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討論-433. 夫君一定會很高興的展示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紫云剑阁的这名中年男子,在身边两名同伴瞬间逃跑的那一刹那,才终于听到石乐志的解释。
这个时候他再想要逃走已经来不及了。
一道黑色的剑气,猛然破空而出。
剑气的速度之快远超他的想像。
几乎是他转身到一半的时候,黑色剑气就已经将这名紫云剑阁的中年男子斩成两瓣——并非是腰斩,而是由上至下的一道竖斩,彻底将其肉身斩杀。
尔后在对方体内的神魂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前,石乐志已经站在了紫云剑阁中年男子的神魂旁边,伸出一只满是黑色魔气环绕的右手,直接抓住了对方的神魂。
“啊——”
痛苦的尖叫声响起。
但石乐志并未松手,而是始终紧紧的握着,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这道神魂不断缩小,直至最后化作一颗白色珠子。
从这颗珠子上还是能够感受到一些灵识的存在,但与其相关如记忆、情绪等一切其他则全部消失了,就仿佛是如同新生儿的白纸一般纯净。
石乐志抛了一下手中的珠子,然后便将其直接拍入身旁悬浮着的一柄泛着紫色光泽的长剑里。
然后她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左右两个方向。
霍安和林锦娜两人并没有一起逃跑,而是一左一右的从两个不同的方向逃跑,他们已经彻底失去了抗争的心思,而且还毫不犹豫的将这逃生机会丢给了运气来进行裁决——毕竟石乐志只有一个,但他们却有两个人,所以谁会成为石乐志的追杀目标,这真的是一件相当考验运气的事情——由此可见其心中的绝望。
不过不管是林锦娜还是霍安,内心都深信着石乐志第一个展开追杀的人必然是对方。
在霍安看来,石乐志乃是女性,而且还自称是苏安然的夫人,那么她肯定是需要一具女性的躯体,而在场的人里只有林锦娜是一名女性,而且还是属于那种相貌绝美、身材绝好、气质绝佳的类型,简直就是“舍我其谁”的典范。
但在林锦娜看来,霍安是一名儒家弟子,而且还是他设伏困住了石乐志,此次针对苏安然的一切行动又是他主导的,背后更是牵扯到窥仙盟,所以按照仇恨值来算,怎么都是霍安拿大头,石乐志没理由去为难她这种小人物才对。
“之前实在太过冲动了,导致浪费了两道灵识,实在太可惜了。”石乐志很是惋惜的叹了口气,“不过……既然之前让我的孩子无法诞生的事你们都有份,那你们就一个也别想跑了。”
足尖轻点。
也不见石乐志如何用力,但她整个人却是如同鬼魅般飞掠而出。
大量黑色的魔气从她的身上爆发而出,化作了一柄又一柄的黑色飞剑。
这些飞剑以惊人的速度向前掠去。
而石乐志,则是突然纵身一跃,然后踩在这些飞剑上。
当她操纵着苏安然的身体在一柄飞剑上一踩,被踩中的飞剑顿时就会化作一道黑雾包裹住苏安然的身体,然后随着黑雾的消散,苏安然的身体也会跟着消失,之后稍前方位置上的飞剑上空,苏安然的身体则会从一片弥散开来的黑雾中出现,落足点恰好又是一柄黑色的飞剑。
之后,便又是重复踩中飞剑、黑雾包裹身体、身形消失、于更前方弥散开的黑雾显露身形、落足点又是飞剑的循环步骤。
看起来就仿佛是苏安然在不断的瞬移一般。
突然产生的毛骨悚然感,让霍安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瞬间亡魂大冒。
他看到,自称石乐志的苏夫人正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向着自己逼近。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来追我!”
霍安心中疯狂咒骂。
他并非剑修,无法御剑飞行,所以逃跑的速度算不上多快。而且他也不是道基境儒修,无法利用大道法则的力量做到类似于言出法随的效果,因此相比起林锦娜而言,他的速度落在石乐志眼里甚至可以说跟乌龟在爬没什么区别。
霍安自己也是知道这一点。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只是在他看来,石乐志去追击林锦娜的几率要高得多,所以他之前也并未动用自己的底牌。
但此刻,看到石乐志居然是在追击自己,霍安就已经明白,如果自己还不动用底牌的话,那么他恐怕就真的走不掉了。
只见霍安扯下腰带上系着一个小袋子,然后从里面掏出了一张符篆。
这张符篆的承载物并非黄纸,而是一种类似于木质的材料。
但尤其奇怪的是,这张符篆被折叠成了一个三角形。
三角形的正反面各画着一个不同的符文,代表意思恐怕也只有霍安自己才清楚。
符篆此物,乃是道家手段,而正常情况下,儒家弟子是不可能使用道家物件,因为这与他们的本性不符,若是使用道家物件的话便很可能会导致自身的浩然正气受损,有可能引发实力下降的情况。
但此时此刻,面对生死存亡之际,霍安显然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了。
比起当场死亡而言,实力或是境界下跌的损失,根本就不算什么。
一道炽热的烈焰,猛然从符篆上燃起。
只是一个呼吸间的功夫,这道符篆就化作了飞灰。
霍安握住这些飞灰,然后猛然朝着身后一扬,所有的飞灰就像是被风吹拂起来的灰烬一般,飘向了石乐志。而霍安的速度,在这一瞬间却是提升了足足一倍,几乎是化作了一道残影,迅速和石乐志拉开了距离。
再一次从半空中落下,踩在黑色飞剑上的石乐志,这一次却并没有身形消失,反而是看着正飘散向自己的飞灰而皱起了眉头:“道门金灰?……真是恶心的玩意。”
石乐志附身着的苏安然,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
她随手一扫,周围悬浮着的所有黑色飞剑迅速聚合到一起,然后化作了一条黑色的长龙。
黑龙没有任何停留,直接就迎着飞灰冲了过去,一头撞在了飞灰上。
下一刻。
宛如天雷地火一般,一连串的轰鸣炸响在飞灰与黑龙之间响起。
隐约间,甚至还有烧灼般的滋滋声。
飞灰与黑龙,正以某种寻常修士根本无法理解的力量相互碰撞着、抵消着,两者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飞灰是成片的消散,就好像是被空气净化了一样;而黑龙则还是不断的缩水变小,甚至就连颜色也在不断的变淡。
“斩!”
恰在这时,石乐志再度冷喝出声。
一道紫色的剑芒一闪。
黑龙与飞灰两者当即彻底湮灭。
而石乐志也没有停留,扬手抛出手中的紫金色飞剑,一跃踩落,顿时化作一道紫色剑光飞射出去。
这一次,石乐志的速度比之前又要快了一倍以上。
而且因为是直线飞行的缘故,她的速度还在不断的提升中,转瞬间便又一次追上了霍安。
眼看石乐志越追越近,霍安的脸上露出一丝决然的狰狞之色。
他又一次伸手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拿出一件东西。
这一次,他手中拿出的是一个木盒。
盒内有一柄只有一寸左右长度的木剑。
木剑相当迷你。
但当木盒打开的瞬间,一股极为恐怖的凶厉气息,猛然喷发而出。
“呵。”感受到这股气息,石乐志却是突然笑了起来,“你一个儒家弟子,儒家手段没见到多少,压箱底的保命底牌不是道门手段,就是剑修手段。……哈,你到底是儒家弟子还是道门弟子,亦或者是剑修啊?”
“只要能够杀了你,不管是什么手段,都是好手段。”
霍安冷哼一声,也不再逃跑。
他当着石乐志的面伸手拿出那柄木剑,但脸色却是在右手触碰到木剑的那一瞬间变得异常苍白,面露痛苦之色,而且他的右手更是突然就好像被利器割伤一般,出现了无数道密密麻麻的细碎伤痕。
鲜血瞬间飞溅而出。
但霍安却依旧坚持着拿出这柄木剑,他的脸上露出了癫狂之色:“就算无法杀了你,也绝对足以重创你了!”
扬手。
扔剑。
木质的飞剑,转瞬间就彻底变成了猩红色,浓郁的腥臭味瞬间弥漫而出,甚至隐隐间居然有自成一界的趋势,周遭的区域正以惊人的速度迅速被猩红色的雾气所弥漫。
霍安强忍着右手传来的刺痛。
在血雾弥漫开来的瞬间,他便已经向后撤离,躲开了血雾的覆盖范围。
不管是之前的符篆也好,还是现在的木剑也好,都是他自加入窥仙盟后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收集来的保命底牌。这次一口气用掉两份保命底牌,要说不心疼那肯定是假的,只是此刻他已别无选择,与其死在这石乐志的手上,还不如殊死一搏,说不定还能趁着对方尚未彻底恢复的状态觅得一线生机。
看着血雾彻底将石乐志吞噬其中,霍安的心中没来由的产生了一丝快感。
不过这种精神亢奋的快感未能维持多久,他就感到周身穴窍猛然产来一阵刺痛感。
这让霍安不由得发出一声闷哼。
他知道,反噬来了。
他主修的乃是儒家功法,而这儒家功法首重便是讲究一个心存正气。
霍安有没有正气?
那肯定是有的,否则的话他也无法修炼到如今的修为境界。
只是,如今他不仅动用了道门手段,还动用了杀气如此强烈的特殊法宝,这一切显然都违背了他当初立下的“正气誓言”,因而受到功法反噬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几乎是一瞬间,他的气息就羸弱不少。
霍安的脸色也不由得难看起来。
这一次,修为境界大跌,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此前他已是凝魂境镇域期,能够演化出一个领域,算得上是能够坐镇一方的强者。但没想到,这次反噬之后,他的修为竟然跌到了凝魂境聚魂期,若非他当初凝练的第二神魂非常完善稳固,恐怕此时他的境界甚至要跌回本命境。
但一想到,此举能够重创乃是击杀劲敌,他的内心依旧一阵火热。
“你好像很开心?”石乐志的声音,自血雾之中响起。
原本面露兴奋之色的霍安,神色顿时一僵:“不……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石乐志笑道,“封煞凶剑,这是当年我大师姐玩剩的手段了。……你的想法很好,但就是读书读得脑子都读坏了。对付其他人的话或许此举的确能够重创乃至击杀对手,但你明知道我身上魔念深重,居然还敢对着我用封煞凶剑,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
血雾陡然传来一阵滋滋声,就好似某种物质受到了腐蚀,又好似冷水终于煮沸。
先是血雾变暗,紧接着便是大量的黑气从血雾里透出,如病毒一般的快速将血雾感染、染黑,最终变成了一团不断扩散着的黑色雾气,一如石乐志之前刚苏醒那般,邪气魔念的气息极为深刻。
霍安的脸上,终于露出彻底绝望的神色。
一抹紫光,自黑雾之中亮起。
下一刻,紫色的剑芒便撕碎了黑色的雾气,然后直接贯穿了霍安的身躯。
几乎是在紫色剑芒贯穿霍安的身体同时,他整个人便炸成一道血雾,所有的血肉、脏器彻底化作了齑粉。
石乐志的身形,自黑雾中迈步而出。
然后她也不怕鲜血沾身,右手猛然探入霍安炸散的血雾里,从中捞出一道浑浑噩噩、尚未清醒过来的惨白色虚影。
骤然传身的刺痛感,让霍安的神魂陡然清醒。
“不,不……你不能杀我,我的师父是……”
“你的师父是谁都和我没关系。”
石乐志一脸淡漠的说着,手上环绕而出的黑色雾气则化作几道黑色的尖锥,直接刺入霍安的神魂里。
不过短短几秒的时间,霍安的神魂就再一次变得呆滞起来,然后很快双眸也失去了神采。而这还不是结束,他的神魂也很快就开始缩小变形,先是双脚消失,然后是双手,接着整个身躯便缩入头颅,然后头颅也开始渐渐缩小,直至最终变成一颗纯白色的珠子。
这是一道纯粹的灵识。
不带任何的情绪、心念、脾性等杂质,就只剩下对世间最懵懂的好奇与求知欲。
石乐志再一次将珠子拍入到屠夫里。
这一刻,屠夫上散发出来的那抹灵动,变得更加的清晰。
它自身的意识,似乎已经彻底苏醒。
“嗯,还差一点点。”石乐志笑了笑,然后她的目光便落向了远方。
林锦娜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在石乐志的视野里。
但她并不在意。
因为早在之前追杀林锦娜进入两仪池并且中伏时,她就已经在林锦娜的身上留下一道邪念,这样不管林锦娜跑到哪去,她都能够感知到,这也是为什么当林锦娜和霍安两人分头跑的时候,石乐志会选择追杀霍安而不是林锦娜的原因。
“夫君说得对,小孩子才会做选择题,我们大人就应该选择全都要。”
石乐志伸手轻轻的拍了拍手中的屠夫:“再忍耐一下哦,你马上就可以真正的苏醒了……到时候,夫君一定会非常高兴的,毕竟这是我和夫君之间的第一个孩子。”
石乐志的脸上,露出一抹潮红。
她整个人,因兴奋和激动而导致身体颤抖起来。
只要一想到屠夫真正的诞生,还有苏安然事后兴高采烈的模样,她内心的激动就再也按捺不住了。
“对了,除了屠夫,我还可以再给夫君一个惊喜。”似是想到什么,石乐志的双眸陡然间变得更加明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