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九星之主-366 會哭的孩子有…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听过了荣陶陶对上次战斗情况的汇报,老者点了点头,他那眼神,也在荣陶陶和高凌薇之间来回打量着。
“徐风华的儿子,高庆臣的女儿。”说着,老者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丝笑意,目光也定格在了高凌薇的身上,“听说你的父亲又搬回了雪境,他一切还好吧。”
“报告,家父很好。”高凌薇目不斜视,的确很有一名士兵的样子,“虽然行动有些不便,但心态和生活状态都很好。”
“嗯。”老者轻轻点了点头,“他也曾是青山军的一员虎将,这么多年过去了,到你们上场的时候了。”
高凌薇身体站的笔直,却是没有在回应。
老者转眼看向了荣陶陶,说出了一句很耐人寻味的话语:“你能锁定你母亲的位置。”
荣陶陶心中一动,道:“报告,可以!但我只知道大概方向,也只能通过多瓣莲花的气息浓郁程度对比,确定莲花瓣之间的距离远近。
具体锁定某一瓣莲花的位置,需要我亲自前往。”
老者似乎和荣陶陶不在一个频道上,开口道:“柏灵树女一族的村落,倒是距离龙河畔很近。”
说着,他便陷入了沉思之中。
荣陶陶似乎也听懂了什么,因为距离近,所以我妈才能及时赶到战场,解救我的性命么?
可是她为什么只是短暂的现身,随后便离去了呢?
根据之前高凌薇的描述,在徐风华化身的霜雪巨人出现之后不久,北方便传来了一道甚是苍凉的嘶吼声音。
高凌薇形容那声音的时候,甚至有些词穷,不知道该怎样去形容那样气势雄浑、让人感到惊悚的声音。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在那嘶吼声响起过后,徐风华便离去了……
二者之间应该是有关系的。
荣陶陶正在思索间,老者突然开启了一个话题:“其他的莲花瓣,你也只知晓大概方位。”
荣陶陶细细体验了一下,回应道:“是的,一瓣在南边,我确定那是松江魂武教师·斯华年的莲花瓣。
还有四瓣在北面,除龙河畔一瓣之外,其他三瓣均在俄联邦境内。
三瓣莲花之间的跨度很远,一瓣在西北,一瓣在东北。这两瓣已经在该区域驻留了有一阵了,通过气息浓郁程度来判断,大方向和大方位几乎没怎么变过。
至于剩下的那一瓣,是在黑夜降临之前突然出现的,我推测,它应该是刚刚从雪境旋涡中出来。
而且这一瓣莲花似乎距离龙河畔比较近,比较活跃,方向改变相对频繁,我认为可能是在某人或某魂兽的身上。”
听着荣陶陶详细的回应,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那次遭遇战,你在战斗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莲花瓣功不可没。”
荣陶陶迟疑了一下,接话道:“是的,长官,我深刻知晓莲花瓣对我们雪燃军、甚至是对我们华夏的意义。
我也梦想着有一天,能通过体内莲花的特殊功效,去获得更多的莲花瓣,让雪境魂兽大军不敢来犯。”
闻言,老者似乎是来了兴致,他抬起眼帘看向了荣陶陶,轻声道:“梦想。”
“是的,梦想。”荣陶陶抿了抿嘴唇,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我有很多梦想,它们都在一一实现的过程中……”
一旁,付天策已经懵逼了!
这小子是真的没见过正儿八经的上级!是真的没有做过汇报!
用东北方言来说,这小子竟然…竟然跟雪燃军最高指挥官唠起嗑来了?
这里是百团关,不是松江魂武大学!眼前的是你的上级,不是你的人生导师,也不是你谈理想的地方……
而老者那严肃的面庞上,隐隐浮现出了一丝笑意,敏锐的察觉到了付天策那急切的模样,老者伸出手,对着付天策的方向轻轻的压了压。
付天策当即昂首挺胸、目视前方,不再妄图给荣陶陶打眼色、使小动作了。
老者看着荣陶陶,轻声道:“继续。”
荣陶陶可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眼前这位身份地位顶天的老者,虽然面色严肃,但对荣陶陶的态度比较和蔼,以至于,面前老者给荣陶陶的压迫感,尚不及梅鸿玉老校长……
荣陶陶开口说着:“我未曾见过徐风华女士,从小到大却是一直听闻她的故事。
所以我来到了雪境,考入了松江魂武大学,现在,我也加入了雪燃军,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从一墙走到了三墙。
我希望我能快些变强,再快一些,有朝一日,能有资格前往龙河畔,去见见徐风华女士。
我当然也希望能拥有更多的莲花瓣,拥有更多的资本,与青山军一起去探索雪境旋涡,去探索那里的奥秘。
数十年来,北方雪境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其承受的所有的苦痛,皆来自于龙河畔上的雪境旋涡,我梦想着能有一天,参破旋涡奥秘,甚至是关闭雪境,一劳永逸。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让这北方的冰天雪地,重现数十年前的春夏秋冬。”
一番话语,称得上是条理清晰,也算是掷地有声。
年龄,是荣陶陶的保护色,身份亦是如此。
对于这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而言,能在雪燃军最高指挥官面前侃侃而谈,荣陶陶已经是不得了的任务了。
而对于荣陶陶而言,他也向这位掌控实权的指挥官,传递了他最真实的渴望。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谁能有资格让荣陶陶去往龙河畔,那眼前沙发上坐着的老人,必然是其中之一。
三个梦想:徐风华,莲花瓣,雪境旋涡。
而且,在“雪境旋涡”这一项中,荣陶陶还特意提了一下“青山军”。
无论荣陶陶这番话语是否稚嫩,是否梦想连篇,但是他的效果达到了。
眼前这位老者,接收到了荣陶陶话语中的全部信息。
而身为十二小队的队长,付天策听在耳中,也急在心里,毕竟荣陶陶是他的兵!
出了任何事儿、通了任何篓子,统统都得让付天策来兜!
付天策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叫做双刃剑!
对于抓捕偷猎者的范畴而言,荣陶陶的确是功勋满满,不过,既然他将荣陶陶拽进队里,享受着荣陶陶福利的同时,那也得承受荣陶陶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荣陶陶年纪轻轻,之所以敢带着学校教师去抓弥途、风姿、红衣大商,不就是因为性格如此么?
老者不言不语,看着眼前这个冲劲儿十足、年纪轻轻的魂将之后……
良久,他挥退了荣陶陶与高凌薇,单独留下了付天策。
荣陶陶和高凌薇听令离去,而付天策却在暗自神伤。
“带他们去三墙,值守万安关。”老者拿起了桌上的茶杯,浅浅的呷了一口。
付天策心中一怔,去三墙?
荣陶陶之所以被连夜送回百团关,是有其原因的。
正因为荣陶陶身陷险境,所以驻守龙河畔的徐风华女士赶来了!
也正因为徐风华离开岗位,所以才有那震荡云霄的苍凉嘶吼声传出。
说一句混账点的话,徐风华女士擅离职守,差点引起了整个北方的大暴乱!
事实上,徐风华女士这一次的所作所为,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也远远超出了人们对她实力的认知范畴。
尽管她是一名雪燃军,但由于情况太过特殊,人们几乎无法与她交流。
之前,雪燃军们不知晓目前徐风华女士的能力几何,付天策也的确是带着荣陶陶去三墙外执行任务了。
但经过这么一档子事儿,荣陶陶就不应该再去三墙范围了,也绝对不应该出三关了。
荣陶陶不能再有一丁点生命危险,起码…不能在徐风华女士的管辖范围内,再出现任何危险。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但老首长却依旧让荣陶陶去驻守三墙?
老者放下了茶杯,继续道:“小荣、小高暂时调离十二小队,编入万安关城墙守卫军……”
众所周知,距离雪境旋涡越近,魂力就越浓郁,修行速度越快,即便是荣陶陶有莲花瓣,在莲花瓣打底的基础上,也逃脱不开这样的规则。
重点任务,就要重点培养!这是应该的。
老者拿着茶杯的手掌微微一顿,片刻,补充道:“编入城墙守卫军-青山军。”
付天策:“……”
原来,这世上惯着荣陶陶的人,不只是我一个……
老者:“你亲自护送他们两个过去,与现任青山军队长做好人员交接。
传达给青山军,妥善利用小高的霜夜雪绒,这次的暴风雪很大,如果发现一些有战略价值的魂兽,可以集结部队,出关逮捕。
同时让小荣密切关注其他莲花瓣动向,有任何情况,第一时间汇报。”
付天策:“……”
好家伙,自己还觉得荣陶陶连三墙都不该去,结果老首长甚至都让他们出关?
“是……”付天策开口回应,话语之间似乎有些迟疑。
“嗯?”
付天策当机立正,声音干脆利落:“是!”
其实,对于付天策的担忧,老者心中自有判断,雪燃军高层的意见还是比较统一的,既然徐风华来过一次,那么那支魂兽大军,大概率不敢再来了,老者只是没有跟付天策解释而已。
他继续命令道:“人员交接完毕之后,让青山军的队长跟我联系。”
付天策:“是!”
明明叫做青山军,然而最高统帅却只是个“队长”。
果然,昔日里的荣光早已不在,人几乎都打没了,也只剩下一个番号了。
“好,去吧。”老者开口说着,也将手中的茶杯放在了桌上,站起身来,走到了北面的窗前,负手而立。
小荣说,黑夜之前有一瓣新出现的莲花,是从雪境旋涡中出来的,它距离龙河并不远,且活越频繁,又不在魂兽大军中……
所以…会是你么?
……
对于房间中发生的一切,荣陶陶和高凌薇并不知晓。
此时的两人顶风冒雪,在百团关中行走着,正在前往十二小队总部的路途中。
荣陶陶的情绪有些复杂,开口道:“付队会不会挨训啊,我刚才跟何司领说那么多,是不是有些鲁莽了。”
闻言,高凌薇笑了笑,轻轻拾住了他的手掌:“发泄出来也好。”
呃…我那算是发泄么?
不算吧,不就是一个孩子谈谈目标,谈谈理想嘛。
要是真算的话,那我可真牛批,发泄的对象竟然是雪燃军最高指挥官……
想想还真是刺激呢~
一边想着,荣陶陶和高凌薇回到了十二小队总部,返回了亥猪办公室中。
此时荣陶陶尚不知晓,这间办公室,很可能就要离他远去了。
他刚才的“鲁莽话语”,正在发挥着作用。
事实证明,会哭的孩子,还是有奶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