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諜海王牌討論-第1431章 律師團推薦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不过千禧年过后,慢慢的,人们反而不怎么用固定电话了,都用手机了。固定电话几乎就渐渐的退出了家庭当中。
但现在这个年头自然是没有后世那么发达,因此对面的那个人,多少还是能够听见一些情况的。郭德明对此也是心知肚明,只是人家没有挑破而已。
于是郭德明“嗯”了一声,道:“金秘书,我也不瞒你,刚刚的电话是总局打过来的。专门指示我,要秉公办理。所以……你之前的要求,很是让我为难啊。”
金秘书笑了笑,道:“不敢说要求,是请求。”跟着略微向前探着身子,道:“郭局长一向是执法严明的,这一点,那在我们城防办都是很有名的啊。您想啊,那个……什么私家侦探,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先是失手打死了我们王克己的朋友,然后因为克己和李公子过来阻止他,又将克己和李公子打晕。如此才造成了现在这么恶劣的影响。郭局长,您说是不是?”
说到这里,金秘书已经把公文包拿了上来,打开后取出一个大约三十厘米长,半扎宽的黑色小木盒。一入手,就感觉很有分量。
超棒的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 起點-第1431章 律師團分享
精华都市言情 諜海王牌-第1431章 律師團熱推
这个金秘书将上面的抽板,抽出半截,跟着把小盒子放在了桌上,一直推到了郭德明的近前。道:“郭局长,那个私家侦探什么的,估计啊,也就是比底层的臭老九好点不多。您想啊,现在咱们本地的治安水平是什么样的?您可比我清楚。但凡有个门路什么的,谁会干这一行啊。我没别的意思啊,就是说,这样的人才是穷凶极恶的,就算不是孤家寡人也差不了多少。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真正的什么都不在乎,像这样的人,那跟亡命徒还有什么区别了。”
“嗯,咳。”郭德明清了清嗓子,倒不是别的意思,而是他看见那个小盒子里金黄金黄的颜色,好像在放着柔和的,舒服的,幸福的光芒。眼珠子下意识的就往里多看了几眼。
金秘书见此,心里感觉有门,于是立刻趁热打铁道:“郭局长,我们克己和李公子那真的是无辜的。当然了,我们肯定会配合警方做个笔录调查什么的。但还希望郭局长能够给克己和李公子做完笔录之类的,就先把人放出去。
哎呀,不瞒您说啊,克己的母亲听说这个事后,没一会功夫,因为着急上火,嘴上就起了好几个大泡啊。还望郭局长看在这个情分上,能够尽快的把克己和李公子的手续给办了。这样一来,也好早日将那个美其名曰私家侦探的凶手法办。您对上面不也是有一个交代了嘛。”
郭德明心中还真的心动了,毕竟那个小盒里只是从自己的这个角度看,里面至少都得有五根大黄鱼。这还是因为角度的问题,导致视线看不清全貌的原因。但是他对何进刚刚来的电话也有顾忌,毕竟何进在电话里提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喝多了,朋友之间大打出手”这句话。
这是什么意思啊?虽然何进说的不是很肯定,但不乏有点一下自己的意图啊。是不是这个私家侦探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门路,或者是在上面也有人给撑腰呢?
正在犹疑不定的时候,内线电话叮铃铃的再次响起,接起来一听,道:“什么?什么时候?……嗯,好了,我知道了。先让他们等一等。”
放下了电话之后,郭德明看着金秘书,说道:“刚刚来电话的是我秘书,楼下刚刚来了十二个律师,声称他们是夏尔侦探所的律师团。要我们立刻把那个你口中没有什么门路的,孤家寡人的张夏尔放了。”
“十二个律师组成的律师团?”金秘书也有点蒙,要知道,有能力组成这个阵容的人,那就绝不可能是简单的货色。看起来自己一方,之前的办法和用力方向,应该是出现错误了。
不过金秘书毕竟是总在机关单位工作的,立刻想到了另一个办法,不过现在还不能说。需要立刻联系自己的处长。但在这之前,却需要先跟那个叫张夏尔的和解,才有可能用另一种办法将王克己和李公子捞出去。要不然,对方一口咬定王克己和李公子就是杀人凶手,先不说能不能成,但事情肯定是有大麻烦的。
他在这里想着这些呢,对面的郭德明却没有耐心了,先是何进。跟着又有十多个律师组成的律师团过来,他心里已经有数了。好在自己没有着急下判断,要不然自己可能都会搭进去。
于是郭明德道:“金秘书,这是你掉的东西吧,先收着。要是方便的话,不妨先跟我下楼去看看怎么回事吧。”
“哎?好。”金秘书听罢,气不长出,面不更色的伸手把小盒拿回放在了公文包里。主要就是他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了,先看看情况绝对是很有必要的。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笔趣-第1431章 律師團分享
于是很快的,郭德明和金秘书两个人立刻从局长办公室走了出来,一路来到了楼下。
郭德明就看十多个穿着西装,拎着真皮公文包的人,正在严正的和自己手下一个刑侦队的队长抗议呢。这个刑侦队长也是个老江湖,警察局嘛,不免和一些律师接触。因此这帮律师当中,有至少两个律师,是在重庆当地极为有名气的大律师。经验非常丰富,出了名的不好对付。
不等郭德明到跟前呢,就看一个近五十岁的律师,面色很是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刑侦队的队长,道:“我告诉你,向队长。你这么阻拦我们见我们的委托人,是涉嫌严重的违法行为。而见我们的委托人,是法律赋予我们的权利,所以我请问你,你有什么权利阻拦我们?如果你再这样的话,我们绝对会追究你的法律责任!”
“哎呀。误会了。”这个刑侦队长心里也是为难,但口中应对道:“郑律师,我没说不让你们见你们的委托人啊……”