很明确嘛,这既能提供效率,也是九尾天狐对各地妖众的一种控制手段……….许七安点点头,回答她的问题:
“我如今已是三品超凡,不死之躯。”
夜姬懵住了,目光呆滞的看着他。
许七安笑而不语。
过了许久,夜姬叹息般的吐出一口气,“我早知许郎非池中之物,只是没想到,修为精进的如此可怕。我能想象中现在是何等风光。”
白姬见缝插针,顺着夜姬的身子往上爬:“夜姬姐姐,抱抱我,抱抱我。”
夜姬闻言,微笑的抱起小白狐,搂在胸口,道:
“白姬和你在一起?”
许七安点头:“随我游历一段时间了。”
白姬脑袋枕着夜姬的胸,不安分的扭动几下,似乎有些不太适应,回头看一眼夜姬的胸脯,表情不太满意。
“你怎么了?”夜姬问道。
“不舒服……..”白姬小声道。
夜姬一脸困惑:“你以前最喜欢姐姐这样搂着你。”
它找到了一个更好的靠枕……….许七安心说。
夜姬揉了揉小白狐的脑袋,继续说道:
“许郎就是娘娘请来的援兵?也是你治好我的?”
尽管这么问,但她心里已经非常笃定,难怪娘娘叮嘱她好好伺候对方,如果是许七安的话,那一切都合理了。
许郎是娘娘很重视的人物,她不会轻易得罪。
“说一说神殊残肢的情况,我的事,容后再与你细说。”许七安没再寒暄,直入主题。
“我们动用了许多被佛门控制的妖奴,买通了部分往返南疆和西域的商人,耗费极大时间,打探到封印神殊残肢的具体位置。”
夜姬延展话题,解释了一下“妖奴”:
“佛门喜欢驯服我妖族,把他们当做坐骑、劳力。修为高的族人,定期听经洗脑,修为低微的族人则没人愿意耗费精力去度化,通常靠武力震慑。
“后者是我们可以暗中联络、策反的对象。”
许七安认真听着,没有插嘴。
“神殊被封印在南法寺西院的古塔里,那座塔本身没什么奇特,但塔内有六十八名禅师常年坐禅诵经,以佛法驱除神殊魔性,加持封印。
“此外,琉璃菩萨亲自为佛塔刻名——永镇!
“此塔因而凝聚十万大山气运。”
许七安“啧”了一声:“六十八名禅师组成的禅阵,非超凡境不可破。”
夜姬点头:“是的,原本我们打算请熊王出山,趁着佛门守备空虚,一举破阵,不料阿苏罗归位了。”
“阿苏罗?”
归位两个字,让许七安心里一沉,因为这个词通常用来形容转世罗汉复苏。
“阿苏罗是修罗王幼子,既是得证杀贼果位的罗汉,也是具备金刚体魄的三品武者。”
夜姬神色凝重的看了他一下,没敢说阿苏罗的强大远超一位三品武者。
哪怕已经恢复真身,在他面前,仍然不自觉的低头做小,像个好欺负的妾室。
二加三啊……..许七安咧咧嘴。
不管是杀贼果位还是金刚体魄的武者,都是以攻伐著称
“熊王是?”
许七安转而问道。
夜姬知无不言,毫不隐瞒:“熊王是我们妖族目前除娘娘外,唯一的超凡妖王。”
她顺带解说了一下妖族的阶级划分:
“万妖国的最高领袖是我狐族的族长九尾天狐,她同时是南妖共主。国主身边最少会有九位长老,巅峰时,有十四位长老,其中超凡境三人。长老之下,则是护法。
“长老在外时,便是国主的意志的传达者。长老通常由狐族中选拔而出。
“狐族之外,有十二位妖王,万妖国巅峰时有二十位妖王,当然,不是每一位妖王都是超凡境。
“熊王是唯一在五百年前的佛妖之战中存活下来的妖王,大战爆发时,他正躲在地底睡觉,因而避过一劫。”
“睡觉?”许七安怀疑自己听错了。
夜姬无奈道:“熊王实在太懒了,他常常好几年都不会动弹一下,一睡就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
“喊不醒?”
“每次他睡觉,就会拉着方圆数里内的所有生灵一起沉睡,这是他的天赋神通。”
这特么是什么见鬼的天赋神通……….许七安无力吐槽。
他算是明白九尾天狐为什么要找自己来帮忙。
那位妖王国破家亡的时候都在睡觉,何况区区神殊!
“许银锣打算如何行动?”
边上的白猿护法问了一句。
“不急,等我先刺探一下情报。”
说着,他伸手入怀中,轻扣一下地书碎片背面,抓住一面雕刻繁复花纹的青铜镜,镜面缺损了半边。
“混账东西,把我取出来作甚,快放我回去。”
浑天神镜骂骂咧咧道。
“该做事了,不然我养你干嘛。”许七安没好气道。
“为什么做事的总是我,你的那把破刀从来不用,到底谁才是你的本命法器?”
浑天神镜怒斥。
“这,这……….”
青木护法盯着镜子,端详了许久,忽然激动的老泪纵横:“这是当年国主的浑天神镜?!”
浑天神镜停止了谩骂,沉默一下,道:
“哦,是你啊老树精。
“五百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一点长进,何时能踏入超凡啊?”
青木护法颤巍巍的下跪,痛哭流涕:“拜见神镜大人,想不到老朽有生之年,竟能见到神镜重现天日。”
白猿护法澄澈的蓝眸凝视着浑天神镜,对它的身份无比好奇。
更好奇的是,这明显在妖族有着崇高地位的铜镜,为何在大奉的银锣手中。
夜姬睫毛颤了颤,压低声音:
“这是当年国主摆在梳妆台上的镜子,法宝浑天?”
“我偶然间得到了此物,与你们国主做了一桩交易,等她出海返回,我把镜子归还万妖国,她助我解开两枚封魔钉。”
许七安边说着,边吩咐道:
“浑天,能定位万妖山吗?”
封魔钉?什么意思,什么叫解开封魔钉………这个疑问在夜姬、青木护法和袁护法心里浮现。
青铜镜面如水波荡漾,俄顷,画面凝固,映出一座古刹。
许七安眯了眯眼,看见古刹西院有一座高塔,塔顶隐约立着一道人影。
“往西,定位那座高塔。”
话音落下,画面向西院拉伸,放大,那道立于塔顶的人影被清晰的映照出来。
他身高约九尺,钢铁般浇铸的体魄,仅披了一件袈裟,露出大片大片的健硕肌肉,皮肤是暗金色的。
他双手合十,微微低头,看不清五官。
脑后一轮炽烈的火环,火环核心,则是一道道毫针般往外放射的金光。
脑后火环是金刚法相的特征之一,这一特征同样出现在修行金刚神功的三品金刚身上。
而脑后光轮,则是罗汉的象征。
画面中的人物,同时拥有火环和光轮,意味着他既是金刚,又是罗汉。
与夜姬所说吻合。
这时,画面中映照出的人影,缓缓抬起头,他五官丑则丑矣,却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英武。
眉毛部位光秃秃的,眉骨高高纹起,以致于隐于眉骨之下的双眼,异常锐利。
脸颊消瘦,面部轮廓冷硬,比例极好,偏偏五官奇丑,组合起来的感觉非常怪异。
许七安正感慨一个人竟能长的如此丑帅,画面突然崩溃,浑天神镜惨叫道:
“我瞎了我瞎了我瞎了……..”
叫了一会儿,它又平静,赶紧说:
“好了,快让我回去吧,累死我了。”
眼瞎程度比起上次窥视小姨要轻,这说明阿苏罗的修为比她差远了………嗯,但也要比寻常的二品强大很多………许七安满足了浑天神镜的诉求。
“时隔五百年,神镜的性格变了啊……..”
青木护法一时间难以适应现在的神镜。
“它被广贤菩萨斩成两半后,器灵也跟着残缺,因此神神叨叨的,直到近来才恢复正常,但性格或多或少发生了些许变化。”
许七安解释道。
“我明白,我明白………”
青木护法连连点头,蕴含沧桑的双眼,出现一刹那的迷离,叹息道:
“五百年匆匆而过,当年万妖国的盛况,仿佛还在眼前。当年那一战太惨烈了,死了很多超凡强者。
“佛门和妖族都杀红了眼,鲜血染红整座山,族人的尸体堆满山谷。
“我们有二十位妖王,有十四位长老,还有数十万的妖众。当时九州大陆能与我们南妖争锋的势力,屈指可数。
“可是佛陀太强大了………”
许七安本着探究历史的心态,附和道:
“超品究竟有多可怕?就连半步武神的九尾天狐,都败给了佛陀。”
夜姬、白猿护法、小白狐,都望着青木护法。
青木护法几乎从不谈当年的亡国之战,要不是今天见到浑天神镜,大家根本没机会听那一段半尘封的历史。
青木护法一愣,神色古怪的看着他。
沉默几秒,老者缓缓摇头:
“国主不是半步武神。”
许七安悚然一惊:“什么意思?”
…………
ps:今天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