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愛下-第八百六十章不是這樣說的閲讀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薛碧竹,黄灵依姐妹俩从愕然中反应了过来,双眸对视了一眼,彼此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喜之意。
皇天不负有情人,自己姐妹二人苦苦等待,默默相思,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柳大哥,你一定要小心一点!”
“知道了,你们俩待在酒楼里也不要乱跑!”
“嗯嗯,小妹听大哥的!”
柳明志龙行虎步的走出蓬莱酒楼,在程凯他们没有及时跟出来的时候,隐晦的对着两侧的民房打了几个手势。
数道头戴斗笠的灵活身影立刻朝着蓬莱酒楼的后院蛰伏而去。
唐儒跟程凯有说有笑的跟了出来,看着驻足酒楼亭台上的柳明志急忙走了上去。
“大帅,这两位姑娘可真是及时雨啊,末将先前还在因为粮草的事情发愁,弟兄们私下秘密购买的粮草充其量只能支撑一个月的消耗。
末将担心城外的赵王兵马,北疆兵马若是不愿承认京城已破的事实,坚持与咱们糜战下去,满朝文武看到了希望,一把火烧了城中粮草将其付之一炬,咱们该如何应付接下来的变故。
现在好了,二十一万石粮草又够咱们支撑两三个月的了。
别说城外赵王,东方将军他们合在一起的十几万兵马,就算是云老帅率领北疆六卫入京咱们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柳明志默默的看着唐儒庆幸的神色,轻轻一笑提着天剑望着近在眼前的宫门径直走了过去。
“放心吧,云老帅除了放弃北疆二十七府,否则他不会有任何的机会赶来的!
本王了解他的为人,他还没有拿几百万百姓的性命安危弃之不顾的魄力!
宫里还有五千左右的大内侍卫跟御前侍卫,接下来搞不好还有一场硬仗要打,传令弟兄们拿下内城之后,不可轻敌。
大内侍卫是为数不多的既是高手又是兵卒集于一身的存在。
无论是单枪匹马还是摆兵布阵都不容小觑。
最后一步了,千万不能因为轻敌而马失前蹄。”
“是,吾等明白!”
“报,启禀大帅,赵王麾下的兵马正在拼死攻城,赵王麾下的兵马不知道受了什么蛊惑,正在悍不畏死的冲击弟兄们把守的城门洞。”
“赵王呢?”
“据瞭望手观察,赵王就在城外指挥麾下兵马疯狂的冲城。”
“报,启禀大帅,周宝玉大将军撤军归来,却因为赵王麾下兵马的攻城之举阻挡城外无法进城,后方东方明大将军正在紧追不舍的对其展开追击。
宁超大将军让卑职前来问询,是否率领兵马出城配合周大将军掩杀敌军?”
柳明志眉头紧皱的转身朝着城外眺望一眼,看来战事远远没有结束啊。
只要李涛手里临阵倒戈的叛军跟东方明麾下北疆六卫兵马没有接受京师陷落的事实,纵然自己攻入皇宫之中让李晔退位让贤也没有用。
到时候各地勤王大军或许会源源不断的兵临京师城下,打着勤王救驾的旗号来讨伐自己。
至于他们是什么心思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勤王救驾的旗号!
“大帅,接下来怎么办?只要赵王依旧率兵攻城,就意味战事远远没有结束,甚至可能是刚刚开始。”
程凯方才跟唐儒有说有笑的轻松模样,因为两骑斥候的到来也不得不得再次严肃了起来。
柳明志沉默了一会:“擒贼先擒王,赵王根基尚浅,招揽不了多少江湖中人,想办法擒拿赵王,号令其麾下兵马弃械投降。”
“这………办法倒是好办法,可是精锐斥候的弟兄虽然是上了品的高手,可是对于刺杀突袭这方面的事情却并不精通,万一失手了,只怕会引起更大的波折!”
“这件事交给本帅安排就是了,你们继续领兵冲击宫门!”
“得令!”
程凯招招手,抽出兵刃朝着皇宫宫门赶去:“弟兄们,随本将军来!”
柳明志看着程凯的跟五千兵马朝着宫门逼近的背影,对着身边的十几个气势与众不同的亲兵轻轻地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也朝着皇宫的大门赶去。
十几个亲兵对视了一眼呼了口气。
“先去拜见朱雀司主与白虎司主吧,只有咱们的十几个只能是去送死!!”
“好!”
十几个人分成两拨,朝着京城复杂的民巷飞跃而去,几个起落之间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本王柳明志,宫门上是哪位将军?”
“末将大内侍卫统领方硕,参见并肩王!”
柳明志环顾了一眼熟悉无比的宫门,目光不经意的闪过一抹恍惚之色。
“方统领,本王的来意就不用本王细说了,识趣一些,自己把宫门打开,一切都好说,否则本王只能率兵强攻了!”
方硕探着身子目光畏惧的望着柳明志以及朝着宫门四周包围而去的数万新军将士:“王爷,末将是天子近卫,也是皇宫的最后一道防线。
末将身上肩负着陛下的安危,岂敢打开宫门放王爷入宫。”
“方统领,你们大内侍卫虽然都是功夫高手,可是你们跟御前侍卫加一起充其量也只有五千人马,你觉得你抵挡住的住本王吗?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老老实实的打开城门,否则你麾下的弟兄以及你大内侍卫的袍泽都要因你而死。”
“王爷,挡不住也得挡啊,王爷要进攻,唯有从末将等弟兄的尸体上踩过去了。”
柳明志望着虽然慌乱不已,却目光坚定的方硕,无奈的点点头。
“既然如此,咱们只有刀兵相见了!”
“来人,架炮!”
“得令!”
数百兵马搬运着数十门火炮还有炮台缓缓地朝着宫门赶来,看的方硕以及周围的大内侍卫一阵心惊。
自己等人的内力罡气能挡住几次炮弹的轰击啊!
“王爷稍等!”
柳明志一怔,朝着宫墙上看去,抬手示意炮手继续架炮。
“王爷,末将虽然很不想这么做,但是末将还是希望王爷见一个人再决定是否进攻!”
“方统领,你们请说客的次数有多少人本王自己都快记不清了,事已至此,你们请任何人来都无济于事。
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弃械投降打开宫门,一条是与本王刀兵相……..”
柳明志的话语骤然一停,目光惊愕的盯着被两名大内侍卫禁锢着手臂,口中塞绢布压上宫墙的柳之安!
看着柳之安不停挣扎着盯着自己,柳明志双眸如剑凌厉,拳头紧握了起来。
“老…..老头子!你……你…….”
方统领目光复杂的盯着柳明志。
“王爷素以大义闻名天下,别人劝不了王爷,柳翁出面应该能让王爷改变一些主意了吧?
如果王爷执意攻入宫中的话,末将也只好………..
所以,王爷如果不想看到柳翁跟皇宫共存亡的话,还请王爷放下兵刃,下令三军将士即刻投降。”
“大帅!”
“大帅!”
程凯几人也站在柳明志身边怔怔的看着柳之安一会,心思复杂的看向了柳明志!
“大帅!”
“大帅!”
柳明志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看着程凯几人复杂的眼神,愣愣的看向了方硕,沉默了许久将目光转向了柳之安。
“把本王老头子嘴里的绢布取下,本王要亲耳听他开口!”
方硕默默的地点点头,毫不犹豫的取下柳之安口中的绢布,小声的说道:“柳翁,能不能劝王爷退兵,希望可就全在您老人家的身上了。”
柳之安口中的绢布被取下,重重呼吸了几下,朝着宫墙下望去,看着目光冷厉的柳明志笑了笑。
“混小子,为帅者,焉能弃同袍生死而不顾。
不能为了老夫一人,而令数十万跟你出生入死的将士而不顾啊。
千万不要因为老夫的缘故而受到了掣肘!”
方硕猛然转头,目光骇然的看向了柳之安,不是这么说,你跟陛下不是这么说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