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天行緣記笔趣-第兩千一百九十八章 交手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天行缘记
在‘珊瑚岛’上的临时洞府内易天修炼了十几年,本来也是相安无事可没想到在此期间竟然发现海鳄龙再次返回此地。说起来他回来也是无可厚非的事,这里本就是其老巢,而且在他的洞府深处还有着硫磺云母的孕育之地。
怎么说都是一块风水宝地,就如此平白无故送出手也是肉痛。当海鳄龙返回时自然是发现了此处布下的阵法结界。对于他这般九级顶峰妖兽来说阵法结界不过像是纸糊的那般,而易天自然是通过阵法结界的预警第一时间察觉到对方的行踪。
出的洞府后飞至空中,很快便被海鳄龙察觉到了踪迹。这次不是二人第一次交手自然也无需再试探什么了,何况海鳄龙也早就将自己的底细摸清楚想来也是有所准备了。
双方一出手后便各自祭出了灵宝,易天倒是发现海鳄龙取出的一颗宝珠蕴含了无比强大的水灵力,和他的属性相得益彰又是在此大海深处的环境之下交手自然也是得了地利之便。
询问过兽君道人后才获悉这块珠子竟然是仙界灵宝镇海珠的仿制品。虽说只是仿制品可威力不俗,至少对于易天来说属性相克之下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十足把握击败对手。
待到兽君道人离去后易天又将呱呱大仙召唤出来了,上次交手之中也是从海鳄龙身上得了不少好处。既然得罪一次和一百次都没什么分别那干脆还是做事做全套了。
收到了自己的知会后呱呱大仙也不含混,神念伸出锁定住面前远处的海鳄龙。随即张开嘴巴对着他一脸猛吸三口气,空中好似有三个白色的气团径直飞入呱呱大仙的嘴里。三息后他打了个饱隔道:“他的气运之力不弱,我撒开膀子吞噬之下也只能取其三成气运而已。”
“少说废话速速将其消化炼化后回补于我,然后我会创造机会让你再来一次的,”易天沉声说道。
呱呱大仙闻言则是识趣的闭上了嘴,随即体内灵力飞快的运转起来将吞噬来的气运消化过后反哺给自己。
易天內视了下只见泥丸宫中自己元婴手上呱呱大仙虚影之中有道白色的气运正在缓缓流入自己身上。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感觉可作为合体后期顶峰修士的易天自然可以察觉到呱呱大仙吞噬而来的那些虚无缥缈气运之力正在不断的增强自身运势。
同时目光扫过远处的海鳄龙只见他浑身一个激灵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却又无从说起。气运无形无味遁藏于虚空之中只有靠自身感受才能察觉的出,而身为合体期修士对此比通常人更为敏感。
只是在交手的紧要关头海鳄龙也没工夫腾出手来对付呱呱大仙了,少倾手中蓄势已足后祭起‘镇海珠’对着易天这边径直袭来。
但见‘镇海珠’四周满是水灵力化作一道蓝色的洪流在空中划过,海鳄龙这是引入大量海水灵力灌入后才能激起如此大的阵势。
易天只觉得自己好似面对着滔天巨浪的袭击,那镇海珠在空中翻滚了几下后化作一道十数丈高的海浪照着自己的头上盖下。
一息后只听‘哗啦’声接连不断响起,蓝色巨浪直接把易天的身影吞噬了去。远处的海鳄龙先是面色一喜,随后神念伸出似乎是要查探易天的踪迹。可三息后脸上的轻松之色缓缓收起,取而代之的是无比惊讶的神情。
但见在蓝色的海浪之中有一点紫色的亮光忽隐忽现闪烁着,好似巨浪之中漂泊的渔船灯火。可正是这一点灯火任凭海浪如何拍打,始终在那晃悠着没有熄灭。
海鳄龙见罢双手急忙伸出再次结起印法后对准着‘镇海珠’点了下,嘴里喝道:“给我合上。”
原本从‘镇海珠’四周祭起水灵力化成的海水巨浪迎头盖下之后又被再次收回,与‘镇海珠’的四周百丈空间内形成一道蓝色的水域结界将易天死死围困在里面。
只是任凭海鳄龙如何出手都无法攻破易天的防守,那一点紫色的亮光始终是在蓝色的水圈之中飘忽着。
正当海鳄龙准备再次出手时,只见面前镇海珠祭起的海水包围圈似乎是有了变化。在原本紫色的火光所在的位置上突然出现了个巨大的漩涡,将这些海水都吸了进去。
而在海鳄龙纳闷之时在距离他背后百丈开外的空中突然现出道涟漪,随即破开了个一丈大小的口子来。内中蓝色的海水奔腾流出直接落入下方的岛屿之中。
紧接着在蓝色的海水中有一道紫色的灵光再次闪现起来,呼啸着穿出了那空间豁口现出易天的本尊来。海鳄龙大惊之下急忙操控神念想要收回‘镇海珠’。
‘噗嗤’一声,那空间豁口急速缩小将出口封禁了起来,海鳄龙见罢面色大惊他察觉到自己与‘镇海珠’的联系似乎被直接切断了。
倒是易天站在空中嘴角微微一抽不屑的道:“当年你实力强至准十级那般我都没有爬过,至今日你我修为已经拉开了差距难道我还会怕你不成,海鳄龙你千算万算还是太低估我了。”
海鳄龙闻言面色‘刷’的一下变得铁青,易天说的也没错。当年第一次交手之时他实力略强可因为受到真仙下凡后劫雷的影响以至于落败,而这次则是完完全全的败了。
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后海鳄龙头也不回直接朝着来时的方向径直飞去。他手中已经失了重宝,再打下去必败无疑。
可易天怎么会让他就这么轻易离去,左手一番取出阵法盘后朝着上面打入法诀。顿时联通海底地脉之中的八支遁龙桩有了感应疯狂的吸取海底灵脉中的灵力。
在四方海域三百里方圆内从海底下方亮出八道光束后汇聚至易天的头顶,而后化作一层薄薄得光膜将这方海域笼罩了起来。随着易天不断的操控起阵盘四周的光膜逐渐缩小最终压缩在了五十里方圆的位置,几乎是将‘珊瑚岛’笼罩了起来。
海鳄龙见罢面色大惊,这般施为不消多说是想将他留下来。身上遁光闪现后飞至阵法边缘,双手齐出祭出两道蓝黑色的灵光照着那阵法光膜上击去。
‘轰轰’两声巨响只见两道法术击中光膜后只让其微微抖动了几下便又恢复如初了。海鳄龙见罢面露讶色,他这两招虽然是仓促间施展但威力几何心中自然是异常清楚,没想到此处的防御阵法挨了两下后竟然纹丝不动。
待到他再想出手时,只见面前的阵法光膜却是猛地一闪往正中再次收紧了起来。这次大阵的笼罩范围直接缩小至十里方圆左右,吓得海鳄龙只得急急推后应对。
倒是站在空中的易天此时转过身来道了句:“呱呱你再出手一次吧,我估计他所剩的气运不多了。”
“好嘞,”说罢呱呱大仙转过身来对准远处的海鳄龙再次猛吸了一口。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一团拳头大小的白色雾气被呱呱大仙吸入嘴中,而后他点了点头道:“差不多我一共吸纳了他八成的气运,接下来需要段时间消化。”
“行,那你先回去休息吧,”易天吩咐道。
听罢呱呱大仙周身化作道灵光直接飞回了腰间的御兽囊中,见如此易天嘴角微微一抽笑道:“好了海鳄龙接下来我们该做个了结了。”
说罢身形在空中留下了个残影,本尊直接飞至海鳄龙身后百丈距离。自己的这般动作自然是瞒不过对方,海鳄龙警觉到易天动了,急忙转过身来打量了下开口道:“易道友今日之事是在下唐突了,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此罢手吧,那‘镇海珠’便送与道友了。”
“海鳄龙你这话倒是说的不尽人意,”易天却是调侃道:“你那灵宝‘镇海珠’已经被我收入开辟的须弥空间内,而你现在又被我困在阵中想要逃出生天绝无可能。这个时候你还跟我谈条件是不是有点过了。”
海鳄龙闻言面色微变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复,少倾周身一晃现出了原形张开嘴巴喝道:“那你是要鱼死网破了,我身为九级顶级妖兽也不是任人随意拿捏的。”
“这才是九级妖兽该有的风范,”易天笑道,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个可以试招的对手怎么可以就此轻易放过。刚才已经试验了精炼过雷炎紫焰的防御力,却不知道其攻击威能提升了多少。
手中紫霄盏祭起后伸出手来掠过正中的火苗取出一缕真焰,而后祭在食指指尖凝聚成一丝紫色的光点。
伸手一番将指尖的光点弹出后那点星光在空中急速放大起来,飞过二十丈后便化作道水桶大小的紫色火球。
在火球划过的虚空轨迹之上明显出现了道残留的痕迹,好似这处空间被撕裂开来那般。紫色火球在海鳄龙眼中无限放大起来,他急忙施展遁术抽身后退。可他一动那火球的速度也随之急剧提升,以超出海鳄龙自身遁速一倍以上速度准确地命中。
‘噗嗤’一声那火球也没有激起什么大的火花来,但是紫色的真焰直接点燃了海鳄龙的本尊。只听他嘴里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后,一道灵光从海鳄龙的额头位置遁出朝着后方激射而去。
易天见罢却是面大不屑之色,这里四周都被自己的阵法结界护住了,海鳄龙的妖婴即便是想要跑也无法突破这结界防御。
下一刻只见妖婴身上还残留着紫色的雷炎紫焰,那裹着真焰的妖灵飞至阵法结界边上一头扎了进去。易天面色微变只见雷炎紫焰强行将那阵法光膜破开,一瞬间将烧出了个拳头大小的窟窿来。
海鳄龙的妖婴趁机从中遁出,只是此时他身上的灵压波动急速落下似乎是被雷炎紫焰抽取过半。易天见罢急忙卸下阵法防御,伸手一指海鳄龙躯体上的真焰将其收回。然后一个纵身赶了上去,十息后便在空中截住了海鳄龙的妖灵。
只是此时他的妖灵已经被雷炎紫焰烧的面目全非,身上灵力开始急剧溃散起来。
手上一指将雷炎紫焰收回,易天随后目光转向海鳄龙的妖灵身上只见此时这妖灵已经被烧糊了。伸手将其接过后轻轻一捏便将这妖灵直接捏爆了。
回过头来易天则是飞回大阵之中检索起海鳄龙的本尊肉身,虽然被雷炎紫焰灼烧过但幸好自己收手快,整副身躯之中还有不少可以留存下来作为炼器或是血食之用的宝材。
将海鳄龙的残躯收入储物戒后易天又施法将迷雾困阵祭起把这四周海域再次笼罩了起来。
半刻后收拾完战场易天再次回到临时洞府内坐下,经过刚才一役似乎对于自己的本命真火雷炎紫焰有了些新认识。至少可以轻松将自己布下的困阵结界破除了去。
同时易天发觉今日最大的收获是经过十数年来修炼宗门秘术‘离火九变’却苦无突破至八层顶峰的迹象。但在刚才的一番交手之后却似乎找到了点契机,只怕再精炼上一次便可以提前完成既定目标了。
伸手结印打开了自己开辟的须弥空间,从中将那颗‘镇海珠’取出后拿在手中仔细端详了番。刚才兽君道人说过此物应该是仙界灵宝的仿制品,可内中也生出了灵韵正好留给他用。想罢易天也不多话直接将‘镇海珠’送入至兽君道人藏身的御兽囊中。
少倾便传来后者的声音道:“易道友果然好手段,我估摸着你本该还会花点时间的。这不算下来侃侃不到半个时辰就搞定了。”
“兽君道友谬赞了,我也不过是机缘巧合之下功法克制对方才能如愿将此宝收入的,”易天急忙回道。
“是不是机缘巧合我不知道,但从你的气息上可以发现这些年你也没耽搁修行,”兽君道人说道:“看来只要时机一到你进阶大乘期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