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6kt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一品紅人 愛下-第615章 約 談分享-z3v97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一品红人
周术保坐在沙发出,这时候,时间快到中午。
按说已经是到食堂的饭点,不过,周术保没有要起身的意思。杨再新进办公室见领导这样子,也不会考虑中餐怎么解决。
陈耀东有些担心地看着杨再新不过,在书记的办公室,什么情感都不能表露,哪怕是针对自己在秘书位子上是过一天是一天,他还是不想让周术保看到有背叛的迹象。
等陈耀东弄好水,出办公室。杨再新说,“书记,陈科打电话说您找我,有什么工作要部署,我立即去完成。”
周术保不急着说话,看着杨再新,见他脸上却是没有丝毫惊慌或压力,也不知这个年轻人的底气在哪里。
是不是在章童俊面前习惯了,以为谁都像章童俊那样由着他?或者,他以为李善淮书记会帮着他?
周术保这样直视着杨再新的脸,两分钟后,周术保觉得这样对这个人,确实没有任何威压,便说,“杨再新,你觉得章童俊书记怎么样?”
“书记,您是问问对章童俊的感观吗?”杨再新并不等周术保回应,又继续说,“我在横折县给章书记做三年秘书,对章书记也算了解比较深的。
一心为公,克勤克俭,兢兢业业,正直忠诚,不计得失。不过,天妒良才,他的运气真是太差了。”
听杨再新对章童俊的评价,对杨再新这个人多少有些感概,能够对自己领导有这样评价,又直接说出的人,性格上是有可取之处的。当然,周术保也知道,这样的人认准了章童俊后,对其他人的排斥力也是相当大。
他本身就没有什么兴趣要收服什么人,只是想在长坪县的几年里,能够多做一些项目工程,等满届走人时,长坪县欠债远远高于其他县。
对这样藏在心里的目标而言,杨再新这种人是存在较大阻力的。不过,县里决策层上,杨再新没有资格参与。今天,就是要打压一些杨再新,让长坪县的人也明白自己才是一把手。
想到这,周术保点点头,表示认可杨再新的说法。又说,“杨再新,那你对我的感观是什么?”
娘亲难为
噬魔绝天
这个问题非常直接,一点都不遮掩。杨再新怎么回答都不好说,也是周术保憋足了劲要坑杨再新一把。
疆海之王 蚕丝如故
美人图 歌怨
杨再新听周术保这样说,笑了笑,说,“书记,对一个人的感观不是第一眼看到的,而是压迫一段时间的了解,才会形成感观。是不是?
书记您到长坪县来时间不长,我暂时还没什么明确的感观。或许,过几年或几个月,会有一定的感观。
先婚厚爱:蜜宠小娇妻 婉玲泽
书记,到时候我再来回答您这个问题,行不行?如果说,书记非要我现在说,我也说不出心里所想的话,自然也就没什么意义。”
听杨再新这样说,周术保火气虎地冲起来,自己到长坪县也有十多天了,虽说换没有明确的施政要领,但在书记面前,说几句好听的话,就真心做不到?
“这样看来,杨再新,你对我到长坪县来任职,是有偏见了啊。”周术保说。
“书记,这话可说远了,我可承担不起。我不过是怀仁镇的一个党委书记,对县委书记谁来担任,都是我的领导。
市里、省里如何安排,如何考量,那都是上级的工作,我们作为基层干部,只要听指挥、执行落实、服务好群众,就是我们愤怒该做的事情。”杨再新说话声音并不变化,也就是没有半点发怵。
看着杨再新这表现,周术保真的烦躁了。说,“杨再新,我听说,因为章童俊书记离职,你将‘静静的柳河’这个公众号迁入省城,这是什么意思?你说说,什么意思?”
特种兵之融合万物系统 燕草
说出这话,周术保将自己这些年来养成的威严全力释放出来,双目也是直盯着杨再新。两人都在沙发上坐着,就隔着一张茶几,杨再新有丝毫的神态变化,周术保都会掌握。
杨再新也是平视着,看了看周术保,说,“书记,您这个话不是事实。‘静静的柳河’这个公众号,一开始确实是我提出来要推动的,就是要做好对县里特色景区宣传只用,后来,确实达到了目标。比如金望乡的苦李坪村,比如横折县的双沟村。
只是,公众号成立之后,就做成了工作室,那就不归县里了。今天,‘静静的柳河’并入新畦食品公司,我确实在前几天就得知这个信息,但这是工作室与新畦食品公司之间的商业行为,我也不能干预。
再说,‘静静的柳河’就算并入新畦食品公司,与我们县里并没有什么损失。县里与公众号之间的协议是长期的,有法律责任的,哪怕这个公众号迁移到京城去,都无关紧要。
我们县里有需要宣传的原创作品,直接从后台传送就是了。而公众号这段时间以来,积攒的资金也留存在账户里,以后,如果公众号不按照之前与县里约定的方式动用这笔资金,自然可走法律程序。
而这些操作上工作室自身的考量,他们觉得在省城发展有更好的前景。我虽然与这个公众号确实有关联,那也是最初的时段,后来,我就不参与了。
至于他们这次操作,确实跟我沟通过,我也得尊重工作室的意见。书记,想来,您是误会了。”
“杨再新,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聪明?你是不是觉得这样狡辩,别人都应该相信你说的话?”周术保冷声而戏谑地说。
全職 國醫
“书记,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至于您信还是不信,我也没有办法。”杨再新说,知道这次之后,与面前这位的关系会彻底破裂,接下去会怎么搞,还得等对方发招。
“书记,您觉得我没说实话,那么,您觉得我为什么要将‘静静的柳河’并入新畦食品公司?这样做对我有什么好处?
如果,我要谋求工作室里的资金,哪怕一分钱,网友们也会人揉我的情况,让我身败名裂啊。我想,这些网友们积累的钱,唯一的用途就是话在长善完全中学学生身上。
您说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