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愛下-1036.狙擊路德的計劃閲讀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路德的出现也间接地影响到了丹帝。
横扫各项记录榜单,连最为重要的连胜榜单也即将被染指,伽勒尔联盟高层对丹帝只有一个要求。
守住小场和大场的连胜,不能失手。
这个要求挺离谱的。
如果单纯要求丹帝守住大场胜利,他还是有信心的。
可是要求连带着小场一起就十分困难了。
开始比赛就一直连胜,领跑锦标赛的丹帝现在每一场对战的对手都是胜场次数相近,战绩极为华丽的精英训练师。
他们大多来自其他地区,本就对伽勒尔整天鼓吹的丹帝不怎么感冒,碰上丹帝自然是要铆足了劲,势要把他拉下水。
这样的觉悟使得丹帝现在比赛不再轻松,他已经需要认真应对每一个训练师,并且安排合理的精灵上场针对了。
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丹帝的小场连胜失守了。
丹帝的蟾蜍王落败使得路德成为了小场连胜的记录保持者。
在排位对手实力越来越强的现在,丹帝也没有心思,更没这个能力去重新打出一波疯狂的连胜,抢回这个记录了。
“必须阻止路德,我们必须阻止他!”
榜单的失守,各个地区联盟必然在偷偷在看笑话,而且这些天急剧上升的关注度也表明了,各个地区的民众正在把这件事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可是无论在哪个版本里,路德都是一个正面的记录创造者,伽勒尔联盟的形象则是儿童启蒙读物里被愚弄的反面角色。
“聂梓那天说路德可能拿下一百连胜我还不不信,现在我信了,我们的排位赛制被他钻了漏洞!”
“他通过连败把自己输到探底,然后再从零分开始排位,排到的都是实力很差的训练师。”
“你看看他现在的样子,先是在快速输掉比赛的时候把最速落败拿在手里,然后又在战胜别人时候把最速落败送给对手,自己同样出现在记录里。”
“无论什么记录,他都想着留个名字,好坏不论。”
“长此以往,伽勒尔锦标赛的记录上长时间都会挂着他的名字,我们只要翻看榜单就要被他恶心一次!”
“丹帝为了保持领军集团的位置,必须不停地排位,需要不停地和更强,更厉害的训练师较量。”
“论速度和效率,我们所有训练师都比不上路德,因为他现在就相当于在游戏里的新手村里搞屠杀,谁也挡不住他。”
“这样下去路德不仅能拿下一百连胜,还能把历史上第一个在锦标赛获得一百大场连胜的记录收入囊中。”
饶是这位联盟高层久居高位,养出了极好的涵养,此刻都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
太屈辱,太恶心了。
“赛制有漏洞,已经安排相关人员做好改动的准备工作了,但是当务之急还是处理路德的问题。”
“今天在会议上争吵不休,现在请有不同意见的你们来就是希望各抒己见,说说看,到底该怎么应对路德。”
末了,说话的人补充了一句。
“关于取消路德参赛资格的话就别提了,这种做法太容易落人口实。”
最简单粗暴的方法被禁用,在场的所有人在沉默了片刻之后,终于有人开始发表自己的意见。
“通过后台数据控制,降低他的比赛频率?”
“怎么降低,你要知道,他现在秒杀秒上了瘾,能飞的精灵速度还快,每天赶场一样拿连胜,根本慢不下来。”
“也不是不可以,现在锦标赛比赛人数很多,很多对战场地都处于饱和状态,需要一定时间的等待,。”
“我们只需要把等待时间稍微提升一些,降低路德的匹配对战速度,不就可以减缓他的效率了?”
这个方法让所有人眼前一亮。
“虽然是个好方法,但是治标不治本,他依旧在连胜,而且我们这边的记录保持者是丹帝,丹帝现在的比赛难度开始上来了。”
“我们再怎么降低,路德的难度还是比丹帝的小,赢起来也快得多。”
有人提醒道:“别忘了,我们这么做严重影响了软件的公正性,偷偷修改后台数据针对某个训练师,一旦被曝光,就会是整个联盟的公信力危机。”
有人则讥讽地开口:“听你的话,我倒是不担心公信力危机了。毕竟路德很快就会带着他的记录,让附近地区的人觉得伽勒尔联盟的锦标赛是个笑话了。”
沉默良久,有人缓缓开口。
“派人狙击路德吧。”
争吵中的其他高层安静了下来,细细思索着这句话。
“刚才的方法的确是治标不治本,你拖延路德的比赛速度,让他效率下降,但是他依旧在连胜,在创造记录。”
“你想要让他碰壁,只能选择战胜他。”
所有人面面相觑,好一会,才有人问道:“我们也派人连败下去找他?”
“如果是这样我坚决反对,我们做的事情和路德做得有什么区别?”
“说不准,神奥联盟就是想看到我们现在坐在这里谋划路德的样子,看着我们为了阻止路德自己打破自己定下的规矩,自己毁掉自己的赛事根基。”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愛下-1036.狙擊路德的計劃展示
“你们一定要认真想好了,有些事路德做,我们可以谴责,可以号召伽勒尔的训练师一起唾弃,但是如果自己去做,那就是自掘坟墓!”
有人斜了说话的人一眼,淡淡地问道:“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大概是豁出去了,抵制这种做法的人索性站了起来,语重心长地说:“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不能和神奥联盟好好谈谈。”
“当初我们想要把神奥联盟当做踏板,不是说好了事后多给神奥联盟让步一些,让他拿回自己丢掉的面子,顺带着拿走多一些利益吗?”
“讨论得好好的,你们为什么不愿意按照原本的计划实行呢?”
“现在你们把神奥联盟彻底惹怒了,人家虽然没掀桌子说不玩,但是却派来了路德,让我们焦头烂额。”
“现在锦标赛已经有被人当做笑话的趋势了,在这趋势蔓延开之前,我们要做的是及时补救。”
精彩絕倫的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1036.狙擊路德的計劃看書
“怎么补救,去找神奥联盟低头道歉?”坐在旁边的一位老者冷笑道,“低声下气的样子,神奥联盟只会觉得你很可怜吧。”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这么丢脸的方法,我不屑为之。”
爱不释手的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糯米滋海豹-1036.狙擊路德的計劃推薦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1036.狙擊路德的計劃分享
“说的没错,我们代表着伽勒尔联盟的脸面,被路德这么一闹就去道歉,这不是认输了吗?”
老者的话得到了诸多高层的认可。
现在与神奥联盟协商,就像是怕了人家一样,这对他们来说不可接受。
伽勒尔联盟的头颅不该低下,应该高高地昂起。
提出协商解决问题的中年人愤然起身,环视在座的所有人,因为郁结而扭曲的脸忽然舒展开了。
他哈哈大笑,推开身边想要缓和气氛的同伴,恭敬地对着其他人施了一礼。
“如此一来,我不愿与诸位共谋。”
“今天我墨檀有一句话且先放在这里…”
“若此事事态恶化,小小火苗烧出一片滔天的火海,今日决策的诸位,皆是伽勒尔的罪人。”
“十多年前,我们中有些人按下了污染治理的方案,以至于沿海地区遍地黑泥,重工业城市雾霾笼罩,行人口罩不离身,精灵寿命缩短…”
“诸位可曾记得,我们花了多少时间,人力,金钱去弥补这一错误的决定?”
“是谁至今不肯低下头为那些以为污染逝去的精灵道一声歉,说那是促进了精灵新形态诞生,还厚颜无耻地拿伽勒尔地区独有的双弹瓦斯说事?”
“是谁看着沿海堆积的淤泥和垃圾轻描淡写地说‘这是小事’?”
“又是谁坚持自己没有错,一切都是自然的选择!”
“当年的我们一错再错,现在的你们竟然未能学到一星半点?”
“为什么马士德前辈不愿意再回伽勒尔本土,不愿意担任冠军?”
“为什么皮欧尼宁肯远遁也不和冠军一职粘上?”
“我无法阻止你们做出决策,但我不愿与你们同流。”
说完,他推开宣传部会议室的大门,昂首离去。
紧随着离开的,是几位若有所思之后,颓废地叹息一声的老人。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许久之后才爆发出几声针对墨檀的诋毁,尖酸的语气却像是被戳到痛脚之后的气急败坏。
“至少他有一句说对了,我们不能派人故意输下去,我们要做的是等着他升上来之后,安排训练师与他碰上即可。”
“丹帝的实力我是相信的,他的大场连胜继续保持不难,我们只需要趁着路德排名上升之后给他一记闷棍,然后彻底打懵他即可。”
“按照估算,路德只要连胜十七场左右就会进入正常的排名分数线。”
“提前安排好我们的训练师,合围他。”
聂梓和丹帝看着联盟高层墨檀离开,有些摸不着头脑。
反倒是后面进来欣赏路德数据的卡芜一言命中了真相。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估计是意见不合闹起来了,不稀奇。”
卡芜笑着说:“这个叫做路德的家伙还挺离谱的,有达克莱伊也就罢了,居然还有只小洛奇亚。”
“怎么了…你们看着我干嘛,我说错了吗?”
卡芜被聂梓和丹帝盯得有些发虚。
“小洛奇亚?”聂梓和丹帝不约而同地问。
“是啊,你们没仔细看他的比赛细节吗,官方报道的这个异色勇士雄鹰分明就是错的,这不就是披了一层皮的小洛奇亚吗?”
“我在丰缘出身,以前去过城都关都旅行,在那里看过不少典籍,这只精灵基本就是洛奇亚没跑了,无非是体型稍微小了一点罢了。”
说着,卡芜当场调出了精灵的数据库,把典籍和比赛录像对比。
聂梓惊了:“他哪来的这么多传说中精灵,达克莱伊我还能理解…毕竟前阵子就听说过另外一个新闻,因此不是很惊讶。”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1036.狙擊路德的計劃展示
聂梓说的这个新闻还是玛俐分享给他的。
合众有个带着达克莱伊的狠角色把等离子团的分部连根拔起,还是一人所为。
没人知道这个训练师是谁,国际刑警到达现场时,等离子团的人都在噩梦中挣扎。
卡芜也不理解,洛奇亚这种传说中的精灵对于自己的后代应该极其重视,即便他对人的态度很温和,在有后代的情况下,你贸然靠近,依旧会受到他们无情的打击。
可是伽勒尔的锦标赛上竟然出现了一只小洛奇亚,还穿着奇装异服,打扮得像是来玩cosplay的,这就足够让人纳闷了。
“也就两只,我还能接受。”聂梓耸肩,尽量表现得不在乎的样子。
丹帝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看着远处还在开会的高层们,他转头问卡芜:“彼特和赛宝利怎么说?”
彼特和赛宝利都是伽勒尔地区有名的妖精和超能力系训练师,他们训练这两种属性精灵的经验相当丰富。
“问过了,彼特说这只沙奈朵他看不懂,赛宝利说,他训练的精灵至少做不到像这只沙奈朵这样秒杀对手。”
“他们两个都暂时放下了锦标赛的事,正在赶来宫门市,打算跟随匹配系统的提示,去现场看看这只沙奈朵到底做了什么。”
丹帝忽然觉得其他地区对于路德这只沙奈朵的报道,在用词方面惊人地准确。
邪性。
除了这个词,别的词真的无法表达目睹那个对战场面的震撼感。
别人的精灵对战至少还有个过程,沙奈朵的对战像是把过程直接跳过,直接得到结果一般。
被沙奈朵打崩溃才是正常,能强装镇定已经是很了不得了。
手机震动,聂梓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接听之后直接不客气地催促道:“玛俐,你知道现在几点了,还不睡?”
“哥哥不也没睡。”
“我在工作,能一样吗?”
“那你看起来你是不想听听我今天的发现了,我挂了。”
“别!”聂梓喊了一声,卡芜和丹帝立刻转头过来望着他。
走远之后,聂梓才叹了口气,好奇地问:“说吧,你研究路德又研究出了什么?”
“我发现路德除了达克莱伊还有一只洛奇…”
“有一只洛奇亚伪装成勇士雄鹰对吧,我们都知道了,你的网速太慢了,好了,我收到了,你趁早乖乖睡觉吧。”聂梓抢答道。
“你不想知道我是怎么发现的?”玛俐问。
怎么发现的,难道不是看录像发现的?
玛俐平时喜欢看些奇怪的书籍,没准就有对洛奇亚的涉猎,正好知道了也不奇怪。
“我亲手摸过洛奇亚哦,就在今天。”
聂梓愣了一下,然后眼睛猛地睁大。
“今天中午,路德的一场比赛,是在尖钉镇进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