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我的師門有點強 線上看-435. 這一次不一樣啊分享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纳兰德坐在凉亭里,他的背挺得笔直,如同松柏树一般。
他的左手拿着一本书籍。
并非什么功法典籍,只是一本故事话本,描述着一个在玄界修士眼里荒诞离奇、根本不可能发生,但在凡尘世俗人眼里却充满了传奇色彩、令人向往艳羡的故事。
他正看得津津有味,以至于旁边石桌上那价值连城的灵茶都彻底凉透了,也依旧不知。
纳兰德正看得有趣,不知觉的发出了一阵鹅叫声。
他的头轻点着,脸上满是喜悦的笑意。
然后,他伸手又翻了一页,很快又是一阵鹅叫声响起。
“掉个悬崖就能遇到仙人,然后吞服一颗朱果就能长生不老,真的是异想天开。”纳兰德笑着评价了一句,“出山后杀尽仇家满门,闯荡江湖时遇到的两情相悦的对象却是仇家当年阴差阳错躲过一劫的小女儿,真是峰回路转呢。……不过玄界哪有如此简单的故事,也就世俗那些无知之人才能想得出来。”
合上话本,纳兰德点了点头:“但故事的确有趣。”
他轻轻的将话本放在桌子上,只见话本封面上写着“仙缘(贰)”的字样。
在其下面还有一本,只不过书封被挡住,看不清全貌,只能依稀看到一个“壹”的字样。
想了想,纳兰德开口说道:“舒卷。”
“弟子在。”一名仪表堂堂的年轻男子,很快就来到凉亭前,恭敬行礼。
“你去一趟藏锋镇,看看这位作家的新作写完了没。”纳兰德将石桌上那两本书籍递给了这名年轻人,“如果写完了,就把新作买回来。如果还没写完……就把人带回来吧,红尘俗世诱惑与烦恼太多了,来这山上清修或许可以写出更好的佳作。”
或许已经不是第一次接到这样的命令,年轻男子面色不变,点头应是后就离开了。
纳兰德这才伸手拿起一旁的杯子,抿了一口茶水,但眉头很快就皱了起来:“唉,又浪费了一壶好茶。”
他有些无奈的放杯子放下,有心想将茶水全部倒了,却又有些舍不得。
最终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不作理会。
直到从身上又掏出一本故事话本,脸上才露出几分满意之色。
书册封面写着“霸道仙人爱上我(柒)”。
不多时,凉亭内又传来了一阵鹅叫声。
但这一次,纳兰德鹅叫声并未持续太久,就被一阵地动山摇般的震动感给打断了。
他原本喜逐颜开的笑容,随着书籍的合拢而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凝重之色。
没有丝毫的迟疑,纳兰德起身离开了凉亭。
而就在他踏出凉亭的那一瞬间,他背后的凉亭便已经随风消散,连带着身后一大片秀丽景色也跟着消失。
“出了什么事?”纳兰德低沉的嗓音响起。
很快,就让周围略微有些慌乱的情况得到了缓解。
一名藏剑阁弟子快速上前:“长老!洗剑池出事了!”
“损失程度如何?”纳兰德目光一凝,不由得露出了锐利的锋芒。
他并未询问洗剑池出了什么事,显然是早已知晓洗剑池必然会出事的,所以此时他询问的话语含义,便是洗剑池出事的程度是否严重。
不等这名藏剑阁弟子回话,杂乱声便又一次响起了。
不远处,开始有大量的剑修从洗剑池秘境内涌出。
这些人的实力并不强,基本都只是通窍境以及少数的蕴灵境,显然这些剑修的活动范围只局限于凡尘池。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些人才能够成为第一批撤离出洗剑池秘境的剑修。
但嘈杂声的响起,并不是因为这些剑修的出离。
而是随着这群剑修们冲出洗剑池秘境后,其中却还有不少人双眸通红、状似疯魔般的对着周围的其他剑修展开无差别攻击,甚至哪怕面对实力远超自己的剑修,他们都敢毫无畏惧的挥剑进攻,完全就是一副置生死于度外的状态。
纳兰德亲眼所见,有一名通窍境剑修被数名同境界修为的剑修刺伤制伏,可他被压倒在地时依旧还疯狂的挣扎着,根本没有丝毫停手的念头,直到最终被人击昏为止。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的状态显得相当的狂乱,赤红的双眸竟是让他这个地仙境大能都感到一丝心悸。
“这是……入魔?”纳兰德皱眉,“不,不对……如果是入魔的话,实力会有所爆发提升,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被制伏……这是心智受到干扰影响了?”
他皱眉思索着,身旁那名藏剑阁弟子也不敢开口打断这位长老的思考,只能急忙比划手势,让其他藏剑阁弟子下场帮忙制伏这些莫名其妙变得疯狂起来的剑修。但这些藏剑阁弟子也不敢下死手,毕竟他们也不知道这群剑修的背后到底站着一个什么样的宗门,若是三十六上宗送来历练增长见识的弟子,那么他们下手太狠导致对方被废或者死亡的话,那后续处理就会变得相当的麻烦了。
到时候,如果需要找替死鬼的话,还不是他们这些倒霉的弟子。
所以宁肯多劳累一些,又或者是受到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伤,他们也不敢将这些疯狂的剑修弟子击杀。
“是魔念污染!”纳兰德终于反应过来了,“别留手了!制伏不了就杀了!注意不要受伤!”
但纳兰德的提醒,显然已经晚了。
几名因为协助制伏那些发疯的剑修而不小心被咬伤、抓伤的藏剑阁弟子,突然间就摔倒在地,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声,然后开始疯狂的打滚起来。
“击昏他们!”纳兰德看到有其他剑修想要搀扶和治疗这些藏剑阁弟子,不由得怒吼道,“修为不够的人全部远离!”
因为这一次提醒得足够及时,而且嗓门也足够大,所以周围那些藏剑阁弟子也急忙出手,将这几名疯狂打滚着的藏剑阁弟子给击昏。只不过有一位摔倒的位置实在太远了,其他人根本来不及击昏,而周围那些实力不足的剑修也根本不敢靠近,只能选择远离,以至于这名突然倒地打滚的藏剑阁弟子很快就重新爬了起来。
只是,当这名藏剑阁弟子爬起来之后,他的双眸已经变得赤红起来,整个人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暴戾的疯狂气息。
“咻——”
锐利的破空声响起。
一把飞剑直接贯穿了这名藏剑阁弟子的眉心,不仅撕碎了他的神海,同时也撕裂了他的神魂。
纳兰德的脸色显得格外的凝重:“通知宗门!两仪池内封印着的怪物很可能已经破印而出了。”
在场的剑修们,基本都知道洗剑池里的两仪池存在一定的危险性,但他们此前却并不知道这个两仪池的危险性居然这么高。当然,这也是他们的见识与阅历都不够有关。
那些修为基本已经达到本命境、凝魂境的剑修,在听到“魔念污染”的时候,他们的脸上都变得煞白起来,连带着对那些状似疯魔的剑修下手也重了不少。
如果说之前他们宁愿拼着受点小伤,也不会下死手,依旧是以击昏为主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就是宁愿动手杀人惹上一身骚,也绝对不让自己被对方抓伤、咬伤了。
魔念污染,既然是污染,那么肯定也是会传播的。
而能够制造魔念污染的,唯有堕魔。
纳兰德已是半步道基,他的见识和阅历自然要比这些知道“魔念污染”代表着什么的其他剑修更高一些,所以他比这些人更清楚,魔念污染的传播速度其实是对一位堕魔者实力强弱的标准判断方式之一。
刚才那些藏剑阁弟子被抓伤、咬伤不过只是十数秒的时间而已,他们很快就被感染了,这种传播速度之快、污染之强烈,实在是远超他的想像。传闻当年葬天阁那位制造出来的魔念,传播污染速度都需要好几个小时,这也是为什么当初葬天阁的魔人一经爆发时,周边地区沦陷速度会那么快的原因之一。
毕竟等到开始大规模的爆发时,再想要解决问题难度就非常高了。
纳兰德此时的心情相当复杂,忧喜参半。
喜的是,魔念传播的毒性相当猛烈,十数秒就会彻底爆发,所以在场这些从洗剑池里逃出来的剑修不会出现漏网之鱼。
忧的是,魔念传播的毒性如此猛烈,那么也就意味着,从两仪池内脱困而出的那名堕魔的实力恐怕也是相当的可怕了。
随着纳兰德的出手,以及知晓了“魔念传播”的危险性后,这场骚乱很快就被镇压。
除了最开始因为不知情而被弄伤的那些倒霉鬼,后面就再也没有人受伤了。
相对的,伤亡率却也节节攀升。
逃出来的上千名剑修,便有数十人死亡,还有近百人在制伏过程中不幸被打成重伤,轻伤昏迷者更是超过两百位。
而在听到这组数字时,在场的剑修脸色都显得相当凝重。
因为他们很清楚,凡尘池的灵气节点可是有十万个以上!
星辰池,则是三百六十个。
虽然数字只是凡尘池零头的零头,但问题是从星辰池开始,敢于插手其中争夺的,必然是本命境修士。
而本命境修士的实力和背景……
纳兰德一想到这里,便顿感头痛万分。
他开始有些怀疑,宗门里同意让苏安然进入洗剑池,恐怕是宗门有史以来最大的一项错误决策了。
当镇压结束不久后,很快便有十数道剑光飞掠而至。
居中一名紫衫白发的老者,双目如雷的扫视了一遍现场,然后便望向了纳兰德,沉声问道:“洗剑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感受到沉重的压力扑面而来,纳兰德心中惊悸,但他作为此次洗剑池的看守长老,是全场职责及权力最大的人,因此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回答:“根据其他幸存者的说法,四天前整个洗剑池就被突然出现的乌云所笼罩,这片乌云最开始只是落下充满锐利剑气的细雨,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开始带有一种诡异的气息,我猜想那会的落雨便开始带有魔念了。”
“你猜想?”
“是的。”纳兰德点头,“这些剑修不过只是在凡尘池进行洗练而已,他们的眼光见识浅薄,很多事情都无法理解,所以我只能从他们的只言片语里进行推测,尝试着还原事情的真相。”
紫衫老者点了点头,道:“继续。”
“在这之后,他们很快就发现空气变得浑浊起来,很多人的状态都开始不太对劲,之后所有灵气节点也开始冒出黑色的气雾。这个时候,地脉和洗剑池内的灵气应该是已经被彻底感染了。”纳兰德叹了口气,“那些剑修们,应该就是在此时开始被魔念所感染。”
“而根据他们的说法,三天前整个洗剑池就彻底混乱起来了,里面发生了大规模的厮杀,伤亡相当的惨重。很多剑修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变成只知道屠戮的……”
纳兰德咽了一下口水,有些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魔人。”
话已至此,在场的人最弱也是地仙境的大能,领头这位紫衫老者更是苦海尊者,他们哪还会不明白纳兰德此话含义。
一个地方,如果开始大规模出现魔人,则意味着这个地方已经诞生了魔域。
而洗剑池秘境内诞生了魔域,换句话说就是洗剑池已经没了。
“为什么洗剑池会变成这样!”紫衫老者实在气不过,忍不住怒吼了一声。
“两仪池的封印,应该是被人破坏了。”纳兰德小声的说了一句。
很多剑修都知道位于洗剑池内最深处的两仪池,是有心魔的,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
但至少藏剑阁的人才知道,两仪池是有一个封印的。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只是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封印里到底封印着什么,因为当年他们找到洗剑池的时候,这个封印就已经存在了,很明显这是昔年剑宗自己布下的封印。而藏剑阁这么多年来,根本就没有找到关于洗剑池这个封印的相关记载典籍,自然也就不敢随意去解开封印,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因为洗剑池最多只能承受凝魂境的修士进入,而凝魂境化相期以上的修士,就无法利用灵气节点进行洗练飞剑,所以几乎不会有凝魂境化相期以上的修士进入。自然的,凭借那些初入凝魂境的剑修也不可能破开两仪池内的封印,所以藏剑阁久而久之也就没有再去理会这事了。
毕竟这么多年了,洗剑池从未出过任何问题。
“两仪池的封印从未有过松动,为什么会被破坏?”紫衫老者满脸不解。
每次他们藏剑阁自己内部打开洗剑池时,除了是给宗门大比优胜者的奖励外,同时也会安排人手进去查看洗剑池的封印是否稳固。而数千年来无数次的检查,这个封印始终没有松动过,以至于藏剑阁甚至下意识的认为,哪怕就算是玄界毁灭了,洗剑池的封印都不可能被破坏。
纳兰德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一次,苏安然进了洗剑池。”
紫衫老者神色一僵。
周围其他长老的脸色也都变得难看起来。
他们其中绝大多数人,此前根本不信什么天灾的说法,所以对于紫衫长老同意太一谷的苏安然进入洗剑池,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了。但如今听闻此事,这一次这些人想要不信邪都不行了——从未有过松动的封印,偏偏在苏安然第一次进入其中后,就彻底被破坏了,以至于其中的封印物都逃脱出来了?
这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而紫衫老者,眼神更是变得阴沉无比。
只是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