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輪迴樂園 txt-第四十一章:大樹與禿鷹分享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轮回乐园
房门紧闭的小屋内,空间波动早已彻底消失,苏晓没马上离开,而是在此地暂等,以免敌方根据蛛丝马迹追踪到此。
等待片刻,连巴哈都感知不到房间内有空间波动后,苏晓彻底放下心来,幽冥势力没选择追踪这边的空间裂隙,十之八九是触动了连锁阵图,追踪到凯因那边。
没错,让凯因背锅,是苏晓、神父、凯撒的一致对策,原因是在三人中,凯因与其中的两人敌对,不坑他坑谁?
这件事需要神父的配合,从眼下的局面看来,神父在那古宅内完成了布置,这也代表了神父的态度。
苏晓心中一直有种猜想,眼下的局面,其实就是神父那老家伙最想看到的。
这不是苏晓的臆测,首先是神父进入本世界的方式,对方也是用了【噩梦之始】,才进入本世界。
苏晓作为猎杀者,亡灵妹作为前猎杀者,他们两人能搞到【噩梦之始】是正常情况,但作为违规者的神父,想搞到这东西的难度颇大。
神父不仅搞到,还将其使用,从而进入本世界,在那之后,神父做了什么?
答案是,对方并没探索这个世界的情况,或是捞好处等,对方好像早就知晓本世界的格局,他刚进入本世界,首要做的事,是寻找其他使用了【噩梦之始】进入本世界的人。
神父先是找到亡灵妹,之后又和亡灵妹一同找上苏晓,最终,都用过【噩梦之始】的三人选择合作。
之前的一件事,是苏晓想不通的,稳如老苟的神父,竟然愿意站出来,主动去「奥凯星」探查幽冥的入侵情况,这已经不是可疑那么简单,而是有点让人诧异了。
再之后,就是神父直接加入幽冥阵营,抵达冥界内,无论怎么看,这老家伙的核心目的,就是到达冥界内。
这感觉,很像是神父在进入本世界前,就知晓冥界有某件东西,他渴望得到,但又不可能直接进入冥界,所以才选择折中方式,先进入本世界,以此为跳板,进入到冥界内,最终获取那件所渴望之物。
想到这些,苏晓心中安稳了几分,他并不是要去夺那东西,全天下所有秘宝都属于自己这种想法,他从没有过。
苏晓在意的是,神父这老家伙之后要做的事,是否会妨碍到自己,那老家伙现在神出鬼没,很是麻烦。
并非苏晓无法杀掉神父,首先是对方死不透,其次是杀对方的代价比较大,血亏。
之前在树生世界,神父死前的情景,既惊悚又诡谲。
拼杀到八阶,真的是什么对手都能遇到,有些对手就是如此,杀了对方后,战斗才刚开始而已,就比如喜欢埋人的温柔邻家大姐姐·圣诗。
上个世界,咕噜杀了对方后,经历了生命中最难忘的几天,那几天,咕噜不仅瘦了,黑眼圈浓到和化了烟熏妆一样。
眼下的好消息是,神父那边的目的似乎达成了,也就是今后‘各玩各的’,互不干涉,神父不是那种达成目的后,会出来卖弄或嘲讽的人,那老家伙很稳,一旦目的达成,你根本找不到他。
苏晓翻看方才出现的提示,这次去死者之城进货,可谓是大丰收,单是传承类职业物品就获得两种,还有与之配套的技能传承石,以及套装。
而【铭文基座·怒像】,绝对是本次价值最高的物品,其属性为:
【铭文基座·怒像】
产地:冥界·苦修院。
类型:四铭文槽基座(基座为3~5个铭文槽)。
主铭文槽:无铭文。
副铭文槽:无铭文。
副铭文槽:无铭文。
副铭文槽:无铭文。
铭文效果:无(需插入铭文片后,才可拥有此特性)
评分:0点(未插入铭文片前,所有铭文基座均为0点评分)。
简介:便于随身携带的挂饰,形象为怒目的威严鬼神,在泯光世界的古时代,苦修者们以自身为容器,灵魂化「鬼」,肉身为「饵料」,「鬼」食「饵料」,育出「凶鬼」,再以大毅力,以「凶鬼」醒悟为「灵神」,此为鬼神之道。
出售价格:4920枚灵魂钱币。
……
四插槽的铭文基座,苏晓对此早有想法,怎奈根本买不到,这次能从幽冥势力那获得,不值得意外,那边很富有。
看了眼时间,已是早八点,因方才的事,幽冥势力应该会主动袭来,好在母巢已培育出13万只精锐恶魔兽,无惧敌方的袭来。
如果能将现有的42万只恶魔兽,全部替换成精锐恶魔兽,那完全可以和幽冥势力展开正面互怼,不仅丝毫不虚,还会有优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幽冥之门那边安静得离奇,没出现想象中大军袭来的景象。
这疑惑没困扰苏晓太久,他就得到了答案,大本营的城墙外传来一声轰鸣,转而平息,片刻后,一名被半透明触须五花大绑的着血裔,被押了送进来。
这血裔皮肤惨白,此刻全身颤抖,不是吓的,而是气的,它是烟公主派来的使者,目的是与太阳圣巢洽谈一件事,被抓它不在意,关键是绑它这半透明触须,捆绑得有些……难以描述。
不用想都知道,这缺德事,肯定是巴哈出的坏主意。
“……”
苏晓抬手示意松绑,半透明触须刚松开,几把尾刃就抵在血裔使者的脖颈周边。
“尊敬的太阳领主,我是烟公主手下的……”
血裔使者的客套刚说到一半,巴哈道:“直奔主题,现在你我两边时间都挺宝贵,一会还得继续打仗。”
“额~,好。”
血裔使者笑得多少有几分尴尬,它在肚子里酝酿了下说辞后,道:“那我就长话短说,事情是这样的,之前你们盗……咳~,贵方取走的珍宝中,有一顶王冠,是我王在早年间的珍爱之物,我方希望以人质交换这顶王冠。”
“人质?”
巴哈目露狐疑。
“是凯因先生三人,他们没来得及脱身,被我方监押。”
说出此言,血裔使者硬气了几分,毕竟有人质。
苏晓听闻凯因三人被监押,面上不动声色,心中的第一想法是还有此等好事,他目露沉吟之色,语气开始不善的说道:
“你们在威胁我?”
“不能算是威胁,这更像是交易,您说对吗,领主大人。”
血裔使者微笑着低头,他这次来,就没准备活着回去,心中当然是不虚的。
苏晓没记错的话,王冠在亡灵妹那,亡灵妹有这方面的收集癖,据她自己说,她专属房间内有个房间,里面全是这类物品。
要是幽冥势力用资源换,苏晓、亡灵妹、凯撒绝对全票通过,最终与幽冥达成交易,但用凯因三人的命换,这就懒得理会了,战局到了这种程度,不必在此事上浪费时间,免得这是幽冥势力的圈套。
“你远道而来,辛苦了。”
“不敢不敢。”
血裔使者笑着连连点头。
人氣小說 輪迴樂園-第四十一章:大樹與禿鷹閲讀
“拖下去,宰了。”
“!”
血裔使者错愕的看着苏晓,他的脸颊抽动了下,目露厉色,急声道:“等着给你的三个同伙收尸吧,公主大人会为我复仇,你们都要……”
噗嗤~
木楼外,尾刃斩过,在半空中脱出一串血珠,血裔使者满是怨恨的头颅飞起,向地面落去。
砰!
烟公主单手拍在议桌面上,她看着前方逐渐消散的影像,怒道:
“岂有此理,欺人太甚!”
一向不爱读书的烟公主,被气得谈吐都不一样了,议厅内,烟公主过了最初的愤怒后,喝令道:
“来人,去把那三人处死。”
“是。”
“等会,把他们吊死。”
“是。”
“不行,把他们按进粪坑里淹死,气死我了!”
烟公主越想越气,前方单膝跪地的传令官,脸上汗都下来了,大气不敢出。
“放他们走。”
主位的乌鹰·索拉罗开口,听闻此言,议厅内的众人都有些哗然。
索拉罗没解释其他,只是摆了摆手让其他人都下去,方才他就感觉不对,经一番推敲,他基本确定,凯因三人和太阳圣巢那边不仅不是同伙,反而是敌人,那只是三个倒霉鬼而已。
“索拉罗,给我个理由。”
烟公主开口。
“今后你少睡棺材里,闲暇时多去外面的世界走走,我和大树不可能永远挡在前面,总有一天,我们也会倒,你和我们不一样,你可以脱离冥界,如果我们这次败了,别恨我们这次的对手,我们和他们,也曾是可以互相托付背梁的盟友。”
乌鹰·索拉罗言罢,示意烟公主不要再多问,烟公主嘁了一声,出了议厅,议厅内只剩乌鹰·索拉罗与扭曲战铠两人。
“大树,我们还是朋友吗。”
乌鹰·索拉罗声音平缓的开口。
“一直……都是。”
扭曲战铠的回答语气沉厚且有些震耳,闻言,乌鹰·索拉罗点了点头。
“那好,这次我们一起战胜那个灭法。”
“嗯。”
扭曲战铠应了声,抬步来到一座半没入墙壁的高大雕塑前,一拳将其打成碎渣,它取出里面的一把漆黑巨斧。
这是以前幽冥大帝赐给扭曲战铠的武器,它很久没舍得用了,此战,它又重新拿起这把长度近20米的巨大战斧。
半小时后,死者之城的五道城门一同开启,冥界主力军、秽树人军团、死灵军团、龙血军团蜂拥而出,直奔冥界之门而去。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与此同时,己方大本营。
一股精神波动传来,城墙上的苏晓当即下令,全军迎战,眼下己方的50多万只恶魔兽中,有16万为精锐恶魔兽。
他之所以一直没主动出击,就是在等敌方冲过冥界之门,如此一来,战场距离大本营也就10公里左右。
这样做虽要承担更大的风险,但却可以让大本营的菌毯直接蔓延过去,提升爆兵效率,当己方的恶魔兽军团完全是由精锐恶魔兽组成时,就到了反攻的时候。
苏晓看向远处的冥界之门,伴随着空间涟漪的扩散,一只巨型冥龙鲸从门内游弋出,这冥龙鲸全身飘散着黑烟,它刚脱离幽冥之门,巨大的口部张开,里面涌出数之不清的黑暗鬼火团。
这其实不是鬼火团,而是种自爆生物,看起来不大,但其爆炸后,爆炸范围达到百米,笼罩范围内的所有敌人,会被黑烟烧灼成白骨,之前己方的恶魔焰龙,因此战损千只以上。
成千上万的黑暗鬼火团袭来,它们后方是幽冥骑兵,幽冥骑兵们组成一股幽绿色钢铁洪流,直奔己方正前方的城墙而来。
犹如潮水般的恶魔兽迎上前,尾刃横扫,骑枪刺出轰鸣声,战场上的一幕幕,相比之前似乎没什么变化。
实际情况当然不是如此,一只全身甲壳很有金属质感的恶魔兽奔行着,它攀附着电浆的尾刃扫过,一名龙血战士当即僵在原地,头盔与头颅一同被切开的他,手中武器滑落,转而倒地身亡。
这只精锐恶魔兽并未去找幽冥骑士,哪怕它现在的单挑能力要强于对方,只见它的长尾翘起,尾刃指向前方,锁定了一名手持金属巨棍的秽树人,它的电浆尾开始蓄能,准备发射尾刃。
轰!轰!轰!
高大的秽树人,用手中30米长、4米粗的金属棍抡砸,大地震动,很多普通恶魔兽被砸扁,就在这名秽树人再一起扬起金属巨棍,准备砸下时,一道破风声从它面前袭来。
嘭!
加持着电浆的尾刃刺破层层气浪,命中秽树人的面门。
一声闷响后,秽树人一仰身,头部碎木四溅,它轰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口中发出低沉与震耳的哀嚎,双手在面门乱抓,它的头颅被打穿了。
嘭!嘭!嘭……
一股股被刺破的气浪,在这名秽树人周边出现,下一秒,身高近45米的它,被十几根尾刃打成筛子,全身都是水桶粗的贯穿型窟窿。
这名从千年前就征战的秽树人轰然倒下,远处,站在一只巨兽背上,刚从幽冥之门内走出的烟公主,恰好看到这一幕,这让她心中生出不祥的预感。
正所谓,仇敌相间,分外眼红,死灵军团到场后,怒气全满,之前它们被太阳圣巢方锤的最惨,眼下这次是主动出击,当然要找回颜面。
正式在幽冥之门前的宽阔平原上混战后,死灵军团发现不对,它们所对上的恶魔兽和其他军团不一样,这些恶魔兽的骨尾里竟有电浆,综合战斗力特别强。
之所以专打死灵军团,主要是因为这边幽魂类敌人多,击杀它们,菌毯能摄取到更多灵魂能量,让母巢转化出更多进化点,当然是优先捶它们。
况且之前就是一直在捶死灵军团,有句话说得好,做事要从一而终,说锤死死灵军团,一定要说到做到。
战场上一片混乱,怒吼与咆哮不止,尾刃与骑枪的交击,导致金铁碰撞声连续不断。
可如果从上空俯瞰,会发现很有趣的一幕,冥界主力军和己方恶魔兽们厮杀得不可开交,视角转动到死灵军团后,画风一变,十几万精锐恶魔兽都在此,死灵军团的情况比较惨,场上电弧四涌,尾刃接连爆头一名名血裔。
战场后方,嘭的一声,一根尾刃从烟公主耳旁飞过,钉在她身后的金属门扇上,在这上面,已经密密麻麻钉了几百根尾刃。
“殿下,我们撤吧。”
一名衣物上沾着大片虫血,手持战刀的血裔急声开口。
“无论如何,必须挡住。”
烟公主咬牙开口,她算是知道,乌鹰·索拉罗方才为何与她说那番话了,那是在打感情牌。
眼下幽冥方的阵型为,冥界主力军与秽树人军团居中,这两个军团混合在一起,是中坚推进力量,左翼为龙血军团,右翼是死灵军团。
要是它们死灵军团现在撤了,敌方大军将痛击幽冥主力军侧翼,搞不好都会把阵型拦腰切断。
相比烟公主,坐镇幽冥大军后方的乌鹰·索拉罗,对局势观察的更清楚,不知从何时起,灵魂巫师们的火力逐步停止,它们安静的站在战线后方。
开战三小时后,战场右翼的死灵军团,彻底顶不住恶魔兽们的攻势,哪怕它们以炮灰战术硬抗,也顶不住了。
一只只精锐恶魔兽从幽冥骑士们的侧翼冲来,就在这危急关头,战场上的所有幽冥骑士,全身燃起幽绿色能量焰,这显然是来自灵魂巫师们的增益。
幽冥骑士们忽然化零为整,它们以整齐到让人愕然的阵列,向己方恶魔兽大军发展冲锋。
大地都因这冲锋而震颤,前方的幽冥骑士冲锋,后方的冥界之门内,源源不断的冲出幽冥骑士。
这让幽冥骑士们不断向己方大本营压来,如若不是恶魔兽军团有七成以上已是精锐恶魔兽,这冲锋是绝对顶不住的。
上场战役中,就是这种全军冲锋,在短时间内绞杀己方近35万只恶魔兽,要不是几十座残暴炮塔堵门,那次就栽了。
随着幽冥骑士军团冲锋,己方与前侧城墙相连的残暴炮塔激活,大片活体飞弹袭出。
震撼的一幕出现,幽冥骑士犹如无穷无尽般,前方几排刚死,后方就又从幽冥之门内冲出几大排,看这势头,分明是要攻破城墙,踏平己方母巢。
正面城墙下方,恶魔兽们在此组成防线,一根根尾刃射穿幽冥骑士的头颅,从上方落下的活体飞弹,也迎击着幽冥骑士们的冲锋。
就算如此,依然顶不住,半小时后,一只冥龙鲸轰然撞在正面城墙上,在城墙上炸出一道百米宽的缺口,幽冥骑士们冲杀进来。
咚!
一发电浆炮轰出,所过之处,幽冥骑士全部化为岩浆般的液体,散落而下,一炮一大排。
如果说方才是‘战争游戏’,那在转眼间,就变成血腥与残酷的‘塔防游戏’。
残暴炮塔的火力一刻没停过,幽冥骑士们极擅长冲锋,要是己方的阵地防御力量不够强,此时已经顶不住。
苏晓站在母巢顶,看着已冲到千米外的幽冥骑士们,一根锥枪从他耳旁飞过,风压吹动他的头发,以及身上的黑羽大氅。
眼下的局面虽危险,但敌方的幽冥骑士死伤众多,这也代表,己方的生物能获取速度,会达到很惊人的程度。
母巢千米外的混战中,最后一只普通恶魔兽被锥枪刺穿,炸裂开,己方现有的27万只恶魔兽,已全部都是精锐恶魔兽。
从十几分钟前开始,幽冥骑士们的冲锋逐渐停下,是恶魔兽们逐步顶住压力,持续将敌军杀退。
混战又持续一小时,己方恶魔兽大军重新达到45万只,战局完全改变,幽冥大军被打退到城墙外的平原上,开始了平原战。
母巢顶,苏晓查看母巢资料,代表生物能的数值来回跳动,是菌毯刚吸收来,培育恶魔兽就大量消耗掉。
相比生物能储量,苏晓更在意进化点,眼下已经有7点,他决定提升恶魔焰龙,以空中力量,结束这场凶残的鏖战。
正在这时,进化点从7点提升到8点,苏晓立即改变策略,能提升泰坦巨兽,肯定是提升泰坦。
苏晓将8点进化点全部用于提升泰坦巨兽,他做出决策后,母巢核心内的泰坦巨兽本源基因序列,开始得到提升。
泰坦巨兽的提升很快,全程一小时出头就结束,提升完成后,苏晓下达精神指令,母巢与孵化巢开始培育泰坦巨兽,如此一来,培育效率能达到每小时25只。
前方的平原战继续,和苏晓预料的相同,幽冥势力的兵力数量,依然是那么迷,仿佛怎么杀都杀不尽般。
惨烈又互相奈何不了的平原战继续着,太阳圣巢与冥界打得如火如荼,新星城那边则全速搬家,帝国不想在此多停留哪怕一秒。
鏖战至下午三点,平原上遍布被吸收殆尽后所剩的残渣,一名失了战马的幽冥骑士踩着一只濒死恶魔兽的头部,脚下发力,将其踩到粉碎,可在下一秒,一把攀附着电浆的尾刃扫过,斩下这幽冥骑士的头颅。
不远处,龙血领袖·卢恩持握着双长刀,他全身浴血,喘气如牛,他麾下的龙血军团打光了,如果他倒下,龙血军团将不复存在。
“上前来,受死。”
龙血领袖·卢恩环顾周边的恶魔兽,他对这些敌人已经很熟悉,清楚这些绝不是只知道杀戮的野兽,而是有指挥、有纪律,且极其擅长配合的战争生物,比冥界的骑兵们,更纯粹的战争族群。
死战正酣,龙血领袖·卢恩一甩战刀上的虫血,可就在此时,他忽然听到敌军后方传来一声巨响。
咚~
一颗直径百米的电浆球,划破一道抛物线飞来,随着飞行,这电浆球的体积快速膨胀,当直径达到几百米时,它轰然分裂开,化为似箭、似矛的电浆雨落,数量多到数不清。
仰头看着落下的电浆炮雨,龙血领袖·卢恩眼中有些错愕,此等距离下,他都有全身汗毛竖立的感觉,这些电浆炮雨的杀伤力可想而知。
如果龙血领袖·卢恩知道,此时的电浆炮雨仅是一只泰坦巨兽发轰出,他会是什么心情?以及,这种战争巨兽,眼下太阳圣巢有一百多只。
咚、咚、咚、咚……
沉闷而又浑厚的闷响,不断从己方后方传来,一颗颗直径几百米的电浆球飞来,并在半空中化为电浆炮雨。
龙血领袖·卢恩仰头看着落下的电浆炮雨,他笑了,双手持刀的他,举起手臂做出拥抱天空的姿势。
咚!!
第一波电浆炮雨落下,大地崩裂,电浆尖锐轰入地面后出现连锁爆炸。
咚!!
第二波电浆炮雨落下,之后陆陆续续几十波轰落在战场的各处,这让混战的战场,在短时间内安静下来,只剩电弧奔涌声。
短暂的安静后,幽冥骑士们集体撤退,这已经打不了了,电浆炮雨就是在洗地,幽冥势力的人海战术,最怕这种洗地式攻击。
敌军大举撤退,苏晓当然不会放任,他跃到巴巴托斯背上,下令恶魔兽大军追击。
战场开始向前退后,龙背上,苏晓感到短暂的空间波动消退后,他穿过幽冥之门,抵达冥界。
【提示:你已击退幽冥势力的本次攻势。】
【你获得守卫者之证明×23枚(特殊物品)。】
【你获得沉淀琉璃×7(此为母巢大量过滤出幽冥能量,所累积得来的稀有产物,此物品极其珍贵,多数深渊系存在均对此物有所需求)。】
……
击退幽冥势力,并非苏晓的最终目的,他是要将幽冥势力彻底击溃。
电浆炮雨很强悍,这东西的使用间隔比较长,一小时才能发射一轮,方才的一轮齐射,彻底把幽冥方给打懵,导致全线败退。
风声在耳旁呼啸,苏晓俯瞰下方的战场,敌我两军再次交战,这次的战斗单位组成简单,恶魔兽、恶魔焰龙、幽冥骑士、灵魂巫师、冥龙鲸,其他都死没了。
死灵族这次是真的死透了,龙血一族团灭,龙血领袖·卢恩死于电浆炮雨之下。
至于秽树族,此时在死者之城前方的广袤战场上,只剩一名秽树族还在血战,是手持巨大战斧的扭曲战铠,它身上钉着不少尾刃,还有电浆炮雨留下的痕迹,可它并没倒下,它每一斧挥扫而过,都砍杀的恶魔兽们四处飞溅,飞在半空就毙命。
苏晓让脚下的巴巴托斯攀升飞行高度,他吸了口高空微凉的空气,单手抬起。
滋啦~
苏晓手中闪过一缕电弧,下一刹,界雷咔嚓一声从天而降,落在他身上,最终在他手中汇聚出雷枪。
在平常,苏晓绝不会这样做,哪怕他雷抗很高,但这样做依然是作死,龙骑状态就不同,首先,现在是巴巴托斯与他一同承受界雷,其次是不接触大地,界雷的威力不会彻底爆发出来。
界雷一旦触碰到地脉之力,威力成几何式攀升,这也是龙骑状态能借用界雷的主要原因,通俗来讲,脚不沾地,界雷操控起来很稳。
苏晓松开雷枪,他双手十指相扣着合握,体内大半血气爆发出,在他周围构成一道似人似兽的虚影。
血气虚影约有10米高,形象酷似凶兽·蜚,上半身似人,左手为狰狞的兽爪,臂上生鳞,右臂为人臂,但手上只有拇指、食指、中指这三指,没有无名指与尾指。
血气虚影构建成功后,将位于巴巴托斯背上的苏晓保护在内,一股灵魂能量从苏晓体内飘逸出。
灵魂能量汇聚到血气虚影手中,构建成一把巨弓,这把巨弓有灵魂能量的半透明感,也有血气独有的血色,看起来已完全为实体。
这巨弓的攻击强度,受到苏晓的灵魂强度与血气的双加成,苏晓操控雷枪,雷枪飞起,被血气虚影单手持握。
血气虚影生有鳞片的手爪持握巨弓,另一只手掌则持握雷枪。
咔咔咔~
血气虚影搭弓拉弦,用雷枪瞄准斜下方的扭曲战铠,随着巴巴托斯的飞行,一点点改变瞄准角度。
战场上,扭曲战铠突然感到头颅刺痛,它抓住一只爬上自己大臂的恶魔兽,随手捏爆后,它看向上空,龙骑状态的苏晓,以及龙背上的血色虚影,都映入到它眼帘。
扭曲战铠单手持巨斧,做出抛投姿势,因它的发力,它脚下的地面大片开裂。
龙背上,苏晓的目光始终锁定斜下方的扭曲战铠,在对方做出抛投姿势的瞬间,他操控血气虚影松开弓弦。
嘭!!
气爆声在龙背上炸响,雷枪突破一连串的音爆后,悍然命中扭曲战铠的头颅,半没入其中,冲击导致扭曲战铠一仰头,后脑处碎木四溅。
扭曲战铠的抛投姿势僵住,它手中的巨斧滑落,哐嘡一声砸落到地面的泥土内,原本已是伤痕累累的它,头颅受到此等重击后,死亡已是无可避免之事。
扭曲战铠仅剩的独眼,看着天空中龙背上的男人,对方那瞳孔中心隐隐透蓝芒的双眼,它已经见过,在曾经,那是盟友的象征。
轰隆一声,扭曲战铠倒下,它看到冥界昏暗的天空中,竟有一丝亮光,这让将死的它略有安慰,冥界很久没有白昼了。
但扭曲战铠很快发现,天空中那亮光不是白昼,而是藏在黑云后的一道裂痕,冥界的天空,不知何时悄然裂开了,这也代表,冥界已经到了崩陨的边缘。
视线逐渐变得黑暗,征战一生的扭曲战铠,想起了曾追随大帝的日子,那是它此生中最光辉与充实的时光,思绪至此,扭曲战铠忽然想到一件事。
冥界因灭法的到来而兴盛,眼下又因灭法的到来即将灭亡,这或许是一个轮回。
有因即有果,花开花谢,树枯树荣。
扭曲战铠的庞大身躯化为残灰,到了生命的尽头,它忽然懂得了什么。
混战很快打到死者之城内,事实证明,幽冥骑士并非无穷无尽,第二轮电浆炮雨结束后,城内除了中心的王殿外,基本找不到完好的建筑。
幽冥骑士军团的末路到来,它们已被冲散,按眼下的势头,用不了多久,分散在城内的一股股幽冥骑士就会被陆续剿灭。
位于死者之城的中心,高耸的王殿直冲云霄,仰头看去,看不到王殿有多高,王殿一直探入到天空中那昏黑的阴云内。
王殿正门处是一大片平台,再向下有很长的台阶。
位于台阶上方的平台上,一名背生羽翼,身披层叠金甲,手持近5米长重骑枪的魁梧男人,已躺在血泊中,它周边百米内,满是恶魔兽的尸体,其中还有几只破碎的恶魔焰龙,可见此人的实力,这是黄金狮·缪,王下四骑士之一,王殿的守卫。
巴巴托斯从上空俯冲而下,落在大群恶魔兽间,它低下身,苏晓走上它头顶。
王殿正门前的平台上,死在此地的恶魔兽,已经快将此地铺满。
正门前,单手持长柄战刀的乌鹰·索拉罗站在那,全身浴血,他原本的双手大剑断了,战弓也射到崩裂,就算如此,他依旧没倒下。
乌鹰·索拉罗的左臂无力垂下,显然是断了,可单手持长柄战刀的他,依然有强大的气魄,虽千万人吾往矣。
“休想靠近…我王半步。”
乌鹰·索拉罗手中近1米5长的战刀,刀尖抵在地面上。
“……”
站在龙首上的苏晓没说话。
见此,乌鹰·索拉罗不再多言,挺身向站在龙首上的苏晓冲来,周围的一只只恶魔兽扑上前,将索拉罗完全笼罩在其中,画面仿佛在这一刻定格。
半小时后,雨淅沥沥的下着,乌鹰·索拉罗仰面倒在地上,他已失去神采的双眼仿佛在看着天空,维系冥界到至今的‘秃鹰’,今日战死于此。
苏晓从龙首上跃下,在索拉罗的尸体旁走过,最终停步在通天王殿的正门前,大帝在王殿的最高层,唯有战胜大帝,才是彻底战胜了幽冥势力。
虽没推开前方的高大金属门扇,但隔着门,苏晓已经感知到里面浓郁到让人胆寒的深渊之力,是时候召集那几人,来此与大帝决一死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