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一九八一年討論-第七百七十四章:捱罵看書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一年
黄瀚曾经是实验小学、实验小学中长跑冠军。
是扬州地区中、小学生中长跑记录的保持者,速度那里是一般人可比?
他几个大步就赶上一个人贩子一脚踹翻,大笑道:“不仅仅怂,还跑不快,太渣了!”
成文阁腿长跑得比黄瀚还要快,他三拳两脚又打趴下一个后再接再厉,继续追。
黄瀚不放心,担心人贩子狗急跳墙伤到成文阁,也追了上去,口中大叫: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防止人贩子用刀,咱们尽可能用脚踢不让他近身!”
成文阁此时跟黄瀚一样,也觉得手打疼了,道:“明白,用脚踢好,免得手打破了!”
逃跑的那个人贩子身高不超过一米六五,体重没有一百三十斤,一米八六的成文阁一步顶他一步半,他哪有可能跑得了?
这小子识相不跑了,直接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束手就擒!
这时车站广场的群众都反应过来,都参与围追堵截,三个妇女也没能跑得了。
痛打落水狗是中国人的最爱,人贩子们的遭遇可想而知。
火车站广场哪有可能没警察?
但是由于黄瀚和成文阁下手快,从开始到战斗结束总计用了四五分钟而已,三四个民警跑步过来时,三女九男十二个人贩子已经全部被逮住。
不对,不是全部逮住,因为有六个倒在地上根本爬不起来,也不知道是真受伤了,还是怕被群殴故意装死。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一个中等身材的民警问道。
一个看清楚了全部过程的群众兴奋道:“便衣警察抓人贩子!”
另外一个目击者喝彩道:“民警同志好样的,人贩子太坏了,就该直接打趴下!”
一个群众踹了地上躺着的人贩子一脚,道:“坏蛋,活该,被打死才好呢!”
中等身材的民警见那人还要踹,连忙喝止。
一个中年民警看了看被打趴下的人贩子,认为把犯罪嫌疑人打成这个样子很不专业,疑惑道:
“同志,你们是哪个单位的?”
黄瀚道:“上海外国语学院的大一学生成文阁见义勇为抓捕人贩子,在场的人民群众都是目击证人。”
这时一个年轻的警察认出了口罩已经跑丢的成文阁,兴奋道:
“真的是成文阁,我认识你,看过你演唱《冬天里的一把火》和《故乡的云》。”
群众们光顾着打人贩子了,此时才发现见义勇为的青年居然是上过春晚的成文阁,立刻鼓掌叫好。
“真是成文阁,没想到他不仅仅歌唱得好,还会武功!”
“成文阁好样的!”
“那你更应该认识黄瀚和陆瑶!”成文阁指着黄瀚他们对那个年轻民警道。
“认识认识,呀!你是黄瀚、你是陆瑶!”
“怎么没人认识我呀?”跟在后面一个劲儿按照相机快门兴奋得满脸通红的萧蔷不乐意了。
年轻警察道:“你是,你是,我肯定见过你,就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萧蔷!”
“对啊!我应该记得的,那时我们还说祸起……”
“哈哈哈……”陆瑶顿时笑翻了,萧蔷一脸黑线。
年轻警察连忙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口无遮拦了。”
十几分钟后,火车站广场派出所内,所长热情地握住黄瀚的手,道:“谢谢!万分感谢,我会上报局里表彰你们见义勇为的壮举。”
黄瀚道:“用不着客气,维护治安人人有责,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陆瑶道:“你们聊,我和萧蔷去出口处,王慧玲她们应该到了。”
所长问道:“你们是来火车站接人?”
“是啊!接三个女同学。”
“小王,你陪陆瑶去广播室。”
那个年轻民警立刻大声道:“是,陆瑶同学请跟我来。”
五分钟后陆瑶的声音从广场喇叭中传出:“请某某某次列车的乘客王慧玲、张倩、刘晓莉注意了,火车站派出所有人在等你们!……”
黄瀚右手缠了绑带,那是他打人时太狠,拳头破皮了,派出所的民警小姐姐非得帮黄瀚包扎。
小姐姐太细心太温柔了,包扎了十几分钟,看得萧蔷直泛酸水。
王慧玲三人来到派出所时,分局的几位领导已经带着干警接管了被逮住的人贩子突击审讯。
局长和教导员、派出所所长正在跟黄瀚几个聊天。
王慧玲一眼就瞧见了黄瀚被包扎的手,立刻跑了过来,眼看着就要掉眼泪。
黄瀚赶紧活动活动手指头,笑道:“破了一点点皮,其实根本用不着包扎。”
“骗人,我都听陆瑶说了,人贩子有十几个,他们还动刀了。”
“哪有十几个?我的手不是被他们捅伤的,是打他们时一不小心弄破了一点点皮!”
局长居然认识王慧玲,见她一脸关切,心里直嘀咕,这个黄瀚究竟跟谁是一对儿啊?
他道:“我做证明,黄瀚的手确实只是破了一点点皮,你用不着担心。”
不知怎的,每每瞧见王慧玲黄瀚总是想到原本轨迹和她同学、同座的时光。
追求王慧玲时正是十九岁,心中那份期待、那份忐忑、那份甜蜜无法形容。
然造化弄人,有感情基础的俩人被她父母棒打鸳鸯。
每每回首往事,黄瀚都检讨自己。
初恋时不懂爱情,太自我,太要面子,太自以为是,如果拿出死缠烂打的狠劲儿,王慧玲父母肯定无可奈何。
归根结底都是黄瀚的错,故而今生重来,黄瀚总是细心呵护着她。
黄瀚柔声问王慧玲道:“你肚子饿了吧?待会儿咱们就去吃饭!”
“我不饿,我害怕,你以后别这样了好不好?”
“我这不是故意逞英雄,而是赶巧了,你放心,这种机会真的不常见!”
局长看了看表道:“时间不早了,黄瀚,我强烈要求请你和同学们吃晚饭。”
天已黄昏,又激烈运动了一场,黄瀚肚子还就真的饿了,见局长表态请客,他推辞道:“你们的经费太紧张,用不着客气。”
“不是客气,是我和同事们特希望能够请你们喝一杯!”
所长也道:“我们所里本该下班的同志都在外面等着呢,他们都想和你们一起吃顿饭。”
黄瀚想了想道:“行啊!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你说。”
“一起喝一杯完全可以,但是必须我来请客,要不然我们这就准备走了。”
“这怎么好意思?你们今天见义勇为帮了我们大忙,我们应该表示感谢才对!”
“别客气,表示感谢的方法多种多样,你们经费紧张,请客吃饭不是你们的强项。
让我来,你们应该知道我的专辑卖得很好,钱不是问题!”
所长道:“这怎么好意思?”
局长是个明白人,眨巴眨巴眼明白了,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咱们说好了,晚上不用上班的同志,有一个算一个都去。”
所长特高兴,道:“好嘞!我们这就通知下去!”
于是乎,离火车站不太远的一家“事竟成宾馆”开了四桌,有点像大学生和公安干警联谊的宴会热闹非凡。
来喝酒的分局、派出所的公安干警居然都认识黄瀚、成文阁等等。都乐滋滋来吃这一顿。
只不过绝大多数同志来不了,只有已经下班并且今天不加班的才有这个机会。
黄瀚多会做人,跟分局和派出所的领导、干警聊得欢,五十三度的“青花瓷”干掉十几瓶。
期间有当值的干警来报告,经过突击审讯,初步判断这是一个特大拐卖儿童的犯罪团伙,各抓捕组已经分头行动了。
局长兴奋得一拍大腿,道:“这是个大案子,有搞头!黄瀚,你们见义勇为的事迹没几天就能见报!”
黄瀚指着成文阁道:“我无所谓,关键是外语学院那一边。”
“我们总局肯定要给你们的学校发函要求表彰你们几个,由于你们警惕性高给我们创造了破大案的条件,你们学校应该给你们记大功一次才合理。”
黄瀚自己没想着服从分配,他甚至于没想好大学毕业后干什么?但是不能排除成文阁他们分配到政府部门当干部。
立功是要记录进档案的,以后有利于成文阁、萧蔷、陆瑶分配、提干,黄瀚当然乐得如此。
他举杯道:“好!那等大功告成之时,我们再请诸位喝庆功酒!干!”
“干……”
“哈哈哈……,这个大案相当于破了一多半,你的这顿酒咱们喝定了!”
“我们从小就崇拜军人,崇拜人民警察,能够有机会跟你们喝酒三生有幸!”
“这话听着太暖心了,黄瀚我单独敬你一杯。”
“客气了,应该是我敬你才对!”
“那咱们都别客气共饮一杯!”
“一杯哪里够?必须三杯,这“青花瓷”是咱们三水市一等一的佳酿,入口甘醇,喝多了也不上头。”
“我们喝过,知道这是好酒,来来大家都满上!”
黄瀚跟局长附耳道:“马上过年了,我让人在你车里放了两箱“青花瓷”,不成敬意!”
“你这也太客气了,我……”
“啥也别说了,看得起我们就喝痛快喽!”
“你们都是天之骄子,能和我们打成一片,我们不胜荣幸呢!”
“那就再干一杯!”
“好!干……”
黄瀚刻意跟分局领导、干警处关系没有白费心机,人家用心了。
没几天,新民晚报头版头条刊登了几张精彩的照片,照片主角是成文阁、黄瀚,内容像武打片电影的镜头。
这当然是萧蔷抓拍的勇斗人贩子的现场。
标题是大学生见义勇为,力擒十二个犯罪分子。
有关于案情说得很模糊,因为还没有结案,跨省抓捕行动还在继续。
市局的公函发到复旦大学、上海外语学院后,成文阁、黄瀚、萧蔷、陆瑶真的被学校记大功一次。
那是因为市局不仅仅肯定了黄瀚几个见义勇为的壮举,还指出由于黄瀚几个在火车站抓住十二个人贩子打开了破案缺口。
使得这个疯狂作案几年犯罪分子几十人的团伙宣告覆灭,被解救的妇女、儿童一百多。
不仅于此,这一起拐卖妇女、儿童的大案让高层震惊,全国布署针对打拐的“春雷”行动即将开始。
但是华校长和谢书记很不高兴,他俩把黄瀚叫去办公室关起门来很批。
为什么?人贩子的命能跟大学生比?
他们担心黄瀚有个好歹影响研发电动自行车的进度,担心复旦大学的高材生被人贩子伤害到。
但是同学们不这么认为,特别是女同学。
谁不爱英雄?出色出众能文能武的黄瀚、成文阁再一次成为了偶像。
大学生,特别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不应该文质彬彬么?不应该是手无缚鸡之力么?
他俩怎么可以赤手空拳打倒九个拿刀子的犯罪分子?
成文阁和黄瀚威猛的形象甚至于颠覆了很多人对大学生的认知。
不少人晓得了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也有能文能武一个打赢五个的另类!
王慧玲虽然长得小巧玲珑,但是比陆瑶和萧蔷大两三岁。
当天晚上回到小洋楼,已经把全部经过都弄清楚了的王慧玲心有余悸,她很不客气地指责萧蔷和陆瑶。
怪她们多事,犯罪分子多不胜数,用得着她们分析那群人是不是人贩子?
万一那九个人贩子都是亡命徒,都敢一起摸出匕首乱刺,成文阁和黄瀚有没有可能被人家杀了?
王慧玲以前最是柔弱,性子是学习小组里最好的,从来没和谁有过口角。
今天一边数落萧蔷和陆瑶还一边抹眼泪,搞得黄瀚觉得自己已经倒在人贩子刀下……
斗嘴从来不认输的陆瑶一反常态,没有帮萧蔷,还跟着王慧玲一道数落萧蔷爱惹事。
萧蔷当时兴奋得很,一个劲儿拍照,现在过了兴奋期,回想起来开始后怕,面对王慧玲的指责一声不吭。
黄瀚也检讨自己,认为真的犯不着逞英雄。
事实证明成文阁曾经说过永远保护自己,那是说到做到,万一那帮人都敢扑上来捅刀子,勇往直前的成文阁恐怕真的很危险。
不但要对自己负责,更加要对忠于自己的成文阁负责任,以后这种后果无法控制的事儿坚决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