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狩獵好萊塢 txt-第1215章 得電池者得天下鑒賞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康涅狄格州,格林尼治北郊的庄园内。
时间是10月23日,周四。
西蒙夫妇在华盛顿待了三天,今天一起赶来纽约,白天西蒙忙于丹妮莉丝娱乐等方面的事情,珍妮特则专注瑟曦资本。晚间是维斯特洛家举办的一个小型酒会,主要招待华尔街的一些金融大咖。
别墅大厅内。
瑟曦资本负责对冲、投资和基金三大业务的三巨头马修·卡普兰、利昂·布莱克和劳伦斯·芬克、量子基金的掌门人乔治·索罗斯,高盛的CEO亨利·保尔森、再进一步已经成为瑞士信贷旗下第一波士顿总裁的比尔·斯普尔特、刚刚整合完成的纽约梅隆银行CEO托马斯·伦伊、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掌门人约翰·梅里韦瑟,等等。
再算上西蒙这个主人和负责维斯特洛公司的詹姆斯·雷布尔德,总计虽说只有二十多人,但如果有熟悉华尔街金融圈子的人看到这番场景,只会觉得泰山压顶。
以及,金融圈子肯定有大事又要发生。
当然有大事即将发生。
而且,真相其实也并不是那么难以猜测,肯定还是目前正值风云动荡的亚洲。
这些日子,西蒙一番联络之后,关于香港,该知晓的人基本都已经知晓,今天的这次酒会,就是不少人打电话试探之后,西蒙干脆邀请大家一起聚一下,算是统一达成默契。
说起此时正在针对亚洲的‘国际金融炒家’,索罗斯首当其冲,很多人甚至以为亚洲金融风暴就是索罗斯一个人干的。
实际上当然不是如此。
索罗斯只是被推出来的出头椽子,老头也愿意出这个风头。
除此之外,整个华尔街,高盛、摩根、雷曼、第一波士顿等等,乃至欧洲、日本的一系列金融巨头,其实一个都没跑,哪怕明面上没有直属的资本对冲部门,私下里也投资了各种各样的对冲基金,因此其实全部属于当下正在亚洲大杀四方的‘国际金融炒家’行列。
资本家是没有祖国的。
这段时间无论是亚洲,还是欧洲,乃至北美,大范围的金融动荡,各方都是伺机而动,哪里有利益就收割哪里,就像道琼斯的熔断级大跌,不只是瑟曦资本,很多美国本土的金融机构都获利颇丰。当然,同样也有机构因为押错了方向而巨额亏损。
赢了谁也不欠,输了谁也不怨。
各凭本事。
现在,西蒙·维斯特洛,乃至被亚洲各国视若仇寇的索罗斯,都突然转向,打算利撑香港,串联一番之后,大家又都看到了机会。
香港是一块肥肉。
这一点大家都清楚,如果能啃下来,都是盆满钵满。
问题是,所有人也都明白,这块肉不好啃,因为背靠中国大陆,稍不注意就会崩掉自己的大牙。
如果没有西蒙牵头,哪怕比较困难,大家齐心协力,还是要努力啃一下。
万一成功了呢?
然而,维斯特洛牵头之后,事情突然就开始变得有趣起来,同时,也简单起来。
香港不好啃,但,如果以香港作为棋盘,给那些实力远逊于华尔街的欧洲或亚洲资本,乃至众多不明真相只知道跟风的小型基金或散户投资人做个大局,一窝端掉,那也是盆满钵满啊!
因此,其实从前些日子开始,逐渐得到消息的华尔街诸位大佬就开始悄悄调转方向,清理空头,建立多头。
虽说最近这些日子香港股市因为亚洲整体的金融动荡而持续下跌,但实际上,华尔街很多大资本都已经不知不觉中完成了转向。
亚洲风雨飘摇之下,即使很多人看好香港金融市场不会被攻破,主流观念依旧相信恒指会下跌到10000点以下,甚至更低。因此,10月初的时候,看空者想要建立空头头寸非常不易,明知道会跌,没有太多人会傻到和空头对赌。
零和博弈的对冲市场,只有一些官方资本为了保持金融市场稳定会承接少量空头合约。
待到西蒙和索罗斯达成默契,又很快与华尔街各方完成串联,大家开始有意识地在香港金融市场上建立各类看多头寸,虽说引起了少部分金融资本的警惕,但在整个亚洲一边倒的形势下,这些多头被蜂拥肆虐的无数空头照单全收。
西蒙不知道其他各家具体情况如何,但只是瑟曦资本这边,这段时间围绕香港累计的各类多头头寸总规模就超过了60亿美元。
今天这次聚会,其实就是达成最后的默契。
准确说是日期。
10月29日,也就是下周三,维斯特洛体系和索罗斯将会一起宣告针对香港方面的投资利好。
然后,10月30日,周四,10月31日,周五,既是下周的最后两个交易日,也是10月份的最后两个交易日,同时也是10月份恒指期货合约的最后结算日期,包括中国那边,各方会一起动手,进行一次大逆转,最大程度托高恒指,将所有空头一网打尽。
大厅一角。
去年刚刚上任的高盛掌门人亨利·保尔森从西蒙这里得到确切日期,稍稍追问几句,就转向另外一个话题:“西蒙,韩国那边,能不能透露一下,你具体打算怎么办?”
如果说香港已经是达成默契的话,韩国方面,哪怕是酒会现场诸人,知晓西蒙布局的也是少数。
高盛显然例外。
现任财政部长鲍勃·鲁宾是高盛的上一任掌门人,西蒙想要完成韩国方面的布局,绕不开IMF,因此这件事对华盛顿不是秘密,对财政部不是秘密,对高盛,自然也就不再是秘密。
西蒙因此也没有对保尔森否认,而是道:“亨利,关于韩国,这次是维斯特洛体系的一次长远产业布局,你应该不会太感兴趣?”
亨利·保尔森摇头道:“西蒙,高盛的长期投资也有很多。”
“既然这样,亨利,只要你们愿意,这次可以一起加盟进来,”西蒙这么说着,稍微犹豫了下,干脆道:“我打算吃下整个韩国。”
“西蒙,这可不容易,”亨利·保尔森露出惊讶表情,略微思索,又道:“问题很多。”
“只要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亨利·保尔森道:“我对韩国也有过不少的研究,这是一个因为地理位置缘故在地缘政治旋涡中被周围大国围堵了上千年的国家,因此,韩国的国民对于国家和民族的独力性非常看中,有着很容易被触发的民族情绪,这一点你怎么解决?”
“坦白说,我最近就做了一次实验。”
“18日那次。”
“没错,”西蒙道:“如果你再研究一下,就能发现,韩国民众、韩国政府和韩国财阀,其实组成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三角形。”
亨利·保尔森琢磨了下,摇头道:“不对,这不是一个稳定的三角形。”
“我可没说这是一个稳定的三角形,”西蒙带着微笑:“我是说,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三角形,韩国民众、韩国政府和韩国财阀,三者之间其实是相互牵制的,只要利用好它们之间的矛盾,我就能吃掉这个国家。你知道,就是那种,幕后黑手。”
“呵,能感觉出来,西蒙,”亨利·保尔森也笑道:“你很喜欢当幕后黑手。”
“谁不喜欢呢。”
玩笑一句,亨利·保尔森继续道:“这个年代,想要控制一个国家,核心是控制这个国家的经济命脉,韩国那边,能算作经济命脉的,大概就是汽车和电子两项,当然,金融也必不可少。西蒙,高盛配合瑟曦资本涉足韩国的金融,剩下的汽车和电子,或者我没有看到的其他,你这边自己来,怎么样?”
对于韩国,西蒙本来就没打算独吞,说要整个吃下,本就带着和维斯特洛体系一干利益共同体一起吃下的意思。之所以到现在还低调保密,主要是为了避免自己看中的一些核心目标被人争抢。
高盛提前靠上来,西蒙也不拒绝,点头道:“没问题。”
亨利·保尔森却是没有满足,笑着试探道:“西蒙,其实我更好奇,有哪些我没有看到的?”
西蒙不会对亨利·保尔森毫无保留,但也不打算滴水不漏,说道:“亨利,其实,对于韩国的汽车汽车,其实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亨利·保尔森微微挑眉:“为什么?”
西蒙道:“亨利,难道你不觉得,一个已经持续了一个世纪的产业,应该算作夕阳产业了吗?”
亨利·保尔森摇头道:“西蒙,问题是,现阶段很多新兴国家汽车消费都还处在初级发展阶段,比如中国,以及东欧,乃至未来的非洲,我觉得,汽车就和电力与通信一样,属于刚需,淘汰是不可能的。”
“你的看法没错,亨利,但是,就说通信,一个世纪以前,远程通信依靠电报,然后,进入20世纪,电话开始普及,再然后,最近十年,移动通信和互联网开始崛起,这足以说明问题。汽车属于刚需,但在我看来,传统的内燃机车已经是到了需要进行变革替代的时机了。”
亨利·保尔森这次思索了片刻,还是只能摇头:“西蒙,我可没看到汽车产业出现变革的契机,你不会是说电动汽车之类吧?”
“为什么不能呢?”
“电动汽车的问题要比内燃机车麻烦很多,只是电池这部分……”亨利·保尔森说到这里,突然打量一眼面前的年轻人:“如果我没有记错,前两年,你好像拿下了IBM的电池部门,Recttery,对吗?”
“没错,”西蒙笑着承认,还赞道:“亨利,不得不说,你的记忆力很好。”
亨利·保尔森稍稍露出些苦笑,又道:“其实我恰好还知道,西蒙,你在中国的团队,近期也投资了一家蓄电池生产商,名叫比亚迪。”
西蒙再次点头,见纽约银行的托马斯·伦伊和乔治·索罗斯一起向这边走来,最后朝亨利·保尔森举了举杯:“亨利,如果你也看好的话,高盛接下来可以一起玩。”
亨利·保尔森看着转身迎向索罗斯两个的年轻人背影,突然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战栗。
因为他明白了这个年轻人的某些想法。
汽车是刚需,亨利·保尔森非常自信自己的判断,虽说已经持续了一百年,但,哪怕再过一百年,他也不觉得人类可以摆脱这一交通工具。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内燃机车不能被淘汰。
再想想这年轻人做过的事情。
短短十年不到时间,维斯特洛体系可谓以一己之力推动了互联网产业的发展,而西蒙,也正是凭借单独切下了互联网产业的一大块利益,成为这个世界上第一位万亿美元超级富豪。
这一点不难看出,创造一个产业,远比去争抢已经发展完善的成熟产业,涉及利益要多得多。
而作为一个人类未来一百年还可能是刚需的汽车产业,如果维斯特洛体系再以一己之力,实现电动汽车对内燃机车的替代式变革,这几乎和创造一项产业没有太大区别,而汽车产业所涉及到的利益规模,至少在此时的亨利·保尔森看来,要远远超过互联网产业。
如果完成这项创举,并且再次吃下其中的大部分利益,或许,这个世界上诞生第一个十万亿美元级别的超级富豪,都不是没有可能。
这样的野心,怎么能不让人震撼?!
再次看了眼开始与索罗斯两人谈笑风生的某个年轻人,亨利·保尔森一时忘记了对韩国的关注,下意识开始梳理维斯特洛体系涉及到未来电动汽车产业的一些可能布局。
西蒙近期在华盛顿游说的三个目标,亨利·保尔森也一清二楚,其中突破能源限制的可控核聚变,稍微想想,可不就是为电动汽车而准备?
只要可控核聚变实现,电力能源的成本将远远低于当下汽车产业使用的主流化石能源,这就直接让电动汽车拥有了大幅推广的基础。
不过,亨利·保尔森对于可控核聚变技术的短期突破并没有那么乐观,就说近期他同样听闻的维斯特洛家族打算资助的ITER项目,只是一个超大型的托卡马克实验装置,就需要建造十年时间,想要实现可控核聚变的成熟运用,哪怕一切顺利,至少也是三十年之后的事情。
想到这里,亨利·保尔森又难免自我怀疑,难道是自己太悲观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无论如何,既然西蒙·维斯特洛打算这么做,再加上互联网产业的成功先例在前,高盛完全没理由不跟随押注。
亨利·保尔森又很快抓住了一个关键。
电池。
没错!
对于内燃机车而言,石油是关键。而对于电动汽车而言,电力却不是关键,因为来源有太多种,发动机也不是关键,百年技术积累,这一点不是问题。因此,用于存储大量电力的可冲放电池才是关键。
完全可以想象,全球当下数以十亿计的内燃机车保有量,如果全部更换成电动汽车,对于电池的需求将是何等庞大。
因此,亨利·保尔森隐隐产生了一种感觉,将来的电动汽车产业,得电池者,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