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狩獵好萊塢 txt-第1208章 聽起來就很低端鑒賞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华盛顿西北,波托马克市豪宅聚集的威廉斯堡富人区一处庄园内。
暮秋时节。
早起后被珍妮特拉着在铺满厚厚落叶周遭红黄相间树影斑斓的庄园小径间散步,优哉游哉,直到七点半才返回别墅,开始用餐。
八点钟,吃过早餐,珍妮特去梳妆换衣,西蒙来到书房。
尼尔·班尼特短暂出现,稍稍交代一番昨夜洛杉矶那边的事情,西蒙只是表示知晓,就不再理会。
其实本可以更简单地解决掉,甚至,哪怕让杰米·斯皮尔斯发起诉讼,也不可能对西蒙产生太大影响。要知道,三年前赫斯特家族那么一闹,在公众心目中,西蒙早就没有了太好名声,也就根本不怕来上这么一场诉讼。
世界就是这样,对于好人太过苛刻,稍有瑕疵就是百般责难,而对于坏人,特别是地位很高的坏人,容忍度也就特别高,干出什么事情都是理所当然。
然后看热闹。
而且,维斯特洛家族的私人情报网络在杰米·斯皮尔斯发难当晚就黑进了对方的电脑,拿到了剪辑前的音频证据。哪怕斯皮尔斯并不算太蠢地很快删除了那些音频,但只要FBI上门搜查,该有的东西还是会出现在那台电脑里。
最终只会被证明是一场闹剧。
西蒙没有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处理,除了给斯皮尔斯一个不会再有反省机会的教训,还有,就是震慑。
以及最后,就当是‘实战演习’。
维斯特洛家族暗中养了那么多人,如果不经常给他们找点事做,时间长了,就如同一只长久没有打仗的军队,很难说还有什么战斗力。
等尼尔离开,西蒙接通与中国那边的视频通话。
陈晴出现在电脑屏幕中。
这是提前约好的一次电话会议。
不过,接通之后,陈晴照例没有直接谈正事,反而一副八卦的语气,兴致勃勃地说起一些琐碎:“老板,那个秦不醉很有意思呀。”
西蒙也不急,靠在皮椅上听陈晴巴拉,笑问道:“怎么了,哦,我记得上次你说,她回国了?”
陈晴声情并茂:“是啊,她返回国内,直接就带着两位外国女侍回了四川老家,说是给去世的外公外婆扫墓祭奠,很孝顺的一个姑娘吧?”
西蒙知道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微笑着等待陈晴继续。
“但实际上,这是个女基督山伯爵哦,回去是复仇的,”陈晴饶有兴致地稍稍抬手比划着,说到这里,还稍微停顿卖了个小关子,才又接着道:“扫墓祭奠外公外婆是真的,但也是幌子,她带着两个外国妞在老家的小镇上等了三天,终于把她母亲和……嗯,算是名义上的继父等过去了。”
“然后呢?”
“然后就是打架呀。”
西蒙一脸无趣:“听起来就很低端。”
陈晴笑盈盈道:“不是,老板,你想象一下,一对很漂亮的母女完全不顾形象地扭打在一起,啧啧,不够刺激吗?”
这么说着,陈晴还变戏法一样,摸出一张照片展示到镜头前。
照片里明显是一对并肩而立的母女,穿着按照中国那边的标准,也算时尚。
不过,看表情,明显又都有些不自然。
好像被人强迫一般有些畏缩又有些讨好的摆拍,其中母亲看起来三十多岁,脸蛋白皙,长着一双诱人的桃花眼,外表和秦不醉有几分相似,而且都是一米八级别的高挑个头,不过,女人却有着一种好似弱不禁风般的柔婉气质。
旁边的女孩十四五岁的模样。
明显又不是秦不醉,想来应该是同母异父的妹妹之类。
看照片,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绝色女人会不顾形象地与自己女儿纠缠厮打。
稍微想想,还真挺刺激的。
对面的陈晴故意没有对照片过多解释,只是眨着眼睛暗示般提醒道:“哦,对了老板,放心,母女俩脸蛋都好好地,没有被抓花,秦不醉脖子上倒是被抓出了几道,不严重,留不下疤的那种。”
西蒙终于带着点好奇:“为什么打架?”
“这才是最精彩的部分呐,”陈晴就差手里多一块惊堂木了:“先说这一家的姓氏,秦不醉姓秦,她的亲生父亲姓郑,那个继父姓张,她母亲姓卫,哦,就是这个,名字叫卫慕,”陈晴说着又展示了一下刚刚女人的照片,然后小小转了下话锋:“但秦不醉的外公却姓关,提问,老板,你猜猜秦不醉是跟谁的姓氏?”
“外婆。”
陈晴一脸惊讶:“老板,你怎么知道呀?”
“你就只剩下她外婆没说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陈晴恍然,感觉自己失策地吐了下舌头,接着道:“所以,只看这些姓氏,老板你就不难猜到其中有多少故事了。”
“长篇就算了,我可没那么闲。”
陈晴顿时露出幽怨小表情,一副老板你怎么可以没兴趣的模样,巴拉道:“我最近几天了解了这……嗯,应该是关家的事情,都想让锦书做一部电视剧了,一点不会比那部正在筹备的《大宅门》差。”
西蒙稍稍拖长声音:“嗯……”
陈晴立刻回到正题:“名义上是回去祭奠外公外婆,实际上,她就是回去报仇的。秦不醉的外婆三年前因病去世,虽说不算直接,但其实是被她女儿整天上门大闹给气的,秦的外婆去世后,她外公只隔了一个月也走了。原因是为了一套首饰。”
说到这里,陈晴端起旁边的水杯啜了下,润了润喉咙,才接着道:“老板你不听过往可惜呀,秦不醉的外公,关家,在解放前可是四川的一个大军阀呢,有钱有势,后来哪怕经历了很多事情,还是留下了一些东西,其中就包括秦不醉外婆的一套首饰,老两口因为和女儿有嫌隙,又宠爱外孙女,卫慕两次出嫁都什么没拿到,打算全部留给秦不醉当嫁妆。”
西蒙见陈晴又要开始卖关子,顺着她语气:“然后呢?”
“以前没什么,那年代有钱没钱都差不多呀。卫慕虽说生气,也忍着。大概三年前,卫慕的那个二婚丈夫,本来在机关工作,打算辞职下海做生意,现在中国流行这个嘛,然后就需要钱了。卫慕被丈夫怂恿,再加上自己也觉得亏,就不断上门去闹,把老两口气死了,秦不醉在亲戚帮助下埋了自己外公外婆,离家出走,直到前几天才回去。”
陈晴说着,又是稍稍停顿,才接着道:“卫慕听说女儿回来,恰好她那个下海开纺织厂的丈夫生意遇到了困难,正被银行催债,急需钱,就带着一大帮人去抓秦不醉。如果不是秦不醉故意带了两个外国女侍,估计那女人会把自己女儿抓住卖掉,当然,还要先榨出那些首饰。结果,因为现场有外宾呀,担心出现国际争端,警察很快就出现了。老板,你不知道哦,秦不醉开去的那辆林肯越野都被砸了,那边小地方,没人认识这车,小妮子明显是故意的,今天刚刚做过评估,全部修好要一百多万,卫慕和她姓张的那个丈夫全部家底卖掉都赔不起。”
这么讲完了经过,陈晴稍稍吊了一下自家老板胃口,再次举了举那张照片:“呐,这就是赔偿啦,一对儿。”
西蒙不置可否,他喜欢收集漂亮女人,但也拥有相当高的免疫力,闻言只是点了点头,转而道:“好了,故事讲完,说正事。”
陈晴听自家老板这么说,也不纠缠,收敛起表情,拉过旁边一个厚厚的文件夹,接着道:“老板,中国这边,广电部的那份限期改革通知,你应该已经看到了吧?”
西蒙点头。
还是关于中国内地电影行业的影院联网和院线改革事宜。
前些日子还在中国时,陈晴就提过,那边可能趁着他人在大陆时推出相关文件,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些年最严重的一次‘维斯特洛效应’发生,导致西蒙不得不离开亚洲,随后的周五,中国广电部就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推进电影行业院线机制改革和影院计算机售票联网的指导意见》政策文件。
文件的核心只有两条,中国所有县级及以上城市影院,必须在1997年12月31日之前,完成院线组建,同时实现计算机联网售票。对于到期未完成改革的影院,作为惩罚,从1998年开始,将不再提供引进片拷贝。
没错,惩罚条件是不再提供引进片拷贝。
看似有些古怪,实际上也是无奈。
主要是地方上如果坚持不进行整改,因为各省都有自己的制片公司,其他省份制片厂又能提供片源,还涉及到诸多影视从业者的饭碗,广电部也很难做出太强制性的惩罚。
然而,进口引进片,现阶段只有同样正在进行整合的中影集团能够提供,又是广电部能够控制的。而且,虽然每年只有十部,但近些年进口片在国内电影市场上却占有很大份额,因此,如果面临这项惩罚,中国各地经营状况本就不好的很多影院根本无法承受,只能进行改革。
说起来,曾经的中国,直到2003年才彻底完成了院线制改革。这一次,不可否认,确实是在西蒙的不断发力下,整整提前了六年时间。
不过,之所以能够成功,还是因为这些改变并没有触及中国影视文化领域的某些敏感问题,比如审查或分级之类,而仅仅只是经济层面的产业结构本身的改变。中国那边,做出这些改变之后,该拍什么类型的电影,电影如何审核,想要上映如何整改,乃至哪些片子不能上映,依旧完全是自己说了算。
至于涉及到维斯特洛体系更密切利益的提高引进片配额之类,西蒙当初都提也不提。
因为很清楚,WTO之前,注定徒劳。
因此没必要做无用功,还会让双方都不愉快。
曾经的历史上,2003年,中国票房最高的影片《手机》也只有5300万票房,全年没有一部破亿电影,而2004年,全部完成院线制改革之后,只是一年就冒出了《功夫》、《十面埋伏》和《天下无贼》三部破亿大片,这其实就是产业规范化之后的力量。
影院想要偷瞒票房或许不容易了,但,稍微有些脑子的人都应该明白,这是一件双赢的事情。
对于这件事,西蒙只是和陈晴聊了聊锦书院线。
第二批分布在中国各地核心城市的20家旗舰影院明后两年陆续落成之后,算上最初的两家,基本可以组成一条全国性院线。当然,限于中国的行业法规,还是只能与中影合作。
再然后,就是第二件事。
“我今天白天刚刚参加过邮电部的会议,最新决议是,中国电信将进行再一次剥离整合。首先,以中国电信的香港分公司作为依托,成立中国移动,主营移动通信业务。剩余的中国电信,将再次剥离出固定电话业务,组成全新的中国电信公司,运作模式将类似于移动,先在香港成立分公司,然后通过融资将各省资产分批置入。不过,这次的中国电信,在固话业务基础上,将主要大力发展网络宽带业务,而且并不急于上市,而是先进行一次私募融资。另外,在我们的美国在线和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之外,还会引入一批香港投资者,融资规模提升到30亿美元。”
书房内。
西蒙听陈晴大致介绍完,对于突然多出了一批香港投资者丝毫不感到意外。
当前局面下,这一招也算一举多得。
点了点头,西蒙问起了另外一个关键问题:“这次先置入的资产是哪些省份地区?”
“暂时还没定下,”陈晴说着又笑起来:“上次IPO没信心,害怕失败了担责任,都是不情不愿。这一次可是你争我抢呢,都有人找到我这里了。不过,大概和上次一样,第一批暂时只会置入三四个省份,不会太多。”
西蒙也露出微笑:“我猜猜,至少,江苏一个,浙江一个。”
陈晴弯起眼睛:“老板真聪明。”
“还有广东吧,位置特殊?”
广东紧邻港澳,可谓最大的开放窗口。
陈晴估计是想到了什么好玩场面,差点笑出声来,掩着嘴:“今天恰好说起呢,现场就有人吵起来了,说广东上次已经占了那么大便宜。而且,那边也不缺钱,就算第一批名额拿不到,他们的宽带网络建设也不会落后,其他省份就不一定了。”
西蒙稍微想想,也是理解。
还是钱的问题。
先被置入的省份地区,肯定首先拿到钱,也就能更早更快发展相关业务,反之,一步落后,步步落后。再加上已经有上次的成功在前,这次各方面肯定都会尽力争取。
不过,西蒙大致能够判断。
除了内定的苏浙两省,剩下一两个名额,基本上也都会是经济实力排行前列的省份地区。如果太偏远落后,眼下给了钱等于是浪费。此外,京沪等地也不会列入,除了特殊的政治经济地位,还有就是,和陈晴话语里被人跳出来反对的广东一样,都不缺钱。
又谈了一些细节,紧接着,第三件事。
关于香港。
方案基本确定,恒指10000点左右,西蒙和索罗斯公开力挺的同时,香港金管局也会出手,目前已经悄然筹集了150亿美元资金,全力确保港股10000点不失。
说起这个,陈晴倒是聊起了一些题外话:“老板,最近我拉上林素一起在恒指9500点押了3.7亿美元规模的多头呢,万一亏了,我可是要哭鼻子的。”
3.7亿,哪怕按照10倍杠杆计算,也是3700万美元本金。
不算多,也绝对不少。
西蒙一点不可怜,笑着道:“亏了也是自找的,谁让你玩内幕套利。”
陈晴又撒娇,稍微向镜头前探了探身子:“肯定不止我一个呢,我本来想着至少能押5亿,好不容易只建了3.7亿美元仓位,说明其他一些资本也涌进来了,半个月前,可根本没有多少人敢看多港股。”
西蒙无所谓:“这样更好。”
能得到消息的资本,地位都不会太普通,大家一起看多,西蒙这边联合其他人对于恒指10000点的守护只会更轻松。最后损失的只会是那些消息不够灵通的中小规模基金乃至散户,都是倒霉蛋。
这其实就是玩家和棋子的根本差别。
这件事谈完,陈晴又说起维斯特洛体系在中国建立生命科学研究所和相关领域奖学金的事情。
西蒙上次抵达京城那次私宴之后,事情也被开了绿灯。
再就是,伊格瑞特旗下在线支付工具Ypay进入中国的事情,同样得到了响应,目前伊格瑞特中国团队已经开始与中国那边指定的工商银行方面进行磋商,预计将成立一家工行51%控股伊格瑞特这边持股49%的中国第一家在线支付公司。
初步商定,工行负责监管,伊格瑞特承担运营。
各司其职。
最后,则是韩国的事情。
对于韩国本土,西蒙暂时还没有太多实质性动作,而中国那边,维斯特洛体系的资本已经开始尝试与事先被锁定的一些韩资企业开展收购谈判,目前洽谈最顺利的是位于山东青岛的一家现代集团投资的港口机械公司。
现代集团急需套现资金,堪称腰斩式的大甩卖。
不过,更重要的其实还是在韩国国内。
接下来,待到韩国政府无法支撑,再次向IMF求助,西蒙打算同时让陈晴带一个团队过去,与IMF方面一起,争取更多对维斯特洛体系更有利的条件,陈晴很早就开始准备,不但了解了大量关于韩国方方面面的资料,现在就连韩语也是张口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