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初唐求生 起點-第699章梟雄沙赫巴勒茲鑒賞

初唐求生
小說推薦初唐求生初唐求生
周之翎听到没有摩柯末这个人,心中也放下心来,至少和吴欢有了交代。更重要的是,船上的那些本来资助摩柯末的武器,现在可以直接拿来和沙赫巴勒兹交易。
至于和麦加城交易,让柴绍交易就好。他带的波斯铁器很多,正好可以用上。
而周之翎自己携带的物品,舍不得在这里交易,毕竟不知道金耳城有没有带来商品,剩余的商品就变的异常珍贵。
舰队在吉达提留一个天,就往红海深处,苏伊士行进。
沙赫巴勒兹坐在苏伊士运河边上的沙丘上,他已经来了3天了,离和周之翎的约定最短的时间还有5天!
他为什么这样着急的来到这苏伊士运河口!因为他看到周之翎背后帝国的巨大能量!不仅是商业上的,还有军事上的。
他非常的清楚,自己赫赫的军功,让波斯皇帝库萨和对他的忌惮越来越严重,他不知道库萨和什么时候会对自己动手。
他必须要自保,自保的方式很多,要么非常的强大,要彻底放弃权利。放弃权利未必能保证自己和家族的安全。所以实际上,自保只有一条,就是让自己更加强大,让库萨和忌惮。
如何自己变的强大?那就是让自己拥有更多的精锐军队。让跟随自己的人,得到从库萨和哪里得不到的利益,这样这些人才会更加紧密的跟随自己。
第二条就是拥有一个强大的靠山,让库萨和对自己动手的时候,顾忌自己身后人!
这两条,实际上就是一条,就是和东方那个国家搭上关系。最好是那种库萨和深深忌惮的关系。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知道波斯自古掌握东西方的贸易。如果东方的国家,从海上运输,并且经过埃及进入地中海。那么,以后这贸易线再和波斯没有关系了。
在上次拍卖中,庞大现金流,让他吃惊不已。可以想象,经过埃及的货物,财富会庞大到什么程度?经过自己的领地,怎么可能不分杯羹?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庞大的舰队,出现在海天之际。他见识过罗马的战舰,什么三桨座战船,四列桨战舰,五列桨战舰,那些战舰根本不能与之比肩。当然自己手下的军舰也不过是渔船而已。
舰队在远处停下来,这些红海深的地方非常深,浅的地方却异常的浅,所以不能冒险靠近岸边,造成搁浅。
和沙赫巴勒兹的谈判一时半会能停的!于是周之翎和刘二牛,以及部队上岸驻扎。
在硕大的牛皮帐篷里,沙赫巴勒兹和周之翎寒暄之后。沙赫巴勒兹单刀直入的说道:“你们的武器我已经试验过了,我很满意,就是价格实在贵了点。”
周之翎知道沙赫巴勒兹是打破两人初次见面尴尬的话,咧嘴笑道:“贵吗?不贵!您要知道这些武器都非常的先进,特别是破甲方面,非常的优秀。
可以这样说,现在除了我们能提供这样的武器,再没有别家了。”
沙赫巴勒兹点头说道:“你们的武器是犀利,不过和这运河和驻军相比,我们损失的好像更多!”
周之翎见戏肉来了,淡淡的笑道:“如果我们的货都从这运河通过,这里的繁盛可期!不知道你有什么可以失去的?我到是觉得你会得到更多,不是么?”
沙赫巴勒兹:“本来这些货都是从波斯本土走的。如今从埃及走,波斯势必会断绝这商路。我这样做,背负的不仅是骂名,而且与整个波斯敌对……
只是减免500万银币,这对我来说太少太少了。这点好处对本王来说,损失大的多的多!”
周之翎见沙赫巴勒兹已经开始讨价还价,心中已经有了底:“殿下那么你要什么请开口!”
沙赫巴勒兹摸抚摸着胡子,他想要的东西太多,说出来又怕吓到这年轻人,于是说道:“此事不急,我们先用膳,为你们接风洗尘,然后再谈其他!”
他伸手拍拍手掌,一群各种肤色,穿着少而又少,就差一丝不挂的女人,捧着各种各种瓜果食物,酒食过来!
另一群女人在沙地上铺着的地毯上,跳起了舞!
这些舞姬大腿修长,身上没有一丝赘肉,都是万里挑一的美女,要命的是,她们只在隐秘处有点丝绸遮掩,其他地方只有少数的地方有金饰点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周之翎是久未近女色,在海上飘久了。俗话说:“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话虽然说的过分。
对年少未经过人事的人来说,3年不碰女人,见这样的舞蹈,也许只是口干舌燥,坐卧不安。
但对周之翎这样已经为人父的人来是确是一种考量。因为他知道女人的好处,或者说食髓知味。
他努力的把目光从这些舞姬身上离开,看着沙赫巴勒兹说道:“殿下,你的日子可不好过啊!虽然你在别人看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势滔天。
套用东方的一句话是,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等东罗马帝国内乱的时候,你好日子也就到头!”
沙赫巴勒兹做好了非常充分的准备,不仅打听到没有随行的女子,也打听到这支队伍有2个使者,所以才用这美人计骚扰周之翎他们。
不过现在他听到了一个令他十分意外的消息,罗马内乱?现在的罗马在希拉克略这个雄才大略的皇帝带领下,一反过去衰败的景象,让节节胜利的他,不久前在伊苏斯之战,还让他吃足了苦头。
这样的人带领下的罗马会发生内乱?打死他都不信,但在这东方使者言之凿凿,使他出现了怀疑!
他挥手让那些在阳光跳舞,已经流下汗水的舞姬们下去。
那些舞女如蒙大赦一样退了出去,一时间帐篷里安静的落针都听的到。
风从海面刮来,一股子海腥味,不过在炽热的沙漠上,非常的舒服。
沙赫巴勒兹喝了一口酒说道:“贵使你弄错了吧!现在的罗马在希拉克略的带领下,非常的强大,怎么会出现内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