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新黎爺的軌跡-第六十三章 骯髒的成年人展示

新黎爺的軌跡
小說推薦新黎爺的軌跡新黎爷的轨迹
七曜历1206年6月17日,中午,12时30分。
午餐时间。
凯恩公爵城馆,小型宴会厅。
作为四大名门之首,帝国内部仅次于皇室亚诺尔的超级家族,餐点的标准可想而知。
尤其是最近处于领邦会议时期,标准和规格都拉到顶级。
这么说吧,新VII班的一干人等,除了某位,其他人没一个能负担得起。
不过因为四大名门其中两名成员的邀约,新VII班又享受了一顿超规格的豪华午餐。
海上要塞的总司令级早餐,中午的大贵族午餐,某粉毛元气少女已经开始期待晚餐吃什么了,虽然她知道这样做不对,也知道晚餐大概率是回营地,但期待就是期待。
我家家小业小,没见过世面,不行吗?
看我吃个够本,反正这种牵扯到帝国两大派系的关键事务,也没我插嘴的余地。
确实关键。
办小宴会不过是赶上饭点,真正核心的议题是被黎恩等人抓回来的猎兵,以及后续相关事宜。
与会人等除了新VII班,还有艾尔巴雷亚代理当家,尤西斯·艾尔巴雷亚,海恩斯家三男,领邦会议事务官,具体负责人,执行人派崔克·海恩斯,铁路宪兵队少校克蕾雅·利维特,情报局所属特务米莉亚姆·奥莱恩。
考虑到这些人拥有,或者代表的,或明或暗的力量,谦虚点说——让半个帝国抖一抖不成问题。
最先发言的是米莉亚姆:
“我已经比对过情报局的资料库,没有符合的资料。啊啊,还以为只要是在大陆西部活动的猎兵团,我们都掌握了,是突然从中部或者东部转移过来,还是故意伪装成这样的?”
别看米莉亚姆平时大大咧咧的,但其实心非常细,对于情报的把握也很敏锐,加入情报局本身就足以说明她的优秀。
克蕾雅点点头,接着分析:“大概率是后一种,无论是从东部还是从中部,都需要先经过法典国,共和国,一点消息都没有的可能性太低了,还有他们的反应,不像是在陌生环境作战。”
“即便如此,范围也太大了些。”派崔克有些苦恼,“单是我知道的猎兵团就有二十支以上,再算上伪装,只会更大,需要更多,更精确的情报。”
“记得那些人在逮捕前有说过什么吧……”尤西斯望向黎恩。
黎恩转向亚修,后者呿了一声:“‘龙之布阵’,发动奇袭,我有听到。”
“你听得真清楚啊。”尤娜赞叹,不是风凉话,单纯是觉得自己的感知不如亚修敏锐。
“也就是说,紫色的猎兵还存在着某种对手,会出现在那种地方是为了向那个对手发动奇袭而进行某种迂回。”尤西斯眯起眼睛,“这样一来,就清楚多了,虽然还是存在谜团,但至少有了方向型,比如在审问的时候——可以交给你吧,米莉亚姆。”
米莉亚姆双手枕在后脑,姆了一会儿:“审问啊,我不是特别擅长呢,虽然有听雷克特说过要领。”
“那就让瑟雷斯坦也加入进来。”派崔克隐蔽的和黎恩交换过一个眼神,“他管过一段时间圣特亚克的治安,有经验。”
“帮大忙了,派崔克。”米莉亚姆感激道。
“干脆再大张旗鼓一点,办成铁路宪兵队和海恩斯家的联合行动,把消息宣扬出去,试探一下‘紫色猎兵’更进一步的反应。”黎恩又加了把火,这是他和克蕾雅约定好的。
“好主意。”米莉亚姆眼睛一亮,“来救人,我们可以抓更多,不来救人,潜伏起来对我们也有好处,只要领邦会议结束,人手就多出来了,就这么干吧,尤西斯,派崔克。”
“方法是好方法。”
“但是——”
两位大贵族对视一眼,各自看出对方的忧虑。
“现在的时间点,对我们同样敏感。”
“领邦会议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成为贵族的风向标,如果贵族们以为我们……我们……”
“你们就直说好了,贵族的处境很不妙,也许过不了多久,贵族就会成为历史。”亚修口无遮拦地打断了两人的斟酌。
“成为历史?”尤娜越听越迷糊——政治和历史一直都是她的弱项。
于是,一左一右地两名好学生,库尔特和亚尔缇娜开始给她补课分析,比如民众废除特权的意愿啦,内战失败的影响,帝国政府的压力等等。
尤西斯和派崔克则更加沉默,在其位,谋其政,学生的时候可以口无遮拦,做点破格的事,但既然成了公爵代理和领邦会议实质上的负责任,就必须坐在相应的位置上想事情。
克蕾雅对此早有预料,对黎恩使个眼色,黎恩心领神会,正要按照约定劝说,一直安静地坐在旁边喝茶的缪洁突然开口:
“的确,艾尔巴雷亚家和海恩斯家是贵族的风向标,但这里是海都,如果是风向标的话,凯恩公爵才是最大的那个,哪怕是代理凯恩公。呐,教官,你说我们将此事报告给那位的话,他会答应吗?”
黎恩:“……”
克蕾雅:“……”
尤西斯、海恩斯:“……”
沉默依旧是沉默,表情和气氛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米莉亚姆双手撑住桌子,唰地站了起来:“原来如此,现在的代理就是那个自己花钱制造列车炮,用来讨好正规军的老爷子吧,没记错就是最近交货……如果是克蕾雅的要求,他怎么会拒绝嘛。”
米莉亚姆的想法也是所有人共同的看法,说到底,这就是谁来背锅的问题。
尤西斯和派崔克承担不起这个责任,但巴拉德侯爵可以啊。那家伙在贵族,在民间的评价都是一塌糊涂,他是帝国政府养得一条狗的传言流传了不止一年。
说是他干的,不仅有人信,更不会觉得奇怪。
很简单的道理,正常人说话有人当真,傻缺说的话如果当真,难道你也是傻缺?
一想到这里,尤西斯就想笑,派崔克和黎恩已经在笑,最后克蕾雅也笑了。
笑得多少有点无良。
好处我拿,背黑锅你去。
看得少年少女们的脊梁骨一阵发寒,尤其是在亚修悄悄地解释清楚中间的原因后,寒意化成了共同的想法。
成年人的世界真是肮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