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影帝現任是前妻 ptt-402.蠢女人

影帝現任是前妻
小說推薦影帝現任是前妻影帝现任是前妻
霍承翔回握顾盼的手,扭头看向她:“我只有爷爷一个长辈了……”
只在那一瞬间,顾盼突然觉得一直以来在她面前,都是站在她前头替她挡风遮雨的男人,似乎也不像她以为的那样无坚不摧。
霍爷爷应该是支撑他努力都站在金字塔尖最强悍的动力,突然之间这唯一的动力可能要消失了,霍承翔身上所有的铠甲也都碎裂在地。
顾盼想也没想猛地靠近霍承翔,她想要踮起脚尖去够他的肩膀,然而男人实在太高了顾盼没能够做到,她只能紧紧的抱着他的腰靠在他胸口:“别怕,不管发生什么事儿,我都会陪着你的。”
霍承翔抬手捏了她环住自己腰的手,将她从怀里牵了出来,领着顾盼一起坐在了长廊的椅子上。
铁皮椅的凉气侵入身体里,才勉强让男人清醒一些。
“父亲去世那一年,我跟爷爷一起办完了后事,第二天爷爷也进了急救室!那时候我也是坐在这个位置上,陪在身边的只有管家一个人。”
顾盼难以想象当时会是怎样的场景,霍承翔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年纪,刚刚失去父亲,爷爷又送进急救室,那时候的他要独自面对那么多,即便是有管家陪着,但他毕竟不是亲人,一下子没有了主心骨的霍承翔当时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她的眼眶红了又红不敢多问别的,只是紧紧的握住男人的手,希望以此来给他安慰。
霍承翔头看了顾盼一眼,冲她笑了笑:“我当时也是这样对管家笑的,爷爷在进手术室之前跟我说过一定会陪我过18岁生日,我笑着问管家,我能等到爷爷陪我过18岁生日吗?”
霍承翔停顿片刻,转瞬之间,眼底却一片猩红。
再次看向顾盼时,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悲痛:“那时管家说爷爷从来都不会食言,后来他真的又重新回到了我身边,可是这一次爷爷没有给过我任何承诺,我不知道他还能否重新从那手术室里出来,举着他的拐杖对我嬉笑怒骂,从我出生开始父亲一直在京都工作,从没有一次能陪我过过生日的。至于那个女人,她似乎从来都不喜欢我,将我生下来之后没有尽过一天做母亲的责任,只管花钱享受。在我有记忆开始一直都是老爷子陪着我的,说他是我的爷爷,反倒是他像父亲又像母亲一样跟管家一起将我拉扯长大。人生中的第一次蹒跚学步,第一次咿呀学语全是他教会的。我没法想象他离开之后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老爷子几乎将他自己的毕生所学都教给了我,可是他没有教会我如何面对生老病死。”
霍承翔的声音越来越嘶哑,后边的话他再也说不出来。
这些年来,他看起来看淡了生死不在意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么危险,只想给身边的人制造最安全的环境和生活,可其实霍承翔不管出什么任务,都十分注意不让自己处于威胁生命的险境之中。
不是他自私,更不是他贪生怕死,那是因为他知道家里都还有一个老头子在等着他,老爷子已经经历过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了,霍承翔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
他明白人固有一死,那是无法控制的事儿,但他绝不能容许老爷子在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被一个无关的外人给气死。
顾盼的眼里的光芒被温热打碎,看着眼前以往一向让人觉得冰冷无情的男人,她竟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
一直以来顾盼都以为霍承翔是冷漠的,他似乎像是一个只会工作,努力让一切不往坏的方向发展的机器人一般,所有事情都能够做到尽善尽美。
可直到今天顾盼才知道那个做事做人一向要求尽善尽美的男人,其实他的内心是不完整的,他也和所有的普通人一样期待被亲情温暖。
然而,他的人生里唯一能给他亲情的人,此刻正在急救室里生死不明。
在她眼前的男人,此时此刻不是霍总,不是那样站在影帝位置的霍承翔,更不是所有人口中的霍少,他只是霍爷爷的孙子,他渴望老人平安也渴望被时间眷顾。
顾盼张了张唇,只郑重地看向霍承翔:“爷爷上个星期跟我要孙媳妇茶,我说结婚了给他喝,他答应……我想他不会食言的。”
霍承翔听闻猛地抱紧顾盼的肩膀:“真的是这样吗?你没有骗我?”
他的眼睛在那一刻是有光的,顾盼切切实实地看到了。
她重重地点了点头:“我不会拿这种事情骗你。”
霍爷爷不会食言,顾盼也不会拿这种事情骗人。
手术从下午三点一直做到晚上十点才结束,李老出来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霍承翔让小熊看好郑珉的妻子跟那个孩子,自己跟顾盼一起去了李老的实验室。
李老不放心其他人照顾霍老爷子,决定自己去实验室守着。
做了那么久的手术,再继续守着老爷子,那哪里能受得了。霍承翔婉言谢绝了李老的好意,请他赶紧去休息,另外安排信任的医生守着。
这个手术是李老自己亲自动的,他自然知道霍建平绝对能够熬过这一关。
见霍承翔坚持不让自己守在霍建平身边,他便也没有再三坚持,只是找了一个自己最为信任的医生来替代他。
至于他自己也没有回去,不过是直接在实验室的另外一张病床上随意对付了一晚上。
霍承翔和顾盼这一夜也没回去,李老的实验室要求也没ICU那么严格。霍老爷子只不过是被送到实验室的隔离舱里,他们在实验室的隔离仓外边还能看到老人家,哪怕只是在外边看上这一眼霍承翔也觉得万分满足。
顾盼看到霍承翔现在面无表情,但眼底确实在隐忍着什么,她无法替代他感受他心中的忐忑不安,但却可以陪他一起等待老爷子醒来。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守在隔离苍外,直到天亮都没有合眼,李老醒来看到他们这样便有些不悦了。
他瞪了霍承翔一眼,独自进了隔离仓,李老给老爷子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见他一切指标还算可以,一出来便开始赶人。
“走走走,你们都走不要在这里碍眼,该休息去休息,该去处理正事的处理正事去。”李老此时眼底已经有了笑意。
看到他眼底的笑意,霍承翔的脸上才有了光亮:“我爷爷他是不是安全了。”
李老白了他一眼,粗着嗓子吼道:“昨天那个蠢女人千万不能放过,老子昨天差点跟霍老头一起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