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第二百九十章血寺明王,隱藏禁地熱推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明月苍茫,天河浩荡。
荒凉戈壁连着雪线群山,冷泉叮咚汇聚万溪奔流。
天河水府,北疆州禁地,原本就地处偏远,在人族神道建立,边民搬迁到辰灵山下后,更是闭府修行不问世事。
若不是那雪山之巅,天河两岸大大小小上古神魔雕像不时回荡神秘声响,谁也想不到这种荒凉的地方会有大量妖物修行。
夜风卷起雪沫,一道婀娜身影突然闪现立在山巅,额头一枚菱形晶石,静静看着天边露出一丝鱼肚白。
如果张奎在,就会发现这个少女,正是青州西南妖乱时认识的半妖少女傅钰。
呼~
风声响起,旁边忽然出现一身着僧袍的小妖,满头白毛,眼睛血红,却是一雪貂成妖,身后还甩着大尾巴。
“傅师妹…”
僧袍小妖眼中满是好奇,“听说你和那神朝张教主是旧识,他当时没吃你?”
傅钰哑然失笑,“他又不是妖,吃我做什么。”
天道轮回,随着张奎声名响亮,其在底层妖族中也成了个一天要吃三只妖的魔王。
当然,随着神朝建立,这个迷信被破除,但在这偏远的天河水府内,却依然流行。
僧袍小妖抓了抓脑袋,一脸的疑惑不解,“听说对方传来消息要上门,各位坛主连夜商议,水府内人心惶惶,难不成要对我们动手?”
“师妹,你既与他相熟,到时可要求个情,放我一码。”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從殺豬開始修仙笔趣-第二百九十章血寺明王,隱藏禁地分享
半妖少女傅钰微微摇头,“那人心性凶狠,况且当时非敌非友,哪有什么熟人之说,放心,波那罗坛主与其关系不错,应该是有其他事。”
“只是我总有预感,天河水府的宁静,今后怕是不再了…”
说着,扭头看向了身后天河,幽水静谧,山边古老神魔像下,全是大大小小的寺院,而最大的一处寺院,灯火通明持续了一整晚。
大殿之中,百米高的妖佛雕像浑身金鳞,三眼獠牙,面色狰狞,眼睛淡然低垂,仿佛看着脚下众生。
大大小小的蒲团上坐着身着僧袍的妖物,相貌各异,气息飘渺浑厚,只是一个个眼中都带着焦躁不安。
“龙华坛主…”
一名眉须皆白的狼妖语气有些不好,“你当时说我等只需交好,便可免去打扰,怎么那人又要登门?”
天河水府没有府主,各寺庙设佛坛,坛主由大乘境担任,曾经仙道盟约中的四目僧人波那罗正是龙华坛坛主。
波那罗微微摇头,“我也不知对方来意,不过诸位放心,天河水府已与神朝达成协议,张教主此行或有他事。”
“那可不一定。”
一名双头蛇妖嘶嘶吐着蛇信,冷笑道:“听说天阁群妖集结,显然是有大动作,况且阴间的事大家都已知道,如今只有我们还未归附,那人怎么会安心?”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喧哗能。
“说的没错,那黑河水府缔结互不侵犯协议只比我们晚一些,那人还不照样动手。”
“此言有理。”
“依我看,不如归降?”
優秀都市小说 從殺豬開始修仙討論-第二百九十章血寺明王,隱藏禁地鑒賞
“说的什么胡话…”
看着殿内一片混乱,四目僧人波那罗一声叹息,闭目不再说话。
他心中也有忐忑,仙道盟约中,元黄与褒无心对张奎言听计从,只有他碍于身份,越来越远,况且阴间之事一出,仙道盟约有同于无。
张奎会不会动手,他还真没把握。
就在这时,一声佛号忽然响起,随后殿内出现了一身影,浑身血色,临空盘膝而坐。
众人一惊,连忙弯腰点头,“参见明王…”
……
长风浩荡,旭日东升。
张奎骑着肥虎腾云驾雾,任由脚下云海飞速后退,一边悠闲拎起酒壶喝两口,一边盯着前方若有所思。
这世界从来就不安稳,天道混乱,所有人都在自保。
人族几代王朝摆弄神尸,就连禁地也各有底牌,互相防备。
之前没办法,但如今神朝若要专心清理阴间,就要先将后方隐患排除。
神尸已成护法神将。
四洞之中,将军墓和石人冢镇压着都天魔旗,已经破坏。
虿国的荒兽卵成了死物,正被三眼巨人摆弄培育阴兽。
灵教孤悬海外,据褒无心说,有可能失落在阴间妖君殿。
而五水府中,靖江水府有偷来的龙珠,已在他手中。
澜江水府佛母被炼化。
黑河水府的幻梦青铜镜不可妄动。
云梦水府水神被灭。
只剩下这天河水府,依旧情况不明。
他此行目的,正是要搞清楚此事,因为对方当时给面子,所以他也就孤身登门,先礼后兵。
不多时,已到了北疆州连绵雪山,从高处向下望,天河仿佛巨大明镜,倒映着蓝天白云。
一道身影伴着黑烟陡然升起,却是四目僧人波那罗,礼貌拱手淡然说道:“张教主大驾光临,请随我来。”
言语间,已见生疏。
张奎微微点头也不在意,原本就是临时盟友,如今大事重要,哪有那么多计较。
跟随四目僧人落下云头,就见天河旁边一座座寺庙内传来无数目光,张奎淡然一撇,所有目光顿时消失。
“张教主请随我来。”
四目僧人波那罗带路,领他来到了最大的一处寺庙内。
张奎抬眼,只见十几名大乘境妖族僧人肃穆垂首,脸色淡然。
这些家伙什么意思?
张奎正好奇,就心神一动,看向了大殿,里面有个深远磅礴的气机,竟然也是个距离成仙只差一步的妖物。
熱門玄幻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愛下-第二百九十章血寺明王,隱藏禁地
淡淡红光一闪,一个身影已经出现在大殿外,却是一身着红袍,三眼四臂,头戴血色毗卢帽的古族老僧。
这个世界,妖物可化形,但上古流传下,还有许多古老种族,通常有人型异象,或三头六臂,或青面獠牙,或身躯巨大,被称为古族。
传说人族也曾是古族一支,但实力弱小数量众多,渐渐不被承认。
“张教主,久仰大名。”
这古族老僧微笑点头,“老僧乃孔雀佛国血毗卢寺僧首,那迦。”
那迦明王?
张奎眼神微眯,他曾听元黄说过,孔雀佛国也有众多禁地,血毗卢寺就是其中最强的一个。
不过和神州不同,孔雀佛国境内人族稀少,大多是一个个古族部落联合,崇尚佛法,奉各个禁地为主。
这家伙来干什么?
这时,旁边的四目僧人波那罗微微点头,“张教主,我天河水府与血毗卢寺渊源深厚,教主有什么可与那迦明王说,他的意见,我们都会遵从。”
“哦…如此也好。”
张奎面色淡然,心中冷笑,原来这天河水府是血毗卢寺的分支,手伸的却是够长。
两人进入大殿内,石门轰隆隆闭上,唯有妖佛雕像斑驳,一点灯光如豆。
“张教主莫要误会。”
头戴血毗卢帽的老僧淡然微笑,“我等一心修习佛法度身,对神朝毫无敌意,教主此行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商量。”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张奎也不废话,沉声说道:“神朝如今要面对天地大灾,身后不能再留后患,天河水府可有镇压物,若是有,立刻解除,今后若想在神州结界内立足,必须登陆户籍。”
“还有…”
张奎眼神变得森然,“你是如何偷偷进入神州结界,必须把话说清楚!”
原本只是要解除天河水府隐患,但对方竟然与旁国禁地勾连,那就不能留情。
更可恶的是,那迦明王这么一个高手偷渡,太始竟然没有发现,必须将这个漏洞堵住。
那迦明王沉默。
张奎眼中杀机越来越盛。
“张教主莫要生气。”
那迦明王叹了口气,“张教主所说,我等都能答应,天河水府就此撤出神州,镇压物与此地阴间寺庙有关,也会一并带走。”
“我是从阴间横渡而来,只因此殿佛像藏有佛骨,才能遮掩通道波动。”
原来如此…
张奎微微松了口气,神州结界虽然暂时拦不住大乘,却能监视其动静,甚至发动阵法镇压,出了问题可就是大事。
就在这时,那迦明王又忽然开口,“张教主,这些都不是问题,只是老僧有一事相求。”
张奎眼神淡然,“讲!”
那迦明王缓缓抬头,眼中带着一丝期盼,“他日,若教主能登上月宫,修复仙门,还请放我等通过。”
“仙门?”
张奎眉头微皱,忽然想起了阴间月亮轨道上,那个巨大的青铜门。
“没错。”
那迦明王神色有些激动,“此乃天地大秘,也就不瞒教主了,阴间星空,诡异莫测,唯有通过仙门,才能通行各界。”
原来是这样…
张奎恍然,他还以为那只是个装饰物,没想到还有这作用。
孔雀佛国依托禁地传承万年,看来这老僧知道的不少。
随即张奎就想到一个问题,沉声问道:“你们要去往何处?”
那迦明王犹豫了一下,“不瞒张教主,我们曾挖出古寺遗迹,上面提到,星空深处,有无量佛土,孔雀佛国数千年来,都在为此忙碌。”
佛土?
大概是和无寂天一样的东西吧…
张奎若有所思,“这大道混乱,邪魔滋生,我听说你们在坠仙山弄出一具千手佛尸,毁了大半佛国,就没想过,佛土,可能已经沦为魔土了么?”
“当然想过。”
那迦明王脸上露出一丝苦涩,“但我等也没办法,仙路断绝,佛土不显,此间注定沦为地狱,教主有雄心逆转乾坤,我等只求度己。”
“好个只求度己!”
张奎眼神变得冷漠,“可以,但佛国禁地必须配合我重整阴阳两界,若能做到,到时去留随意。”
那迦明王沉默了一会儿,一脸为难说道:“佛国势力错综复杂,老僧怕是做不了主,教主还请见谅。”
没达成条件,那迦明王却也没多留,当即就率领天河水府举家搬迁,从阴间离开。
两日后,天河水府人去楼空,张奎命太始打开阴间通道,只见一片古寺残垣断壁,所有东西都被搬得一干二净,唯独剩下了一座孤零零的镇魂塔。
元黄在一旁冷笑道:“怪不得老府主同样修佛,却从不和这帮人打交道,天地大劫,我等奋力一搏,他们却在旁边打着算盘。”
张奎面无表情,“道不同,不相为谋,到时自有因果,说不得日后,我神州怕是要举世为敌。”
“举世为敌又如何?”
蛤蟆大尊拍了拍肚皮,气哼哼说道:“邪神都不知惹了几个,还怕他们这些杂碎,到时若敢拦路,一并打成灰灰。”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愛下-第二百九十章血寺明王,隱藏禁地讀書
褒无心看了看周围,“天河水府撤离,教主,是不是轮到三山了?”
张奎却摇了摇头。
“不对,还有一个,神州无人知晓的禁地…”
…………
沙洲,戈壁,风沙滚滚。
龙骨神舟高空飘荡,忽然阴风呼啸,落下了十几道身影。
元黄看了看脚下,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若不是教主提及,我等还真不知道这里竟然藏着个禁地。”
蛤蟆大尊抓了抓头,“地下海水府,这帮家伙躲这么深,必有图谋。”
没错,张奎可不会忘了,他在沙洲镇杀蝗魔时,偶然发现的禁地。
当时实力弱小,避之不及,如今清理神州,却不能放过。
“你们待着,我下去一探。”
张奎交代一声后,顿时冒起黑烟,驾着冥土石棺不断深入地下。
虽然土遁地行之术早已学会,但毕竟没有冥土石棺方便,视野清晰。
在深入地上上千米后,眼前顿时一片蔚蓝,大大小小的盲眼鱼群巡游,甚至还有鲸鱼一类的巨大生物。
张奎换了水遁继续前行,很快就发现了那座水府,阵法灵光闪烁。
“这里…”
张奎立刻觉得有些不对,这里竟然没有任何生命气息,但上次明明感觉到有大妖潜伏。
没有任何犹豫,张奎挥手破开阵法,一座镶嵌在巨大岩层中的水府出现在眼前,虽然不大,却亭台楼阁层叠,甚是精巧。
张奎提起警惕进入,却发现里面一片狼藉,盆盆罐罐撒了一地,不像是遭难,更像是临时撤离。
张奎眼神有些古怪,难不成这帮家伙会推演之术,知道自己要来?
但很快,一个东西就吸引了他的视线,那是一副石雕地图,不仅有天元星四洲大陆,还做了标注:
西洲大陆,写着幽朝。
北洲大陆,写着蛮土。
南洲大陆,写着祸洲。
东洲大陆,原本写着大乾、鬼戎和孔雀佛国,但却被加上了神州结界边框,特意标注了神朝。
不仅如此,几块大陆海洋中心,还画了大大小小的怪兽,有巨龟,有神殿,也有粗大的触手,甚至还有张奎获得紫色放射性煞光的古洞,画了个大大的剑柄。
而一条星轨地图上曾见过的地下水道,连着海眼,将所有大陆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