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天唐錦繡》-第一千兩百六十三章 窮途末路展示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渊盖苏文的禁卫军亦如唐军重装步兵一般,皆身披重甲、手持长戟,各个身躯高大勇猛精悍,此刻于王宫之外列阵,依托地利死战不退。唐军火枪、弓弩难以在远处对敌军实施杀伤,单纯以震天雷攻击消耗又太大,双方一度于王宫外的广场、附近民居农舍、官府衙门等处展开激战,反复争夺,战况瞬间胶着,双方伤亡骤增。
对于高句丽一方来说,时间是他们最为有利的,唐军主力大举撤退,只需他们前往追击的骑兵精锐返回,而后里应外合,即可将这一支唐军水师全歼。而唐军显然也知道这等处境,所以毫不留力,一上来便是狂风骤雨一般的猛攻,战斗瞬间进入白热化。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天唐錦繡 公子許-第一千兩百六十三章 窮途末路熱推
双方围绕着王宫展开殊死搏杀,火枪鸣响、震天雷轰鸣,箭矢如蝗血肉横飞,将这座辽东重镇变成一个惨烈至极的血肉磨坊。
……
王宫之内,渊盖苏文终于自眩晕之中清醒过来,只是依旧头痛欲裂。
他揉着太阳穴,强撑着坐在书案之后,听着文武官员汇报城内战况,待到听闻唐军一边怒叱高句丽军队藏匿于平民之中袭杀唐军兵卒,一边对手无寸铁之平民实施屠杀之时,气得他怒喝一声,一掌拍在桌案之上:“无耻之尤!”
他只知道此举必然是唐军栽赃嫁祸,以掩饰其屠杀平民之事实,实在无耻透顶,却浑然不觉高句丽守军驱赶平民试图冲击唐军阵列之行为,更为可耻十倍百倍……
又大臣痛心疾首:“高句丽乃宇宙之中,只可惜似孔子那等先贤大哲虽然生于高句丽之地,却未能传道于高句丽之国,更未能惠及高句丽子孙。若非当年孔子背井离乡周游天下传播儒学,又岂能有汉人振兴华夏衣冠,凌驾于天下诸族之上?可惜,可叹!”
一个白发老臣在一旁附和:“天不佑我高句丽啊!汉人如狼,四处侵袭,若今日城破国亡,他日吾高句丽之子孙将生生世世尽为汉奴矣!想我东明圣王肇始之初,崛起于玄菟郡,威名播于天下,兵甲威胜降伏宇内,怎奈落到今日这步田地?先祖在天之灵,怕是恨我不争,不能明目矣!”
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度,有着以无耻为寻常之传统,他们深谙“声高有理”之信念,认为任何事只要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说,即便虚假亦会成为事实,哪怕别人不信,自己也会信以为真。
时至今日,高句丽朝野之中不少人在鼓吹汉人王朝之奠基者乃是高句丽人,他们整日里不厌其烦的聒噪鼓吹,那些徒子徒孙们听得时间长了,自也深信不疑……
……
渊盖苏文眼皮狂跳,心内怒火升腾,若非此际大敌当前、岌岌可危,非得将这两个老儿推出宫门,枭首示众!
这两个混账东西,是在暗讽老子逆天而行,连祖宗也不保佑?
不过话说回来,那东明圣王高朱蒙乃是高氏王族的始祖,自己如今将高氏一族屠尽,老幼不留斩草除根,使其断绝血嗣,若当真魂魄有令,的确是要诅咒自己这个逆臣贼子的……
屏住怒气,渊盖苏文沉着脸,忍着头痛道:“剑牟岑何在?”
话音未落,便听得外头一阵脚步急响,先前还盔明甲亮的剑牟岑丢盔弃甲一身狼狈,进了殿内,“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放声痛哭:“王上,敌军势大,攻势猛烈,守军不能抵挡,已被敌军突破至王宫之外,王宫安危旦夕可破,末将死罪呀死罪!”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天唐錦繡 愛下-第一千兩百六十三章 窮途末路讀書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天唐錦繡-第一千兩百六十三章 窮途末路相伴
群臣惊呼一片。
外头枪炮声乒乒乓乓,喊杀声亦是时近时远,虽然知晓形势岌岌可危,但毕竟钢刀尚未加颈,危机感未免不足。此刻听闻剑牟岑之言,方才知晓唐军已然兵临宫外,说不得下一刻就能冲入宫内。
殿内文臣武将齐齐倒吸一口凉气,相互之间交换一个颜色,这这这……高句丽要亡了呀!
彼此都在对方眼底看到一些犹豫。
胆怯倒是没有几分,唐军可以杀守军,可以杀平民,但即便攻破王宫,亦不会将他们这些文臣武将逐一屠戮,毕竟这么大的高句丽被唐军覆亡,也总该需要官吏管辖地方、处置政务吧?
当然,想要得到唐军宽恕之前提,是绝对不能与渊盖苏文搅合在一块儿,越是对渊盖苏文表忠心,死得便越快。
因为等到唐军获胜,必然便是眼下身边之袍泽跑去唐军那边将渊盖苏文的心腹亲信一一出卖,以此邀功请赏……
然则在渊盖苏文面前,却是谁也不敢将心底所想流露分毫,渊盖苏文之暴戾,对于这些大臣来说比之唐军更甚十倍。
渊盖苏文没心思揣摩这些大臣是否忠心,他稳了稳心神,问道:“孤之禁卫军骁勇善战,就算不能击溃强敌,延缓其攻势总有可能吧?只要能够坚守两日,待到北击之大军回援,内外夹击,定能全歼唐军!”
这番话说得斩钉截铁,听得殿内群臣齐齐颔首,士气有所回升。只是渊盖苏文心里却悔得肠子都青了。
数十万唐军倾巢而来,更有大唐皇帝御驾亲征,这般浩荡之声势,平穰城能够保全已然是邀天之幸,自己为何又会昏了头,认为应当衔尾追杀一番,以此来提振自己的威名呢?
唐军虽退不乱,那些骑兵即便衔尾追杀,亦很难得到良机剿杀唐军,反而更像是一支卫队,沿途护送唐军归国……
最为严重便是将城内精锐军队尽皆派出,导致城中兵力空虚,结果唐军水师窥得良机,大举来袭,一下子便打在高句丽的软肋上。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尤其是敌军火油弹焚毁了“小长安”内的军械甲具,使得平穰城即便组织起一支军队参预防御,却也因为缺乏兵戈甲具不能发挥战力。这样的军队参预防御,除去为唐军填人头,又有何用处?
为今之计,就只能倚仗自己的禁卫军与那些乌合之众舍生忘死抵御唐军,能够坚守王宫,不让唐军再做寸进。唯有坚守至北边大军回援,才能扭转败局,转败为胜。
生死成败,再也不能掌握在他的手中,唯有听天由命,看看老天是否能够眷顾他这位高句丽至高无上的王者。
然而未等他整理思虑,便觉得眼前火光一闪,继而一声惊天动地的震响在耳畔响起,整座大殿地动山摇,所有活动的物品尽皆移位,茶盏、茶杯等物更是噼里啪啦碎了一地,好几位年老体衰的大臣更是一个屁墩儿跌倒在地,吓得凄声嘶叫,屁滚尿流。
“轰!”
又是一声震响,大殿的窗户被砖石碎木等等碎片击穿,不少直接激射入殿内,吓得所有人都趴伏在地。
渊盖苏文亦被剑牟岑与内侍自床榻上拽起,摁在地上以身体掩护。
渊盖苏文羞愤欲绝,想他堂堂高句丽之王,威重天下王权在手,如今却落得这般狼狈境地,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他一脚将剑牟岑踹远,怒叱道:“胆小如鼠!还不速去外边看看发生何事?”
“喏!”
剑牟岑赶紧爬起身,猫着腰去到殿外,须臾回转。恰在此时又是一声震响连着地动山摇,刚走到门口的剑牟岑一跤跌倒,连滚带爬的来到渊盖苏文面前,带着哭腔道:“王上,大事不妙!唐军以火炮强攻,禁卫军不能挡,眼下宫里处处燃起大火,唐军已经攻进来了!”
“啊!”
殿内大臣一听,哪里还顾忌渊盖苏文之残忍暴虐?一个个犹如战神附体、勇悍无论,纷纷起身。
“王上,臣下虽无缚鸡之力,可国难当头,岂能龟缩于此?当与强敌同归于尽!”
“说得极是,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还赚一个!”
诸人口中说着慷概激昂的话语,脚下不停,猫着腰冲出大殿,自去唐军面前跪地乞降、摇尾乞怜。
渊盖苏文岂能不知这些人的心思?只气得一口老血喷出,胸口沉闷略减,挣扎着起身来到墙边抽出宝剑,怒眦欲裂,大声道:“存亡之际,休要效法那等贪生怕死之徒,但凡有一丝勇气,且随吾杀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