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大數據修仙 愛下-第兩千五百五十八章 擅長煉器嗎讀書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面对冯君的问题,千重真仙有点迟疑,她沉吟一阵发问,“可以推演气运吗?”
“抱歉,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实力,”冯君摇摇头,很干脆地回答。
他心里有点嘀咕,推演气运的话,颐玦真仙就是出身太虚的,你不问她反来问我?
不过对方这么神秘,又有点自说自话的感觉,他也就不会多话。
千重真仙面色一整,沉声发话,“若是我姚家重新出世,三位愿意如何支持?”
颐玦闻言,忍不住看卫三才一眼,“三才真尊,你真是卖得一手好队友!”
卫三才却是干笑一声,丝毫不以为意,“颐玦仙子,实情我肯定是要跟他们说的,两家几万年的交情呢……可他们如何决断,我就管不了啦。”
突然间,瀚海真尊出声了,“冯山主要的只是一场交易,支持出世什么的,这不合规矩。”
看得出来,他是对卫三才这种行为有点不满,所以才破例开口。
“多谢大尊回答,”千重冲着他点点头,又看向冯君,“冯山主的意思呢?”
“我支持瀚海大尊的说法,这只是一场交易,”冯君沉声回答,想一想之后,他又表示,“姚家隐匿数万年,当有自己的考量,我想不出两名真仙为何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千重真仙闻言微微一笑,“说得不错,但你也只是金丹真人,凭什么质疑真仙的决定?”
颐玦闻言,有点不高兴了,“那我是元婴巅峰,总可以回答吧?我们不参与世家出世。”
“颐玦仙子,你是宗门修者,”千重真仙柔声回答,“我们最在意的,是冯山主的态度。”
“这么确定我不是宗门修者吗?”冯君闻言笑了起来,“好吧,不管是什么修者,我的态度是,不会轻易参与各家势力的战斗,尤其我们还不熟悉。”
他本来想说,自己是绝对不会参与站队的,但是想一想颐玦就在身边,瀚海真尊对他也不薄,所以终究没有说得那么绝对。
“好吧,姚家人喜欢听实话,”千重真仙笑了起来,“那么接下来,可以有个熟悉的过程……我们的秘术没有永固型的,遮蔽的程度越高,就越需要随时补充,这一点你理解吧?”
冯君看一看别人,发现大家都不说话,只能点点头,“这确实比较符合我的认知,只是上古姚家声名在外,也许会有意外的惊喜。”
“没有意外,”一直不说话的残生真仙出声了,“所以我们希望,能跟几位一起去灵木道的地盘,随时可以补充秘法,必要时还能助拳……至于交易条件,结束之后你们看着给就好。”
颐玦出声表示,“一次性谈妥就好,就算需要补充,也无须你们紧随。”
“颐玦仙子显然小看了灵木道的手段,”残生真仙正色发话,“诸位相信我姚家,找了过来,姚家就不能辜负你们的信任,肯定要跟着走一趟……所以才会有这场见面。”
“跟着走……好吧,这也无妨,”颐玦不是很在意这个,她在意的是,“先约定报酬。”
“提前说报酬……也许你们会觉得我们提得高,”残生真仙沉声回答,“事情结束之后,你们才会更认可我们的报价。”
“这个不需要,”冯君摇摇头,“既然找到了你们,你们开价就是,我不会还价。”
“姚家不出世太久了啊,”千重真仙轻喟一声,“这种合作方式,以前明明是很流行的,现在怎么就行不通了吗?”
颐玦忍不住看卫三才一眼,“三才真尊,这真是姚家人吗?该不该谈价……您说句话。”
“肯定是姚家人,血脉感应,我还是弄不错的,”卫三才无奈地回答,“至于说谈价与否,还是你们自行协商,我帮哪边都不好。”
冯君终于出声了,“要跟我们走,那也只能是残生前辈,千重前辈就多有不便了。”
“不便?”千重真仙闻言笑了起来,“你这边也有坤修,哪里来的不便?”
“前辈莫要开玩笑了,”冯君一拱手,正色发话,“您都说了,灵木道的监测手段不可小觑,您觉得……您的大尊真意,躲得过去吗?”
“嗯?”颐玦讶然地看向千重真仙,“这是大尊?”
“我就说嘛,有什么地方不对,”卫三才一拍大腿,恍然大悟地表示,“在元婴高阶面前,初阶怎么敢这么多话!”
瀚海真尊藏在白雾里,别人看不到他的反应,不过他还是轻哼一声,“你真不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卫三才的眼睛一瞪,“我要是知道,现在不过哈哈一笑,你奈我何?”
他心里挺郁闷的,居然被姚家的真尊骗了,其实他对姚家现在还有没有真尊,都是持怀疑态度,只不过姚家已经是惊弓之鸟了,他也不可能强邀姚家的真尊出面。
“好了,都是我的主意,”千重真仙轻咳一声,上下打量冯君两眼,“原本是想搞清楚,小友的推演能力,有没有传说中那么高,没想到还能窥破我的根脚……真尊也不如你呀。”
卫三才有点无地自容,瀚海真尊却是忍不住轻哼一声,心说我还真有些怀疑,若不是要给姓卫的面子,只需稍微试探一下,你还真瞒得住我?
不过这时候,再说什么都有输不起的嫌疑,他也只能郁闷地哼一声。
颐玦稍微楞了一下,就接受了这个结果——毕竟她也只是元婴巅峰,又不是出窍大尊,然后她非常耿直地发话,“大尊确定不会触发告警吗?”
千重真仙微微一笑,“若是没这点把握,我何必自告奋勇陪你们前往?”
優秀都市异能 大數據修仙 txt-第兩千五百五十八章 擅長煉器嗎閲讀
冯君的眉头又皱一皱,“前辈可否明示,为何一定要跟我们前往?”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千重真仙不答反问,“你可是能推演出我的真正根脚?”
冯君沉吟一下回答,“若是说大尊的身份,我已经明了,不过您自己不说,我也不好直言,至于说大尊有哪些手段,我还没这个能力推演。”
他本来连“知晓身份”都不想说,省得对方生出忌惮,不过想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也是知道分寸,”千重真仙点点头,然后沉声发话,“你说话实在,我也给你一个清楚的回答,一来是……确实需要随时补充手段,二来嘛,也是想看一看何谓真正的妖孽。”
她抬手一指,“瀚海道友……玄水门三千年以来第一真尊;颐玦仙子……自创神通的天琴第一元婴;冯山主……史上第一金丹!你别说话,先听我说完。”
“光是冯山主的话,我也未必会前来,但是你们三个能凑到一起,还是以你这金丹为主,我怎么可能不生出好奇之心?”
顿了一顿,她又是幽幽地一叹,“而且姚家嫡脉尚在的消息,终究不愿意传出去,可是我又不能灭掉你们的口,所以也只能前来看一看,能不能找出一个解决的办法。”
瀚海真尊闻言,忍不住冷冷发话,“我并非碎嘴之人,这消息我已经知道一百多年了。”
“我知道,”千重真仙淡淡地点头,“也就是那姓斯的家伙已经死了,否则少不得要给他点教训……好奇心太强,不是什么好事。”
瀚海真尊忍不住轻咦了一声,“你还真知道,是什么人打听到的消息?”
卫三才说猜到了传话的人,他压根儿就不信,因为传话的那位根本就是个散修,跟他有一番渊源,但是别人不可能知道。
“上古姚家,自然要当得起‘上古’二字,”千重真仙傲然回答,“此前我们并不知晓,但是瀚海道友你把经过说得那么清楚,若是我们再推演不出,还好意思再顶着“姚”姓吗?”
瀚海真尊沉默一阵,才又点点头,“果然好手段,我是做不到。”
千重真仙深深看他一眼,“能直面且承认不足,玄水门果然又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然后她又看向了冯君,“我之所以不跟你谈价钱,是想事成之后,跟你私下达成一些合作……姚家虽然不出世,但是也需要一些机缘,我不希望错过这些。”
她说的私下达成合作,自然是姚家子弟用化名前来,冯君不但要接收还得帮着隐瞒。
冯君先是一愣,然后一拱手,苦笑着回答,“承蒙前辈看得起,小修觉得非常荣幸,不过……我们只是需要遮蔽一下气息,支付一些奇珍异宝不行吗?”
“呵呵,”千重真仙气得笑了,“可能我有点不合时宜,不过你以为,‘上古’两个字,真的能随便挂在嘴上?想请我姚家出手人的多了,如果没有他俩,光你一个都不够格。”
颐玦蓦地出声,“一株六星月桂点灵树,够不够?”
“呦呵,”千重真仙讶异地看她一眼,然后笑了起来,“果然大手笔,不过我说了,既然是合作,我们能做的,应该不仅仅是遮蔽气息……反正到最后,看我们做了些什么吧。”
颐玦还有点不服气,但是最终,她只是递给冯君一个疑问的眼神。
冯君想一想,然后点点头,“那好吧,对了,不知前辈是否擅长炼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