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劍卒過河 愛下-第1171章 熟人【爲盟主蕭真人加更】讀書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要是死在路上,遗言里别提我!老子丢不起这个人!”娄小乙这样作别。
“你先到了真君再来担心我?就我所知,你轩辕剑脉成君率低的令人发指!冲不上最好,也省得我还要回来通知你,就直接回五环去也!”青玄毫不客气。
两人互瞪一眼,不欢而散,却不知道这次的相见是不是永别?
就这样吧,谁又能完全确定,自己在大道变迁中的真正位置呢?
青玄自去做长行的准备,娄小乙大事已毕,不再迟疑,径投逍遥大陆而去,发昏不当死,哪怕有预感,也不可能让他永远回避。
逍遥山,娄小乙需要第一时间在大自在殿旁的偏殿中报备,这样才能让宗门准确掌握门下大修的实际情况,才有调度支配的可能。
偏殿的值司真人是个老熟人-小嘉真人,嘉华!
“师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小子单耳,敢问师姐芳龄?有需要铺床叠被,锤背捏腿的么?
作为逍遥游之面首,贫道敢不鞠躬尽瘁!”
嘉华就瞪了他一眼,都好几百年过去了,这个人的嬉皮笑脸还是一点也没变!
岁月流逝,青春易老,有太多太多,在修真界的风起云涌中逐渐消失,当时看是朵大浪花,结果却在时间中归于平静,再也无处寻踪!
就只有这个家伙,每当你以为他可能因为长时间不见而死在外面时,突兀的,又不知从哪里传来一个隐隐约约的消息,某次事件可能和他有关,某件凶杀有他的痕迹!
宇宙修真界的变迁,趋势的变化,就是由这些仿佛永不知疲倦的好事者卷动,一个人卷不出大浪花,当千千万万个这样的搅屎棍大家一起搅动时,就搅动了宇宙风云!
“耳朵!你还知道回来呢?是不是在外面闯了祸,故意拖延?”
娄小乙就有些莫名其妙,这位师姐明显是话中有话啊,
“我能闯什么祸?最老实不过的,这次回来还扶了一位老爷爷过马路,嗯,过虚空!人人都夸我面慈心善耙耳朵!”
嘉华不屑的看着他,翻了翻手中的玉简,“嗯,上次离开是六十年前,目标是芳草径!可芳草径结束都快五十年了,这段时间你又跑去了哪里?是不是在芳草径里做了坏事,所以在外面故意躲悠闲?现在觉得事情过去的差不多了,才回来装没事人?”
娄小乙左思右想,好像这次出去真没惹什么大麻烦呢,“师姐,你诈我!”
嘉华一声冷哼,有心不说,让他自己碰壁去,但又无法克制心中熊熊的八卦之火!
“苦主都找到咱们逍遥山了!你还在这里装清纯?”
苦主?什么苦主?娄小乙更是疑惑,他下手一般都不留后患的,而且这次出行好像杀人很有限吧?二号反空间点距离又远,谁能找到周仙?还是直接找到的逍遥山?
看这厮还在那里装无知,嘉华就气不打一处来,“三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就全忘记了么?”
娄小乙恍然大悟!
“她们啊,是不是天择的?蓝玫,绯月,千紫?”
嘉华冷哼道:“这不是没忘么?名字都记的一丝不差的,人家找来的逍遥山,指名道姓就要找你呢!你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欺负人家了?”
娄小乙就叫起了撞天屈,“师姐,真没有呢!我连句撩骚的话都未曾说过!手都没牵过!天地良心!
嗯,不过好像,其中那个千紫的前夫,被我宰了……”
嘉华捂住嘴,“耳朵,你老毛病又犯了?以前还只是喜欢用过的,现在都……”
娄小乙就无语,他有那么无聊么?
“师姐!拜托你能不能纯洁一点?芳草径中,谁知道谁是谁呢?这三个女子是那天杀的鼻涕虫撩的骚!我连腥都没尝一口!
至于谁是谁的前夫,谁是谁的后-妈,又没刻在脸上,我哪里知道?”
嘉华却是不信,只怀疑的看着他,“那她们为什么要来找你?难道不是你杀死人家前夫后,说过什么彼可取而代之的屁话?”
两人久别重逢,一翻胡闹后,嘉华认真道:“耳朵,玩笑归玩笑,小心归小心,有一点你须记住,女人对仇恨的记忆恐怕要比男人更深刻!是不会存在所谓的惺惺相惜的!
我听几位长辈讲过,可能最近一段时间周仙几大上门会受邀前往天择一行,真君元婴都有,佛门道家齐聚,是一个使节性的修士团,只为了平衡最近一段时间中正反空间越来越多的冲突!
我的意思是,如果宗门证求你的意见,考虑到你和天择修士曾经的仇怨,这一趟还是能躲就躲,能避就避,是不好强自出头充英雄的!”
娄小乙点点头,但他知道,自己恐怕躲不了!因为三个天择女修的刻意,因为背后白眉老头的放纵!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 愛下-第1171章 熟人【爲盟主蕭真人加更】相伴
这些话,没必要和嘉华讲,她这样快快乐乐的修行就蛮好,又何必把她拖进是非中呢?
辞别现在开始变的婆婆妈妈的嘉华,娄小乙也不主动去找长辈师叔师伯,忙自己的事,其它的,静待即可!
他还是来到了藏书楼,这里,有他需要的东西。
修士修行,财侣法地,不同境界,各有偏重;到了元婴这个阶段再往上,其实这四样的效果都已经让位于天地感悟,自身内秘发掘!不是说财侣法地不重要,而是已经有了更重要的东西!
娄小乙的稀奇之处就在于,最重要的感悟不缺,心境不缺,道境不缺,缺的却是普通修士看起来更简单的东西。
他现在的婴体已经达到了九寸稍欠,等待的是一个一跃的机会,这个机会完全没有成例可循,自他成就婴我开始,三寸婴突破是功德上身;五寸婴突破是美人一笑;七寸婴跃过是还大道碎片以自由,没有定式,没有成例,
所以,九寸婴的突破到底会以哪种方式来进行,他是真的不清楚!
他要防备的是,九寸婴一成,真君关口接踵而来!
那么,玉清紫清准备好了没有?成君的理论基础完全摸透了没有?成君的场所选择哪里?是否有前辈师长陪同护持?
他好像啥都没有!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