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浮雲列車》-第六百五十章 七聖經(七)推薦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了解?在今天以前,我还不知道誓约之卷就是圣米伦德之约。“几乎没有,阁下。我更看重它的实用性。”
“当然,誓约之卷和忏悔录一样,它们似乎只会有一个活着的主人。”奥兹抹了一把脸,“但你在这里真让我意外,尤利尔。吉祖克早晚会惹来比黑骑士更危险的麻烦。说老实话,有必要弄到这种地步吗?”
尤利尔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坦白事实。“纹身”吉祖克自然干得出把圣经的拥有者强行绑架的事,然而如今他算是自己送上门来的。要是早知道誓约之卷是学派的目标,他说什么也不会在这时候来到莫尼安托罗斯。我自以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但现在的每个选择都会影响未来。所见未必成真。
“是我主动要来这里的,克兰基阁下。”他听见自己说,“我和回形针佣兵作交易,要他们攻打安托罗斯。是的,他们只不过为契约服务。审判者搜寻的恶魔是佣兵设下的诱饵,以将大教堂的守卫调离。等安托罗斯陷落,修士们会以教皇的名义彻查每一间教堂,将那些参与过罪恶交易的神职者的头颅挂在城墙上。如果这对学派的税务收入造成了影响,那我也没办法。”
“你的计划和圣经无关?”
学徒低头看着羊皮卷,它内里只有曾经在霜叶堡的誓约。符文在未散的尘雾中闪烁。“倒也不能这么说。我有过承诺,就一定会做到。”
“可惜教会不归我管。”克兰基说,“不然这鬼地方送你也无所谓。关于宗教和神灵,你该去和罗珊理论。她是‘神学家’,我只对神秘物品感兴趣。人们也乐于为我的作品付账。算了,尤利尔,我建议你回布鲁姆诺特去,直到结社消失前都别离开。否则圣经被恶魔夺走就不妙了。到时间,我会登门拜访占星师塔。”
“可是阁下,吉祖克阁下要他留在这。”巫师林德提醒,“寂静学派可以应付任何敌人……”
“假如伯纳尔德·斯特林在巫师之涯的话。”奥兹回答。
沉重的巨响叩动穹顶,尤利尔脚下一滑,险些栽倒。但“怪诞专家”居然伸手拉了他一把。这位法则巫师的力气大的夸张,尤利尔觉得手臂快断了。无需怀疑,此人先前一脚踢断了小山高的石膏雕像。任何人只需低头,就能发觉地板上的裂纹正是追着“怪诞专家”的脚步而来。学徒不禁吞吞口水。
“小心些。”奥兹阁下松开手,他在祭坛传来的摇震中岿然不动。“那边的战斗我们都无法参与。”
林德先于学徒开口:“对不起,阁下,我记得你本打算和那女孩一道回巫师之涯去,现在她……”
“我没注意到那孩子。但敌人的目标不是她,你无需担心。等在这儿对你们有好处。”他警告地瞪了一眼林德·普纳巴格,自己却没动。
尤利尔猜测他并非不想帮忙,看着大理石地板的状况,“怪诞专家”很可能对恶魔领主与“纹身”的战斗无力插手。空境有别于环阶的最大差异就是战场的位置不局限于地面……莫非弄丢了帽子,奥兹·克兰基便无法摆脱重力?他说不准这个情报能有多大用。
“吉祖克阁下在祭坛后面?”学徒问。
“因为敌人在那儿。算了,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教会确实保存着另一件圣经,多半只有其他圣经的持有者能够使用。在忏悔录失踪、水银领主逃走后,不死者领主本来不可能发现我们把它藏在安托罗斯大教堂。”奥兹瞧了一眼尤利尔,“但你的圣米伦德之约将他引到了这儿。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尤利尔装作没听见。“怪诞专家”似乎比“纹身”容易说话。“那卷圣经是一把剑?你们破解它的秘密了吗?”
“不行,就像忏悔录一样,原本我们需要你帮忙。”巫师林德皱眉,但奥兹·克兰基压根不理会他的脸色。“理论上,你也能使用那把剑。甚至接触过圣经的持有者也行。但这是危险的实验,在吉祖克找到你之前,我不打算开始。”窸窣的断裂声打断了他,尤利尔觉得巨型白鸽即将步殿堂侧墙的后尘。“所以看在这些圣经的份上,尤利尔?恐怕我不得不把你先行隔离出战场了。”
他的语气比“纹身”友善得多,下台阶似乎是正确的选择。
“要是我另有事情处理怎么办?”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说来听听。”奥兹居然这么回应。
“我可以将誓约之卷留给你们,阁下,但在找到教皇甘德里亚斯前,我决不会离开。”
“决不会?”
“我……”谎言脱口而出。“誓约之卷在我发誓后给了我一个职业,如果我想继续得到认可,就必须兑现誓约。这是我对它为数不多的了解之一。在解约前,别人无法使用它。我说不准它再次与人签订契约的条件是什么。”
巫师怀疑地瞪着他:“你没跟吉祖克阁下提到这件事。”
“怪诞专家”不像“纹身”能看透人心,但也不是随意糊弄的傻瓜。尤利尔从来没这么想过。好在他的话取信了对方。“圣经挑选主人的方式很合理。”克兰基点点头,“忏悔录也有类似机制。好吧,既然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掌握了圣经力量的人,而不是又一个持有者,那就只能先收容圣经。”
林德伸出手,尤利尔默默交出羊皮卷。不知道失去誓约之卷后,我还能否战胜教会的夜莺。但即便是“怪诞专家”这样的法则巫师,也不是他能轻易拒绝的。说到底,没有高塔和乔伊的名声保护,学派巫师甚至不会把我的条件放在眼里。退一万步来讲,没有空境插手,找到甘德里亚斯后我要怎么说服他呢?此人不过是“纹身”的傀儡。盖亚教会内部的混乱和腐朽,根源在于吉祖克的放任……
……可就在这时,堵住缺口的雕像忽然变成细碎的石灰,它们纷纷扬扬,在气流的冲击下炸成烟花。他们得以看清祭坛的状况。“纹身”吉祖克的身影如同陨石般击中木架,带下一串蜡烛。神术的金色辉光接连粉碎。虽然他完好无损地站起来,但学徒发现他头顶的教皇冠冕不见了。
与主殿相比,祭坛显得更为神圣、幽暗。无数白银蜡烛和夜空的星星一样明亮,高大的立柱遍布花纹,撑起拱形穹顶。
祭坛甚至比安置神术基盘的高台更宽阔。漆黑盔甲的骑士迈步下级,仿佛空中存在看不见的阶梯。他降落在祭坛中央,披风的色泽犹如白骨,深邃的灵魂之焰在眼眶中燃烧,却没有半点热量辐射。尤利尔上次见到他还是在莫尔图斯的梦境。
自然,亡灵是不需要更换行头的,他们无法掩饰死者的特质。但与上次不同,黑骑士手中多了一柄苍白的长剑。它宽有一掌,长近四尺,剑刃分三段,看上去好像串起来的三节骨骼。扭曲的暗红线条覆盖了连接处,因此并不显得突兀。它似乎不是诺克斯的任何一种金属打造而成,却让人在初次目睹时,就升起其锐不可当的直觉。
圣经。尤利尔的目光无法从它身上挪开。它和誓约之卷或忏悔录完全不一样。不说别的,假如当初学徒在霜叶堡发现的是这样一件杀器,他肯定不会想与它有什么瓜葛。诸神留下这样的神遗物,是要它取走谁的性命?
“纹身”踢开碎石,眯着眼睛仔细打量对手,最后不快地扭头诅咒:“这见鬼的死人既没有心脏,也没有脑子。”
“什么意思?”奥兹问。
言情小說 浮雲列車 寒月紀元-第六百五十章 七聖經(七)相伴
“字面意思。也许他腐烂得只剩火种了,反正我是瞧不见他在想什么。我的魔法没用,应该你来。”
“好主意,你先让他下来再说。否则我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这只可怜的鸽子再扔上去。”
根据两位法则巫师的交流,尤利尔简直想象不到“怪诞专家”和黑骑士的战场究竟是什么样。魔力对身体素质增幅再大,环阶神秘者也不可能搬动横跨两座殿堂的巨大石膏像。这太夸张了。不过事到如今,我想这些有什么用?不论是学派巫师还是恶魔领主,都不是计划中出现在这里的人。尤利尔想起微光领主安利尼首次见面时的话。事情不会总按你的剧本来。
“纹身”迅速作出判断:“那我们只好拖到总部支援。”
“这该死的恶魔会把圣经带走。”
吉祖克哼了一声。“他本来就有忏悔录,再多一卷又能怎样?要是你能帮上忙,我还可以试试。但活人跟死人较劲太吃亏,我可不会为你的小课题浪费时间。”
“小课题?神遗物的价值无与伦比,尤其是对你这种神职……”
“那你就像个正常的空境一样,飞起来和我说教。我听着呢,克兰基。”
“怪诞专家”沉下脸。“我知道你有办法。”他不再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